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瓶梅》中色狼西門慶怎樣躲過情敵的追殺? | 陽光歷史

 

A-A+

在《金瓶梅》中色狼西門慶怎樣躲過情敵的追殺?

2015年07月22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49 次

  導讀:西門慶死的時候33歲。關於西門慶在慾海的英勇事跡已經為廣大人民群眾所熟知,對他的道德水準,我們不做評價。我比較關心的是西門慶為什麼一定要死在縱慾和房事之上,為何不是被武松一拳打死,為何不是被情人的丈夫殺死

  西門慶雖有複雜性的種種表現,卻畢竟是個無恥之徒,這已毋庸置疑。《金瓶梅》所表現的正是這個流氓的喜劇。正如弄珠客所云:「《金瓶梅》借西門慶以描畫世之大淨」朱一玄《金瓶梅資料彙編》第178頁。西門慶之死,恰恰是一個流氓的喜劇的典型表演。西門慶這麼個無恥之徒,本可以有種種毀滅或失敗之道:如在官場傾軋中倒台。他的確兩次被捲入官司的漩渦之中,兩次都是被告,一旦被告倒就會有官丟官,無官丟命,至少會 傾家蕩產,如他親家陳洪那樣。但兩次他都以金錢為武器,輕易地逃脫了「法律」的懲罰。

  或被武松所殺,如《水滸》所寫的那樣。西門慶與潘金蓮通姦,合夥謀殺了武大,武松得知後即找西門慶報仇。無論西門慶如何強悍,總該不是打虎英雄武松的對手吧。《金瓶梅》沒像《水滸傳》那樣寫武松打虎的過程,卻正面寫了武松的「壯士」形象:雄軀凜凜,七尺以上身材;闊面稜稜,二十四五年紀。雙眸直豎,遠望處猶如兩點明星;兩手握來,近覷時好似一雙鐵碓;腳尖飛起,深山虎豹失精魂,拳手落時,窮谷熊羆皆喪魄。……(第一回)


  但武松到獅子樓上找正在那裡喝酒的西門慶,竟然沒打著西門慶卻誤打死了皂隸李外傳。然後反被西門慶略施小技,先在公堂受盡責杖,險些問成死罪,中經東平府尹陳文昭周旋,也還問了個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充軍孟州。待到四年後武松遇赦歸來時,西門慶已不在人世了,武松竟無法尋他復仇。

  西門慶也有可能被奴才來旺所殺。來旺曾是西門慶的心腹家人,有次從杭州出差回來探知妻子宋惠蓮與西門慶「那沒人倫的豬狗有首尾」,他仗著酒勁恨罵西門慶:「只休要撞到我手裡,我叫他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好不好把潘家那淫婦也殺了,也只是個死。……我的仇恨,與他結的有天來大。常言道:『一不做,二不休』到跟前再說話,『破著一命剮,便把皇帝打』。」真可謂,酒壯英雄膽。來旺醉中將西門慶、潘金蓮今昔之劣跡,一一抖落出來。如果來旺真的能夠說到做到,那麼緊接著的要麼是場惡鬥,要麼就是場暗殺,不管以何形式,都有可能讓西門慶「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第二十五回),如同苗青對付苗員外那樣。可是來旺並沒有說到做到,只是「醉謗」其主以洩憤。《金瓶梅詞話》中,來旺亦如賈府的屈原——焦大,醉謗主子時仍未忘其使命感。結果反遭西門慶的陷害,被弄得家破人亡。

  西門慶還有可能在商場競爭中失敗。如第十七回,當西門慶被捲入一場官司時,蔣竹山乘機與李瓶兒聯手在他身邊開了個好不興隆的生藥鋪。蔣竹山身為太醫,兼營藥鋪,理當比西門慶在行,如果沒有不正當的競爭手段,西門慶未必是他的對手。但官司剛了,西門慶就勾聚流氓、勾結官場,徹底整垮了蔣竹山,恢復和擴大了他在商界的優勢。此僅一例。西門慶在商界仗勢霸行的事比比皆是。

  大概除了死神,真是沒有任何人間力量能奈何得了這「腐而不敗」的混世魔王。西門慶死時,僅三十三歲。剛過「而立」之年,應該是生命力最旺盛之際,而且他在政界、商界顯示了「燦爛前途」。他政和六年六月間當的副千戶,到政和七年底就升為正千戶。由副轉正,他只花了一年多時間,可謂現代化之速度。魏子雲說,如果不是死於非命,此人極可能官至總兵官而壽高耄耋。魏子雲《〈金瓶梅〉頭上的王冠》,石昌渝等編《台港〈金瓶梅〉研究論文選》第133頁。蘭陵笑笑生不愧為諷諭聖手,他讓西門慶這個流氓以不可思議的手段,不可思議的速度,登上了不可思議的「光輝」頂峰,然後又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讓他忽地跌入死亡的深淵。西門慶不是死於任何外力,而是在慾海狂瀾中自我損耗、自我毀滅的。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