[圖文]美國科學家將在珠峰進行太空技術實驗 | 陽光歷史

 

A-A+

[圖文]美國科學家將在珠峰進行太空技術實驗

2015年09月14日 中外名將盤點, 宇宙奧秘-長篇 暫無評論 閱讀 176 次

美國科學家將在珠峰進行太空技術實驗(圖)

珠峰與太空環境很相近



美國科學家將在珠峰進行太空技術實驗(圖)

約翰遜航天中心行為健康及執行(Behavioral Health & Performance group)部門經理溫德爾·亞克和他的一些同事,會與馬歇爾空間飛行中心的傑克·馬勒以及其他美國宇航局成員和非該局成員一起攀登珠峰



美國科學家將在珠峰進行太空技術實驗(圖)

在極端環境下搜集樣本



  據美國宇航局報道,史帝夫·溫德爾·亞克正準備攀登珠穆朗瑪峰,他想在攀登珠峰的過程中進行一項美國宇航局的科研項目,這個項目對未來的太空旅行者益處多多。


  珠峰與太空環境很相近


  約翰遜航天中心行為健康及執行(Behavioral Health & Performance group)部門經理溫德爾·亞克和他的一些同事,會與馬歇爾空間飛行中心的傑克·馬勒以及其他美國宇航局成員和非該局成員一起攀登珠峰,欣賞珠峰的美麗景色。他們也特別渴望親眼看一看喜馬拉雅山。4月中旬他們將獲得了這個機會,準備自掏腰包進行這項與工作無關的旅行,不過他們在攀登過程中,會進行一些實驗。


  溫德爾·亞克說:「這次旅行一定會非常有趣,我和傑克會在旅行期間實施一些對宇航員有幫助的重要研究。珠穆朗瑪峰的環境與太空環境非常類似。因此我們在這次旅行中的一些遭遇,可能跟宇航員在太空行走期間或者在月球和火星表面旅行時遇到的情況非常相似。同宇航員一樣,我們必須在缺氧的環境下完成很多繁重工作。任務規劃者必須清楚在極端環境下生活多長時間會對睡眠產生影響。高質量的睡眠對白天的警惕性和執行危險任務的能力非常重要,而且對健康也具有長期影響。睡眠不足甚至會直接影響人身安全。」


  因此溫德爾·亞克不辭辛苦,將把一個儀器帶上珠穆朗瑪峰,用來檢測人體暴露在極端環境下時,睡眠-覺醒週期會發生什麼變化。溫德爾·亞克說:「這種儀器名叫Actiwatch,它跟手錶很像,主要用來記錄佩戴者的睡眠和覺醒情況。它還能測量光照度。遠足期間,我們小組裡的一些成員將佩戴這種儀器。通常這種儀器會顯示佩戴者在旅行期間的睡眠情況。」


  在極端環境下搜集樣本


  馬勒在這次旅行過程中將單獨進行一項實驗。他會利用一個名叫LOCAD-PTS的微型實驗室進行試驗,這個實驗室跟《星際迷航》裡的tricorder非常類似。LOCAD-PTS是Lab-On-a-Ch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Portable Test System的縮寫,人們曾用這種小工具探測國際空間站裡的細菌和真菌類。在攀登珠峰的過程中,馬勒會利用這個工具尋找雪藻,這是一種非常耐寒的藻類,它們生長在雪上,把雪映成了紅色。


  傑克·馬勒2006年曾在位於北緯80度的挪威斯瓦爾巴特群島進行極地類火星斯瓦爾巴特群島遠征(AMASE),在這期間,他對LOCAD-PTS進行了實驗。馬勒說:「這種研究有助於科學家為以後在月球和火星上進行實地研究想出行之有效的方法。他們必須清楚如何在極端環境下收集和分析樣本。」


  另一名美國宇航局成員太空行走飛行指揮員塞布麗娜·賽斯的父母都生長在印度,目前她正在組織這次珠峰之旅。去年她組織並參與了一項類似活動,但是今年她沒參加。今年沒能參加那項活動並未打消賽斯對這種冒險活動的積極性。賽斯說:「我一直居住在印度的喜馬拉雅山附近,這裡是世界上最令人吃驚的地方。對我的同伴和朋友來說,這就是一次遠征。這反映了美國宇航局的探索和探險大方向。」


  參加者接受了嚴格訓練


  為了準備這次活動,所有參與者都進行嚴格訓練,有些人爬樓梯,例如溫德爾·亞克,其他一些人則每天早上6點起床,進行「新兵訓練營」訓練或者跑步。一小部分人甚至在阿巴納切亞山道遠足。


  溫德爾·亞克說:「我們必須以良好的狀態達到目的地——位於海拔18000英尺的大本營。我們有意對我們的旅行進行了精確定時,這樣我們就能與另一位探索家——登山運動員、醫生、前宇航員和太空行走人員斯科特·帕拉茲斯基準時相遇了。我們到達目的地時,他可能已經在大本營了。」


  這是帕拉茲斯基在第二次嘗試登上超過29000英尺的珠峰峰頂期間,按計畫停下來休息。這個高度跟客機的飛行高度一樣。去年他曾嘗試著爬上珠峰,但是在距離峰頂僅有24小時路程的時候,背傷擋住了他的去路。如果今年的嘗試能夠成功,他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從最高山——珠穆朗瑪峰上仰望天空和在低真空環境下俯瞰大地的人。


  溫德爾·亞克說:「他跟其他人一樣,在這次遠征過程中,他佩戴了Actiwatch。我們在大本營相遇後,我們將把食品包裹和家人、朋友及祝福他的人給他寄來的信件轉交給他。除此以外,還有朱古力咖啡豆,這是他非常喜歡的食品。」


  賽斯說:「很多讀者會追隨著斯科特,除他以外,我們的小組的其他成員都是一些普通人。不是美國宇航局成員的參與者將會親眼看到這個美國宇航局大家庭是多麼熱情和勇於冒險。」賽斯說:「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將採用『爬向高處,睡在低處』的策略,防止患上高空病。」


  這意味著他們白天會盡量向上爬,晚上會向山下走一些,找個低處睡覺,以便調節逐漸減少的氧氣對人體造成的影響。他們會不止一次地走「Z」字形路線。大本營是他們大部分人都要到達的高度,但是這種特殊策略仍是他們必須遵循的基本要素。


  順便展開慈善活動


  他們攀登珠峰後,一些人將去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PA Nepal 孤兒院看望孩子們,這座孤兒院是以前的教師印迪拉·拉娜·梅格爾(Indira Rana Magar)成立的。帕拉茲斯基在尼泊爾的時候,也會抽時間去這所孤兒院看望孩子們。這所孤兒院主要收養尼泊爾鄉村那些父母已經去世、被監禁、失蹤或者因為貧困無力撫養子女的家庭的孩子。溫德爾·亞克說:「我們希望我們的到訪對孩子們是一個驚喜。我們從美國宇航局收集了很多禮物和補給品帶給他們。」


  賽斯說:「多年來我們組的成員基斯·曼紐爾博士一直負責為宇航員檢查眼睛,現在他正在這所孤兒院為大約100名兒童檢查眼睛。進行檢查後,他們會把眼鏡寄給需要的孩子們。美國宇航局職員康特·曼紐爾、珍娜·安德魯斯和羅布·裡斯特將會協助進行這次檢查。我母親曼基特·賽斯博士是一名牙醫和遠征隊成員。她將負責給所有孩子檢查牙齒。」美國宇航局工程師亞當·戈爾莫不是這個遠征隊成員,他是這所孤兒院的科學顧問。他給孩子們提供一些補給品和很多課程計畫,其中包括一些科學實驗的想法。傑克·馬勒在一項實驗期間,會給這些孩子們展示他在攀登珠穆朗瑪峰要使用的LOCAD-PTS儀器。


  賽斯說:「孩子們非常崇拜宇航員蘇珊·威廉姆斯,她在印度有親戚。他們知道蘇珊在太空進行了LOCAD實驗。他們看到並觸摸到蘇珊在太空中使用的元件,一定會非常激動。這些孩子喜歡瞭解宇宙知識。他們甚至幫助工人們畫了孤兒院天花板和牆上的星星和行星圖案。」


  拉娜·梅格爾和她的孩子們將在加德滿都機場迎接這些遠征隊員,他們準備了花環和隆重的傳統尼泊爾鮮花典禮。溫德爾·亞克說:「隆重的典禮和參觀孤兒院會讓這次遠征變得更有意義。」但是亞克表示,在離開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你必須為這次前往18000英尺高地的遠征活動做好準備。他又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回到樓梯口,準備繼續爬樓梯。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