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鬼投胎張獻忠:屠四川一日竟殺40萬婦女 | 陽光歷史

 

A-A+

陰鬼投胎張獻忠:屠四川一日竟殺40萬婦女

2015年09月05日 史海秘辛 暫無評論 閱讀 394 次

  1640年,義大利人耶穌會教士利類思入川至成都傳教,並在達官顯貴中挑選三十人付洗,稱為天主教在四川的首批教徒。1642年,葡萄牙人安文思也從杭州入川,協助他傳教。

  張獻忠在成都建立政權後,他的禮部尚書吳繼善向張獻忠推薦這兩位教士,稱其「才德兼優」,可備顧問。張獻忠在同這兩位洋人交談時,聽到了許多聞所未聞的洋知識,非常高興,待以上賓之禮,封他們為「天學國師」,由國庫按月發給銀兩。他們一直待在張獻忠身邊,親眼目睹了張獻忠的去世。後輾轉至京,口述其經歷曰《聖教入川記》,此書直到1917年才由上海教會譯成中文,為張獻忠「血跡斑斑」的「屠殺」提供了極具權威的佐證。

  開始,這兩位傳教士對張獻忠不乏讚辭,如「智識宏深,決斷過人」,「天姿英敏,知足多謀,其才足以治國」等等。但到後來,張獻忠嗜殺的本性則逐漸暴露出來。

  書中記載說,張獻忠性情暴虐,每日均殺人一二百,為時一年又五個月,累計殺人十萬。又,張獻忠不喜僧人,屠殺僧人兩千多,成都城內僧人無一漏網。書中還說,「計其即位之初,在朝之官總計千人,離川時亦有七百,臨死時僅得二十五人。皆因張獻忠殘暴,殺人眾多,或令死於刀下,或令鞭死,或令將頭皮揭去,或令凌遲碎剮,種種非刑,一言難盡」。


  1645年冬,張獻忠下令除大西政權官員家屬以外,成都「城內居民一律殺絕」。兩位洋教士親臨其境,目睹了這慘絕人寰的一幕。安文思司鐸這樣描述道:

  1645年冬11月22日,獻忠先暗遣一人捏詞誑報,以惑眾心。謂某路敵軍大隊將至,須當操練兵馬,以作禦敵。次日,大集人馬,若將赴戰場一般。獻忠暗將毒謀通知各營軍官,飭令剿洗全城,不留一人。詭言:「百姓等已暗通敵人,勾引大隊入川,以圖大舉,故當剿滅此城居民。爾等各宜秘密準備,不得遺漏軍情」云云。眾官聞之各自回營,預備明天大屠之事。剿後即當渡河以迎敵軍。

  次日,大屠殺開始。這兩個西方傳教士,安司鐸被安排在東門的城樓上觀看,利司鐸被安排在城南的城樓上觀看。不久,張獻忠便分別在城東和城南的空地上,開始對近二十萬無辜的市民進行屠殺。安司鐸這樣回憶道:「見無辜百姓男女被殺,呼號之聲,慘絕心目,血流成渠,心如刀割,欲救不能。」

  這時候,張獻忠騎馬由南門往東門,二位司鐸皆伏地哀求,情詞懇切,聲淚俱下,請求張獻忠不要再殺無辜了,但是,張獻忠不予理睬。安司鐸在回憶中說:

  此時被拘百姓無數,集於南門沙壩橋邊,一見獻忠到來,眾皆跪伏於地,齊聲悲哭求赦,云:「大王萬歲!大王是我等之王,我等是你百姓,我等未犯國法,何故殺無辜百姓?何故畏懼百姓?我等無軍器,亦不是兵,亦不是敵,乃是守法良民,乞大王救命,赦我眾無辜小民」云云。獻賊之心,禽獸不如,聞如是之言,不獨無哀憐之意,反而厲聲痛罵百姓私通敵人。隨即縱馬入人群,任馬亂跳亂踢,並高聲狂吼:「該死該殺之反叛!」隨令軍士急速動刑。冤呼痛哉!無罪百姓齊遭慘殺,終則息靜無聲。真是屍積成山,血流成河,逐處皆屍,河為之塞,不能行船。

  回憶錄繼續說:

  錦繡蓉城頓成曠野,無人居住,一片荒涼景象,非筆舌所能形容……凡城鎮村莊房屋皆縱火焚燬,而倉廩山林也遭毀滅。四鄉無人跡,皆成曠野。東、西、南三方受害尤甚,唯北方獨存,蓋擬由此地出川也。

  張獻忠離川往陝時,又令全城四面縱火,公所私第,樓台亭閣,一派通紅,有似火海。大明歷代諸王所居之宮殿及民間房屋均遭焚燬,轉瞬間川中首府已成焦土,人畜化為灰燼。

  獻忠出川,深慮各營中婦女眾多,有礙行進,敕令次日將婦女引至大營外一律殺之。獻忠除有正後四名外尚有嬪妃三百人,除留后妃二十人服役諸事外,余二百八十盡皆殺絕。至於各營婦女,齊集一處,號令一下,亂砍亂殺,叫冤哭喊之聲,震動天地,婦女屍身堆積如山,血流成河。……計是日所殺婦女之數……有四十萬人之多(?)。張獻忠殺婦女後,狂喜欲舞,並向百官稱賀,謂已脫婦女之扼,身無掛累,前行無阻,定得天下。

  兩位洋教士還目睹了張獻忠之死,為張獻忠的結局提供了一份寶貴的資料:

  西曆1647年1月3日,「有探兵入營告急,謂滿兵馬隊五人已到營外對面高山矣。獻忠聞警,不問詳細,隨即騎馬出營。未穿盔甲,亦未攜長槍,除短矛外別無他物,同小卒七八名,並太監一人,至一小崗上,正探看之際,突然一箭飛來,正中獻忠肩下,由左旁射入,直透其心,頓時倒地,鮮血長流。獻忠在血上亂滾,痛極而亡」。

  有記載說:「清朝官員到成都來接管,城內竟然找不到作廨署的屋舍,四川省府不得不改設在保寧府(今閬中縣),到順治十六年(1659),即獻賊滅亡的十四年後,才將四川省府遷回成都。」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