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歷史真相:戰國七雄之趙國竟然亡於娼妓之手 | 陽光歷史

 

A-A+

揭秘歷史真相:戰國七雄之趙國竟然亡於娼妓之手

2017年08月08日 史海秘辛 暫無評論 閱讀 461 次

  趙國,戰國七雄之一。在趙武靈王(名雍,前324—前299年在位)時期達到巔峰,儘管此後在走下坡路,但趙國的市井生活卻極其豐富、恬適,尤其是都城邯鄲,商業發達、歌舞昇平,是當時各諸侯中最繁華、最誘人的大都會。而後湧現出英勇善戰的馬服君趙奢以及藺相如等大將,成為抗擊秦國東侵的主力並屢屢擊敗秦軍,山東六國以趙國馬首是瞻,而秦國視趙國為第一心腹大患,一心要滅掉趙國。

  戰國末年的四大將白起、王翦和廉頗、李牧,秦趙兩國各擁其二,結果卻是趙國成為繼韓國之後第二個滅亡的諸侯國。那這是為什麼呢?兩國所不同的是秦國君主多是雄才大略,而趙國君王多出庸主,最終竟然是毀在一個娼妓歌女之手!中國有句古話叫「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這話雖然粗俗,但從今天這個故事來看,紅顏真乃是禍水吶!

  公元前245年,趙孝成王(名丹,前266—前245年在位)死了,悼襄王(名偃,前245—前236年在位)繼位。這時,趙奢、藺相如已死,廉頗與樂乘卻因讒言而被迫逃到了魏國,唯有李牧成為朝中重臣,並領軍兩次打敗燕國。此時,秦國迅速地兼併了魏國的大片土地,迫使魏國屈服之後,把主要兵力對向趙國。


  就在這關鍵時刻,趙悼襄王卻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是邯鄲的一個娼妓歌女,幽繆王(名遷)的生母。司馬遷在《史記·趙世家》中,只是謙虛地表示他是聽別人說趙王遷的媽媽是個娼妓,而劉向在《列女傳》中則一口咬定她是「邯鄲之倡」(古文「倡」通「娼」)。那麼,我們姑且就叫她為娼後吧。「娼」在古代有「歌舞藝人」或「妓女」兩個意思,但不論是叫她舞女王后還是妓女王后,似乎都不太好聽的。

  話說這娼後少女時代長得嫵媚動人,先是被趙國一個趙氏的大宗族買去做了小的,可她在這個家族中興風作浪,很快就將這個家族搞衰敗了,男主人也被她折騰死了。而當時的趙國都城邯鄲商賈雲集,為南來北往的商人提供消閒和娛樂的服務行業也很發達,到處都是紅燈區,最後貴為王后的李妹、趙姬還有這位倡後,都是從這裡大踏步奔向王宮的。當年諸多美女樂於當舞女甚至「小姐」,固然有民風的影響和客觀的需求,且與當時的生存環境密不可分。

  趙國地少人多,勞作艱辛卻收成不多。邯鄲城繁華無比,吸引大量人員湧進。「京城米貴,居大不易」,爭取謀生的途徑,就是要投身最能賺錢的職業。這樣,守了寡的娼後自然也以一種很現實的選擇,不論是為生理所需還是為生活所迫也好,反正是一頭扎進了邯鄲的紅燈區。而此時的趙悼襄王,很快聽說了她的美貌而弄得血氣方剛、魂不附體,卻不像當年宋徽宗約會李師師那樣僅作為床上工具來玩玩而已,而是想方設法要把她弄進了宮內明媒正娶。

  李牧為此直諫:「大王,不可啊。這個女人心術不正,您把她召進趙宮,國家就會傾覆不安啊!這個女人已經禍害了趙氏的一個大宗族,難道您不害怕嗎?」美色當前,悼襄王徹底被倡後灌了迷魂湯,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李牧。他冷著臉對李牧說道:「亂還是不亂,在於寡人執政,跟一個女人有什麼關係?」

  平心而論,趙悼襄王這話,說得不無道理,只可惜他本是昏庸之輩!雞蛋碰不過石頭,胳膊哪擰得過腿呀!悼襄王當然是是力排眾議把這個娼妓給娶進了宮。一個寡婦兼妓女(或歌女),本來是不會有什麼光明前途的。但倡後運氣好,竟然因禍得福;而且悼襄王很快就被這個娼妓所左右。


  當時,悼襄王已有王后,並且已經立兒子嘉為太子。倡後此時的身份,只是一個妾妃。但這倡後媚術了得,就是能討趙王的喜歡,不久就生了一個兒子,取名遷。因為母親得志,這個遷也很受悼襄王的喜歡。讓一個一國之君每天愛著、寵著,倡後的日子過得應該是很滋潤喲。

  但人的慾望是個無底洞,不會輕易對已得利益而知足的,倡後也一樣。倡後醞釀著更大的野心!為了自己和兒子今後的長遠利益,倡後開始出手了。她接下來的手段,其實也沒什麼創意,只不過是所有陰毒女人的慣用伎倆。首先,她藉著自己受寵,不斷在枕頭邊向悼襄王吹陰風,說王后和太子的壞話,詆毀他們的名聲。接著,她又攛掇親信誣陷太子,使他被治罪。悼襄王昏庸,為討好他的寵妃,竟然樂得拿國家的法統做人情。於是,悼襄王廢了太子嘉,另立遷為太子;順道把原來的王后也廢了,改立倡後。

  公元前236年,悼襄王死了,不到八歲的太子遷升任趙王,即幽繆王。由於新國王年幼,趙國的執政大權自然旁落幼主母親倡後的手裡。已經成為王太后的倡後尚存自知之明。她一個青樓出來的婦道人家,治理幾個男人還算駕輕就熟,但要治理一個國家,就勉為其難了。此時趙國最有能力的人才還是李牧,但倡後不敢指望。

  因為她知道李牧根本就不待見她。最後,她把自己的幫手定成了悼襄王的哥哥春平君。這春平君來頭可不小呀,他本是趙孝成王時的國相和太子,可他時運不濟,當時秦國對趙國虎視眈眈,為了取得秦國的信任而自保,孝成王只好讓太子春平君辭掉國相的職務,把他送到秦國當人質。三年後,孝成王死了。

  作為太子的春平君本是法定的接班人,但他的抵押期未滿,身處秦國不得歸,他的弟弟子偃(即悼襄王)撈了一個大便宜得以繼位。直到悼襄王幹了一年後,春平君才被秦國放回祖國。悼襄王死時,為國貢獻卻丟了前程的春平君還不到三十,正是年富力強的年紀。

  倡後盯上春平君!一方面是自己急需一個鞏固地位的幫手,一方面也是害怕他有可能危及到已經接班的年幼兒子的地位,同時還可填補年輕喪夫的寂寞,可謂一石二鳥。於是倡後拿出渾身解數向春平君發起猛攻,好色的春平君很快就倒在了倡後石榴裙下,盡享溫柔之鄉。倡後用自己的身體把春平侯交換成了新的一家人。這時的趙國,是倡後的兒子當國王,倡後的情夫做國相,已經是鐵桶般的家天下。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扶植黨羽,剷除異己。

  當時秦國之所以遲遲不能滅趙,完全是因為有李牧的奮力抵抗。秦國視李牧為眼中釘,李牧恰好又是倡後的宿敵。春平君曾常年居秦,感情上與秦接近,在秦國肯定也結交了不少高層的朋友。劉向《列女傳》稱春平君「多受秦賂」,應該是合理的。可憐的大將軍李牧,因為得罪了這家人,最後被栽贓誣陷,只得自刎以求清白。

  倡後自毀長城,秦國便再無顧忌。秦朝大將王翦聞知李牧死,立即率兵攻趙。趙軍象徵性地抵抗了一下,很快一敗塗地。公元前228年,秦軍攻入邯鄲,生俘趙王遷,趙國滅亡(後來,悼襄王原立太子代王嘉逃亡到北方代郡組織了流亡政府,至公元前222年,被秦朝名將王賁所滅)。

  秦王對趙幽繆王遷這個窩囊廢還算大度,沒有殺他,將其流放到了遙遠的房陵(今湖北房縣)。據說趙遷在房陵流放中悔恨交加,思懷故鄉,常到山頂北望。不久,餓死在茅屋裡。倡後的下場比兒子還慘。秦國攻佔邯鄲後,趙國抗秦的抵抗組織找到了倡後,在大街上就把她殺了,而且,還一個個尋到了她的族人,將其滅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