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後讓八歲外孫女做兒媳婦的陰謀:令天下人恥笑! | 陽光歷史

 

A-A+

呂後讓八歲外孫女做兒媳婦的陰謀:令天下人恥笑!

2016年07月14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64 次

  導讀:劉盈繼位後,呂後為了使自己親族跟著沾光,便不管輩份人倫和兒子同意與否,由她一手做主,硬將外孫女張嫣納為兒子皇后。「呂太后欲為重親,以公主女配帝為皇后。」當時張嫣才8歲,還是個啥都不懂的小孩。從倫理方面看,呂後讓外孫女為兒子當皇后,實在是令天下人恥笑的亂倫醜事……

  公元前195年(漢高祖十二年)四月,西漢王朝建立者、平民出身的高祖劉邦去世後不到一個月,皇太子劉盈終於嗣位為漢惠帝。

  在經歷了8年備受煎熬的太子生涯後,這位自小跟著母親在田間地頭長大的小伙,能夠成為漢王朝第二任帝王,實在不容易! 此時此刻,面對巍峨森嚴的末央宮殿,群臣羅列山呼萬歲的盛大場面,再看看金光燦燦的御座,當一切是那麼真實無疑時,年僅17歲、性格懦弱的劉盈,頓時恍若大夢初醒,內心蕩漾出了一種無法掩飾的喜悅。

  正當春風得意,青春年少的劉盈,陶醉在初握權柄的美好感覺中還沒有回過神時,他的母親呂雉,卻不甘心大漢王朝,從此由兒子劉盈發號施令。這位昔日帶著一雙兒女,既要為全家衣食操心,又要下地種莊稼的農婦,自從成為漢王朝第一位皇后之後,深切感受到了權力份量。想想那位二流子丈夫當初的賴樣,再看看成了皇帝後的風光榮耀,對兒子嗣位,呂雉不但高興不起來,心裡反而很不痛快。為了能夠由自己專權,呂雉正謀劃如何將漢王朝權柄,控制在自己手中。

  如何才能實現自己專權宿願?在跟隨夫君打天下的拚搏廝殺中,早已磨煉得野心勃勃,心狠手辣,計謀遠高出兒子一籌的呂雉,為了不至於被臣僚們指責並引發內亂,經過千思萬想,最終決定既不廢掉兒子帝位,也不公開取代他,而是針對兒子個性懦弱這一特點,採取了一種很多人想像不出的方式,即從精神上、心理上,一舉整垮年輕稚嫩,毫無統治經驗的兒皇帝劉盈。

  果然,劉盈坐上帝位沒幾天,呂雉便按自己蓄謀,對兒子劉盈無情地下手了。這天,呂雉將不知其陰謀的兒子,帶到宮中一處偏僻廁所旁,強迫他去看早被自己剁掉手腳,搗瞎雙眼,致聾雙耳,淒慘地蜷縮著身子,痛不欲生的所謂「人豬」——夫君生前愛姬戚夫人。當思想毫無準備,不知母親究竟要幹些什麼的劉盈,目光投在欲死不死,欲活不活,早已不成人樣兒的戚夫人殘軀時一剎那間,這位年輕皇帝,頓時被眼前這一慘景嚇得嚎啕大哭,魂不附體。劉盈心理經不起這種殘酷打擊和驚嚇刺激,一下便病得起不來。「帝視而問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余不能起。」從此,呂雉這位不同尋常的女人,對被自己摧殘得像具傀儡般的兒皇帝,盡情地玩弄擺佈。

  作為西漢王朝第一位皇太子,劉盈短暫的一生,遭遇的艱難實在太多了。不用說小時在鄉下和戰亂中度過的童年,就是成為皇太子後,由於父親劉邦反覆猶豫,又差點使得他和帝位失之交臂。幸運的是,在母后萬般運作下,劉盈不但保住了太子身份,最終又嗣位為惠帝。然而初登帝位,母后給他的這手下馬威,一下便把這位年輕皇帝心理、精神和身體,徹底擊垮了。此後孱弱得像只羔羊的劉盈,成天以飲酒淫樂打發時光,「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漢王朝統治權柄,由此被呂雉緊緊地握於手中。

  和絕大多數生於深宮之中,長在乳媽懷抱的皇太子相比,從小和父母在老家鄉下生活並度過童年的劉盈,不僅是一位窩囊透頂的皇太子,同時也是個沒有任何作為的帝王。

  公元前211年(始皇帝三十六年),年已30出頭的呂雉生下劉盈時,她那位「不事家人生產作業」的賴漢二流子丈夫劉邦,才是秦泗水(今江蘇沛縣境內)一名小亭長。秦王朝基層官吏設置是,十里一亭,十亭一鄉。就這點官職一到手,劉邦便「好酒及色」,「時飲醉臥」,成天沉浸於縱情享樂之中。不久劉邦因押運一批民夫去咸陽,有幸見到正在出行的秦始皇帝。面對前呼後擁的壯觀場面,劉邦當場十分感慨地說,哎呀,男子漢就要有這種氣魄!「嗟乎!大丈夫當如此矣!」後來,劉邦再次押送民夫前往驪山,半道上許多人因怕服苦役紛紛逃跑。劉邦怕回去後縣君追究責任,便於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拉了一些志同道合者,在家鄉沛縣舉兵造反。之後又會同和他一樣起兵的項梁,共同反秦。經過幾年艱苦征戰,終於在公元前206年,一舉推翻了秦王朝。

  如何才能實現自己專權宿願?在跟隨夫君打天下的拚搏廝殺中,早已磨煉得野心勃勃,心狠手辣,計謀遠高出兒子一籌的呂雉,為了不至於被臣僚們指責並引發內亂,經過千思萬想,最終決定既不廢掉兒子帝位,也不公開取代他,而是針對兒子個性懦弱這一特點,採取了一種很多人想像不出的方式,即從精神上、心理上,一舉整垮年輕稚嫩,毫無統治經驗的兒皇帝劉盈。

  果然,劉盈坐上帝位沒幾天,呂雉便按自己蓄謀,對兒子劉盈無情地下手了。這天,呂雉將不知其陰謀的兒子,帶到宮中一處偏僻廁所旁,強迫他去看早被自己剁掉手腳,搗瞎雙眼,致聾雙耳,淒慘地蜷縮著身子,痛不欲生的所謂「人豬」——夫君生前愛姬戚夫人。當思想毫無準備,不知母親究竟要幹些什麼的劉盈,目光投在欲死不死,欲活不活,早已不成人樣兒的戚夫人殘軀時一剎那間,這位年輕皇帝,頓時被眼前這一慘景嚇得嚎啕大哭,魂不附體。劉盈心理經不起這種殘酷打擊和驚嚇刺激,一下便病得起不來。「帝視而問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余不能起。」從此,呂雉這位不同尋常的女人,對被自己摧殘得像具傀儡般的兒皇帝,盡情地玩弄擺佈。

  作為西漢王朝第一位皇太子,劉盈短暫的一生,遭遇的艱難實在太多了。不用說小時在鄉下和戰亂中度過的童年,就是成為皇太子後,由於父親劉邦反覆猶豫,又差點使得他和帝位失之交臂。幸運的是,在母后萬般運作下,劉盈不但保住了太子身份,最終又嗣位為惠帝。然而初登帝位,母后給他的這手下馬威,一下便把這位年輕皇帝心理、精神和身體,徹底擊垮了。此後孱弱得像只羔羊的劉盈,成天以飲酒淫樂打發時光,「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漢王朝統治權柄,由此被呂雉緊緊地握於手中。

  和絕大多數生於深宮之中,長在乳媽懷抱的皇太子相比,從小和父母在老家鄉下生活並度過童年的劉盈,不僅是一位窩囊透頂的皇太子,同時也是個沒有任何作為的帝王。

  公元前211年(始皇帝三十六年),年已30出頭的呂雉生下劉盈時,她那位「不事家人生產作業」的賴漢二流子丈夫劉邦,才是秦泗水(今江蘇沛縣境內)一名小亭長。秦王朝基層官吏設置是,十里一亭,十亭一鄉。就這點官職一到手,劉邦便「好酒及色」,「時飲醉臥」,成天沉浸於縱情享樂之中。不久劉邦因押運一批民夫去咸陽,有幸見到正在出行的秦始皇帝。面對前呼後擁的壯觀場面,劉邦當場十分感慨地說,哎呀,男子漢就要有這種氣魄!「嗟乎!大丈夫當如此矣!」後來,劉邦再次押送民夫前往驪山,半道上許多人因怕服苦役紛紛逃跑。劉邦怕回去後縣君追究責任,便於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拉了一些志同道合者,在家鄉沛縣舉兵造反。之後又會同和他一樣起兵的項梁,共同反秦。經過幾年艱苦征戰,終於在公元前206年,一舉推翻了秦王朝。

  劉盈雖然幸運地坐上了帝位,但是,回首十多年來所經歷的諸多風波,無論從冊立為太子之日起,還是真正坐上帝位,可以說一直就沒有平靜過。圍繞劉盈短暫一生,由母親呂後直接策劃導演,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宮廷爭鬥,以及充滿血腥之味的骨肉相殘悲劇,始終很激烈。就連劉盈太子、在帝位上象徵性坐了幾天的少帝劉某(正史中無其名字記載,姑且以劉某相稱),最終也未能逃脫奶奶呂太后魔爪。

  身為劉邦嫡子的皇太子劉盈,命運為何充滿了諸多曲折?這一切,說起來都和劉邦有關。原來,自從劉盈被冊立為皇太子後,劉邦卻越來越不喜歡這個未來的繼承人。加上在此之前,劉邦為漢王時的夫人定陶戚姬,也生下兒子劉如意。面對一天天長大的劉盈和劉如意,劉邦越來越覺得,性格善良而又懦弱的太子劉盈,一點也不像他威武果斷。所以總擔心自己千辛萬苦開創的江山,到劉盈手中不一定保得住。劉邦因一直想廢掉劉盈,改立性格和自己相似的劉如意為太子。「太子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己,常欲廢之而立如意。」出於對劉如意偏愛,劉邦還將他留在長安,不讓他到封地去。「雖封為趙王,常留之長安。」

  劉盈雖然幸運地坐上了帝位,但是,回首十多年來所經歷的諸多風波,無論從冊立為太子之日起,還是真正坐上帝位,可以說一直就沒有平靜過。圍繞劉盈短暫一生,由母親呂後直接策劃導演,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宮廷爭鬥,以及充滿血腥之味的骨肉相殘悲劇,始終很激烈。就連劉盈太子、在帝位上象徵性坐了幾天的少帝劉某(正史中無其名字記載,姑且以劉某相稱),最終也未能逃脫奶奶呂太后魔爪。

  身為劉邦嫡子的皇太子劉盈,命運為何充滿了諸多曲折?這一切,說起來都和劉邦有關。原來,自從劉盈被冊立為皇太子後,劉邦卻越來越不喜歡這個未來的繼承人。加上在此之前,劉邦為漢王時的夫人定陶戚姬,也生下兒子劉如意。面對一天天長大的劉盈和劉如意,劉邦越來越覺得,性格善良而又懦弱的太子劉盈,一點也不像他威武果斷。所以總擔心自己千辛萬苦開創的江山,到劉盈手中不一定保得住。劉邦因一直想廢掉劉盈,改立性格和自己相似的劉如意為太子。「太子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己,常欲廢之而立如意。」出於對劉如意偏愛,劉邦還將他留在長安,不讓他到封地去。「雖封為趙王,常留之長安。」

  劉邦這一想法,在野心勃勃的呂後和企望母以子貴的戚姬中間,引起了強烈震動。從此,一個為了保住兒子皇太子身份,一個為了能讓兒子成為皇太子,倆人費盡心機,用盡手段,明裡暗著為各自兒子想辦法。從當時劉邦的想法看,劉如意成為太子的可能性很大。一方面,因為父親已經不喜歡劉盈,再就是他的性格頗像父親。另一方面,劉如意那位比呂後年輕、頗具姿色的母親戚姬,正為劉邦所寵幸。晉人葛洪所著《西京雜記》中說,戚姬不但長得很漂亮,而且又能歌善舞,劉邦對她一直十分寵愛。「戚夫人善鼓瑟擊築(一種樂器),帝常擁夫人倚瑟而弦,歌畢,每泣下流漣。夫人善為翹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歸之曲。」由於劉邦經常和年輕貌美,舞姿動人的戚姬在一起,慢慢對年過40多歲的呂後,便有所疏遠。「呂後年長,常留守,希見,益疏。」這種情況,更增大了劉如意成為太子的可能。

  歷史的經驗一再表明,一位男人尤其是封建帝王,當他迷戀於美女妖冶的玉體時,情感立時就會傾斜。而生有皇子的美女,一時更會殊寵無比。在此情況下,為了其寵愛的美女,這些帝王什麼事都會幹出來。寧愛美女不愛江山者,大有人在。   果然,深知情勢嚴峻的呂後,知道劉邦要廢掉兒子劉盈改立劉如意為皇太子時,當下就急得束手無策。「上欲廢太子,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大臣多諫爭,未能得堅決者也。呂後恐,不知所為。」情急之下,有人讓她趕快去找劉邦器重的謀士張良,讓張良幫她出主意。呂後聽了,立即讓大哥呂澤出面請張良。不料張良一聽,卻對呂後說,當初劉邦在危難之中時,我的一些意見建議,他還基本上能聽得進去。可現在他成了帝王,我再說話,恐怕不一定能聽得進去。再說他是因為寵愛戚姬母子要換太子,這種自家人的事,不要說我張良說了他不聽,就是再有一百個大臣去說,恐怕他也聽不進去。「以愛慾易太子,骨肉之間,雖臣等百人何益。」

  在張良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呂後更是急得不知所措。不過,這事要是擱到別的女人身上,聽了也許早就沒有信心。然而呂後就是呂後,她不但不氣餒,反而更不甘心兒子被他人取代。對她來說,不管兒子多麼無能,只要能坐上帝位,那麼自己就會名正言順地成為皇太后。而一旦成為皇太后,就有機會掌握朝政大權。對一位生活在封建社會的女性來說,這一點,正是她們夢寐以求的最大願望。為了不至於理想落空,呂後硬著頭皮放下面子,又找到張良,讓他再想想辦法。深知劉邦性格的張良,感到這時即便自己出面,對於決心已下的劉邦,肯定不會有多大作用。然而,拗不過經不起呂後再三求情,張良想來想去,只好為她出主意說,這時唯一的辦法,只有請一向為劉邦尊重,並被人譽為「商山四皓」的東園公、綺裡季、夏黃公、角里先生,讓4人做做劉邦工作,看能否保住劉盈太子身份。除此,恐怕再沒有什麼好辦法。聽了張良建議,呂雉很快讓人找到這幾個人,並送上太子劉盈親筆信。在呂雉反覆請求下,東園公等最終答應了她的要求。為了能讓這些人隨時替自己出主意,呂雉特意將他們從商山接到長安,並安排住在張良府第。從此,4人暗中不斷幫著呂後出主意。

  身為劉邦嫡子的皇太子劉盈,命運為何充滿了諸多曲折?這一切,說起來都和劉邦有關。原來,自從劉盈被冊立為皇太子後,劉邦卻越來越不喜歡這個未來的繼承人。加上在此之前,劉邦為漢王時的夫人定陶戚姬,也生下兒子劉如意。面對一天天長大的劉盈和劉如意,劉邦越來越覺得,性格善良而又懦弱的太子劉盈,一點也不像他威武果斷。所以總擔心自己千辛萬苦開創的江山,到劉盈手中不一定保得住。劉邦因一直想廢掉劉盈,改立性格和自己相似的劉如意為太子。「太子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己,常欲廢之而立如意。」出於對劉如意偏愛,劉邦還將他留在長安,不讓他到封地去。「雖封為趙王,常留之長安。」

  劉邦這一想法,在野心勃勃的呂後和企望母以子貴的戚姬中間,引起了強烈震動。從此,一個為了保住兒子皇太子身份,一個為了能讓兒子成為皇太子,倆人費盡心機,用盡手段,明裡暗著為各自兒子想辦法。從當時劉邦的想法看,劉如意成為太子的可能性很大。一方面,因為父親已經不喜歡劉盈,再就是他的性格頗像父親。另一方面,劉如意那位比呂後年輕、頗具姿色的母親戚姬,正為劉邦所寵幸。晉人葛洪所著《西京雜記》中說,戚姬不但長得很漂亮,而且又能歌善舞,劉邦對她一直十分寵愛。「戚夫人善鼓瑟擊築(一種樂器),帝常擁夫人倚瑟而弦,歌畢,每泣下流漣。夫人善為翹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歸之曲。」由於劉邦經常和年輕貌美,舞姿動人的戚姬在一起,慢慢對年過40多歲的呂後,便有所疏遠。「呂後年長,常留守,希見,益疏。」這種情況,更增大了劉如意成為太子的可能。

  歷史的經驗一再表明,一位男人尤其是封建帝王,當他迷戀於美女妖冶的玉體時,情感立時就會傾斜。而生有皇子的美女,一時更會殊寵無比。在此情況下,為了其寵愛的美女,這些帝王什麼事都會幹出來。寧愛美女不愛江山者,大有人在。   果然,深知情勢嚴峻的呂後,知道劉邦要廢掉兒子劉盈改立劉如意為皇太子時,當下就急得束手無策。「上欲廢太子,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大臣多諫爭,未能得堅決者也。呂後恐,不知所為。」情急之下,有人讓她趕快去找劉邦器重的謀士張良,讓張良幫她出主意。呂後聽了,立即讓大哥呂澤出面請張良。不料張良一聽,卻對呂後說,當初劉邦在危難之中時,我的一些意見建議,他還基本上能聽得進去。可現在他成了帝王,我再說話,恐怕不一定能聽得進去。再說他是因為寵愛戚姬母子要換太子,這種自家人的事,不要說我張良說了他不聽,就是再有一百個大臣去說,恐怕他也聽不進去。「以愛慾易太子,骨肉之間,雖臣等百人何益。」

  在張良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呂後更是急得不知所措。不過,這事要是擱到別的女人身上,聽了也許早就沒有信心。然而呂後就是呂後,她不但不氣餒,反而更不甘心兒子被他人取代。對她來說,不管兒子多麼無能,只要能坐上帝位,那麼自己就會名正言順地成為皇太后。而一旦成為皇太后,就有機會掌握朝政大權。對一位生活在封建社會的女性來說,這一點,正是她們夢寐以求的最大願望。為了不至於理想落空,呂後硬著頭皮放下面子,又找到張良,讓他再想想辦法。深知劉邦性格的張良,感到這時即便自己出面,對於決心已下的劉邦,肯定不會有多大作用。然而,拗不過經不起呂後再三求情,張良想來想去,只好為她出主意說,這時唯一的辦法,只有請一向為劉邦尊重,並被人譽為「商山四皓」的東園公、綺裡季、夏黃公、角里先生,讓4人做做劉邦工作,看能否保住劉盈太子身份。除此,恐怕再沒有什麼好辦法。聽了張良建議,呂雉很快讓人找到這幾個人,並送上太子劉盈親筆信。在呂雉反覆請求下,東園公等最終答應了她的要求。為了能讓這些人隨時替自己出主意,呂雉特意將他們從商山接到長安,並安排住在張良府第。從此,4人暗中不斷幫著呂後出主意。

  公元前196年(漢十一年)七月,就在劉邦要準備換掉太子的關鍵時刻,原為項羽手下大將的九江王、後投奔劉邦又被封為淮南王的英布(因在秦末坐法被黥面,又叫黥布),對劉邦和呂後大殺功臣,十分驚恐,並暗中打算起兵反抗。原來在此之前,野心日益膨脹的呂後,為了鞏固後位並防止眾大臣,對她和夫君權力構成威脅,兩口子便將為漢王朝建立有過功勞的一些大臣,先後用計一個個除掉了。特別是善於將兵,多多益善,出奇制勝的韓信,被他們殺掉後,英布一時更加感到惶恐不安。「高後誅淮陰侯(韓信),(英)布因心恐。」韓信本來和張良、蕭何,是劉邦奪取天下時最為倚重的三個得力助手。當初劉邦談到自己之所以能在群雄爭霸中勝出時就對人說過,「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張良)。填國家,撫百姓,給餉餽,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傑,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結果,呂後把韓信騙進宮裡後,最終將他和三族全部殘忍地用五刑殺了。「韓信之屬皆受此誅。」當時五刑,說起來真是慘無人道。「皆先黥,劓,斬左右止,笞殺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詈詛者,又先斷舌。」

  公元前196年(漢十一年)七月,就在劉邦要準備換掉太子的關鍵時刻,原為項羽手下大將的九江王、後投奔劉邦又被封為淮南王的英布(因在秦末坐法被黥面,又叫黥布),對劉邦和呂後大殺功臣,十分驚恐,並暗中打算起兵反抗。原來在此之前,野心日益膨脹的呂後,為了鞏固後位並防止眾大臣,對她和夫君權力構成威脅,兩口子便將為漢王朝建立有過功勞的一些大臣,先後用計一個個除掉了。特別是善於將兵,多多益善,出奇制勝的韓信,被他們殺掉後,英布一時更加感到惶恐不安。「高後誅淮陰侯(韓信),(英)布因心恐。」韓信本來和張良、蕭何,是劉邦奪取天下時最為倚重的三個得力助手。當初劉邦談到自己之所以能在群雄爭霸中勝出時就對人說過,「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張良)。填國家,撫百姓,給餉餽,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傑,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結果,呂後把韓信騙進宮裡後,最終將他和三族全部殘忍地用五刑殺了。「韓信之屬皆受此誅。」當時五刑,說起來真是慘無人道。「皆先黥,劓,斬左右止,笞殺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詈詛者,又先斷舌。」

  韓信被殺後死後不久,劉邦和呂後又以謀反為名,將梁王彭越貶為庶人,發配到蜀地青衣(當時縣名)。彭越在貶徙路上,正好碰到從長安到洛陽去的呂後。於是,彭越以為遇到了救星,當著呂後面,哭訴了一通冤曲,並天真地讓她在劉邦面前替自己求情。呂後聽了,故意裝出很痛快的樣子,滿口答應幫彭越在劉邦面前說好話。彭越不知是計,轉身跟著呂後折回洛陽。「呂後許諾,與俱東至洛陽。」豈料呂後將彭越騙回洛陽後,卻對劉邦說:「彭王壯士,今徙之蜀,此自遺患,不如遂誅之。」不僅如此,呂後又讓親信「告彭越復謀反」,並建議劉邦對彭越滿門抄斬。劉邦一聽,當場表示同意。「上乃可,遂夷越宗族。」

  韓信、彭越這兩員大將先後被劉邦和呂後除掉之後,英布聞訊更加驚恐不安。而讓英布最為接受不了的是,劉邦將彭越殺掉後,又將他的屍體剁成肉醬,分送給其他諸侯吃。「醢之,盛其醢遍賜諸侯。」當劉邦讓人將一份肉醬送到英布封地時,英布那天正在外面打獵,一看這人肉醬,頓時心裡很不是個滋味。心想劉邦既然對彭越都這樣下手,而像他們這些人,遲早還不是一樣下場。從此,英布一邊暗中集結兵士,一邊觀察周邊諸王有什麼反映動靜。準備劉邦一旦要對自己下手時,就帶兵反抗。「至淮南,淮南王方獵,見醢,因大恐,陰令人部聚兵,候伺旁郡警急。」英布為此對部將們說,劉邦這傢伙統治了十多年,年齡也大了,現在他肯定害怕征戰打仗。如果我們起來反抗,他也無可奈何。如果不這樣做,那我們就和韓信、彭越下場一樣,遲早也得死在他手上。「上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請將獨患淮陰、彭越,今已死,余不足畏。」得到諸將領支持後,英布「遂反」。果然,身體已經有病的劉邦,聞得英布謀反,準備讓太子劉盈帶兵前去征討。「黥布反,上疾,欲使太子往擊之。」劉邦之所以要這樣做,一方面因為身體有病,確實再也不能像當年那樣叱吒風雲,馳騁疆場;另一方面,也想藉機考驗一下皇太子,看他威望到底怎麼樣。

  得知劉邦讓皇太子劉盈統帥諸將領征討英布的消息,呂後一下又慌了神。無奈之下,只好再次求救於東園公4人。東園公等人對劉邦意圖經過一番分析,為她出主意說,一定要設法阻止劉邦這樣做,千萬不能讓年齡不大,又沒有征戰經驗的太子去領兵冒險。「太子將兵,有功則位不益太子。無功還,則從此受禍矣。」意思說,太子作為嗣君,地位已經很高了,你再讓他立多大功勞,對他來說都沒什麼實際意義。相反,太子一旦失利,肯定會威信掃地,而劉邦必然乘機廢了太子。東園公等人還認為,如果非要讓年齡不大,威望不高的太子劉盈,去統帥這些曾和劉邦一起身經百戰,浴血奮戰,為漢王朝創建立有過汗馬功勞的將領,這些人肯定會因為不服氣而不盡力。這樣做,如同讓羊指揮狼去廝殺,狼不但不服,反而還會將羊吃掉。「太子所與俱諸將,皆嘗與上定天下梟將也,今使太子將之,此無異使羊將狼也,皆不肯為盡力,其無功必矣。」同時東園公等人還通過張良對呂後說,如今劉邦有病,戚夫人和兒子劉如意日夜在身邊侍候,況且劉邦說過,「終不使不肖子居愛子之上」。由此可見,劉邦意思十分明確,就是要以劉如意取代太子劉盈。因而勸張良趕快告訴呂後,並出主意讓她在劉邦面前,一邊哭鬧一邊說,英布這個人,由於善於用兵,早就是聞名天下的一員猛將。你要讓太子劉盈統帥眾將領和他對陣,肯定會敗陣。如今您雖然身體有病,但只要「強載輜車,臥而護之,諸將不敢不盡力。」

  呂後聽了他們一夥建議,馬上去見劉邦。見面後,呂後按照東園公4人主意,哭著說了一通太子不能去征討英布的理由,「承間為上泣涕而言,如四人意。」面對痛哭流涕的呂後,劉邦耳根子一軟,只好答應由他親自出征。「上自將兵而東,群臣居守,皆送至灞上。」同樣身體有病的張良,追到長安城外又假惺惺地對劉邦說,我本該和您一同去,但因為身體有病不能去了,您一定要多加保重,「楚人剽疾,願上無與楚人爭鋒。」同時還建議他「令太子為將軍,監關中兵。」結果,中了這夥人圈套的劉邦,只好拖著病體,親自出征。

  韓信被殺後死後不久,劉邦和呂後又以謀反為名,將梁王彭越貶為庶人,發配到蜀地青衣(當時縣名)。彭越在貶徙路上,正好碰到從長安到洛陽去的呂後。於是,彭越以為遇到了救星,當著呂後面,哭訴了一通冤曲,並天真地讓她在劉邦面前替自己求情。呂後聽了,故意裝出很痛快的樣子,滿口答應幫彭越在劉邦面前說好話。彭越不知是計,轉身跟著呂後折回洛陽。「呂後許諾,與俱東至洛陽。」豈料呂後將彭越騙回洛陽後,卻對劉邦說:「彭王壯士,今徙之蜀,此自遺患,不如遂誅之。」不僅如此,呂後又讓親信「告彭越復謀反」,並建議劉邦對彭越滿門抄斬。劉邦一聽,當場表示同意。「上乃可,遂夷越宗族。」

  韓信、彭越這兩員大將先後被劉邦和呂後除掉之後,英布聞訊更加驚恐不安。而讓英布最為接受不了的是,劉邦將彭越殺掉後,又將他的屍體剁成肉醬,分送給其他諸侯吃。「醢之,盛其醢遍賜諸侯。」當劉邦讓人將一份肉醬送到英布封地時,英布那天正在外面打獵,一看這人肉醬,頓時心裡很不是個滋味。心想劉邦既然對彭越都這樣下手,而像他們這些人,遲早還不是一樣下場。從此,英布一邊暗中集結兵士,一邊觀察周邊諸王有什麼反映動靜。準備劉邦一旦要對自己下手時,就帶兵反抗。「至淮南,淮南王方獵,見醢,因大恐,陰令人部聚兵,候伺旁郡警急。」英布為此對部將們說,劉邦這傢伙統治了十多年,年齡也大了,現在他肯定害怕征戰打仗。如果我們起來反抗,他也無可奈何。如果不這樣做,那我們就和韓信、彭越下場一樣,遲早也得死在他手上。「上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請將獨患淮陰、彭越,今已死,余不足畏。」得到諸將領支持後,英布「遂反」。果然,身體已經有病的劉邦,聞得英布謀反,準備讓太子劉盈帶兵前去征討。「黥布反,上疾,欲使太子往擊之。」劉邦之所以要這樣做,一方面因為身體有病,確實再也不能像當年那樣叱吒風雲,馳騁疆場;另一方面,也想藉機考驗一下皇太子,看他威望到底怎麼樣。

  得知劉邦讓皇太子劉盈統帥諸將領征討英布的消息,呂後一下又慌了神。無奈之下,只好再次求救於東園公4人。東園公等人對劉邦意圖經過一番分析,為她出主意說,一定要設法阻止劉邦這樣做,千萬不能讓年齡不大,又沒有征戰經驗的太子去領兵冒險。「太子將兵,有功則位不益太子。無功還,則從此受禍矣。」意思說,太子作為嗣君,地位已經很高了,你再讓他立多大功勞,對他來說都沒什麼實際意義。相反,太子一旦失利,肯定會威信掃地,而劉邦必然乘機廢了太子。東園公等人還認為,如果非要讓年齡不大,威望不高的太子劉盈,去統帥這些曾和劉邦一起身經百戰,浴血奮戰,為漢王朝創建立有過汗馬功勞的將領,這些人肯定會因為不服氣而不盡力。這樣做,如同讓羊指揮狼去廝殺,狼不但不服,反而還會將羊吃掉。「太子所與俱諸將,皆嘗與上定天下梟將也,今使太子將之,此無異使羊將狼也,皆不肯為盡力,其無功必矣。」同時東園公等人還通過張良對呂後說,如今劉邦有病,戚夫人和兒子劉如意日夜在身邊侍候,況且劉邦說過,「終不使不肖子居愛子之上」。由此可見,劉邦意思十分明確,就是要以劉如意取代太子劉盈。因而勸張良趕快告訴呂後,並出主意讓她在劉邦面前,一邊哭鬧一邊說,英布這個人,由於善於用兵,早就是聞名天下的一員猛將。你要讓太子劉盈統帥眾將領和他對陣,肯定會敗陣。如今您雖然身體有病,但只要「強載輜車,臥而護之,諸將不敢不盡力。」

  呂後聽了他們一夥建議,馬上去見劉邦。見面後,呂後按照東園公4人主意,哭著說了一通太子不能去征討英布的理由,「承間為上泣涕而言,如四人意。」面對痛哭流涕的呂後,劉邦耳根子一軟,只好答應由他親自出征。「上自將兵而東,群臣居守,皆送至灞上。」同樣身體有病的張良,追到長安城外又假惺惺地對劉邦說,我本該和您一同去,但因為身體有病不能去了,您一定要多加保重,「楚人剽疾,願上無與楚人爭鋒。」同時還建議他「令太子為將軍,監關中兵。」結果,中了這夥人圈套的劉邦,只好拖著病體,親自出征。

  當雙方在蘄西(今安徽宿縣境內)相遇後,劉邦一見英布軍「置陣如項籍軍」,頓時很不高興,「上惡之。」雙方在剛一交戰,劉邦萬般惱火,厲聲質問英布「何苦而反?」沒想到英布很乾脆地回答說,我想當皇帝,「欲為帝耳」。劉邦一聽,破口將英布又大罵一通。罵完,雙方即展開決戰。最終,英布被劉邦大敗並逃到了江南,途中被人所殺。劉邦雖然打敗了英布,然而在這次征戰中,卻因中箭受傷。「上擊布時,為流矢所中,行道疾。」本來身體有病,加上箭傷,劉邦性命危在旦夕。

  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的劉邦,回到長安千思萬想,覺得一旦自己去世,性格柔弱的太子劉盈,肯定不能勝任帝位。便想趁自己活著時,以劉如意取代太子劉盈,「愈欲易太子。」張良等人聞訊,再次勸諫,然而劉邦就是不聽。在此情況下,太傅叔孫通又對劉邦上諫說,如今天下人都知道太子仁孝,而「呂後與陛下攻苦食啖,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廢適而立少,臣願先伏誅,以頸血於地。」劉邦一看叔孫通堅決不同意廢掉太子,就對他說,算了算了,你就別再說了,以前我那些想法,是鬧著玩的。「公罷矣,吾直戲耳。」叔孫通一聽, 更加嚴肅地說,「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奈何以天下為戲!」在叔孫通等力勸下,劉邦雖然表面上答應不廢太子,但內心還是想換掉太子。「上陽許之,猶欲易之。」

  此後不久,有一天劉邦在宮中舉行宴會,呂後乘機邀東園公4人出席。「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從太子。」劉邦一看,頓時感到很納悶,心想從那裡突然來了這4位80歲的老人。於是就問他們是什麼人,4人馬上向劉邦報了各自姓名。劉邦一聽這才說,原來是你們幾個呀。當年我請你們為我出主意打江山,你們卻一個個躲著我,今天怎麼想起到我這裡來?「吾求公,避逃我,今公何自從吾兒遊乎?」東園公等人對他說,您這個人,向來看不起有學問的人,當初我們怕遭不測才躲避您。如今我們聽說太子很愛有學問的人,天下之人因此都想為太子效勞,所以我們也就來了。「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辱,故恐而亡匿。今聞太子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願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劉邦聽了,只好違心地順水推舟說,那就麻煩你們,以後對太子多加指教,「煩公幸卒調護太子。」

  在張良和東園公等人再三勸說下,劉邦這才不提另立太子的事。從當時情況看,不僅張良、東園公等人不同意劉邦廢掉太子劉盈,還有一些大臣,也不同意劉邦這樣做。和劉邦關係密切、因敢於直言而又說話結巴的中尉周昌,也堅決反對劉邦換掉太子。周昌和劉邦的關係,說起來非同一般。當年有一次,周昌到了劉邦住處,正好碰見劉邦和戚姬相擁在一起親熱,周昌一看轉身就往外走。劉邦見狀,起身追了過去。當他在院子追上周昌,倆人一下扭在一起,劉邦騎在周昌脖子上問他說,你看我像那個帝王?周昌說,「陛下即桀紂之主也。」劉邦一聽,頓時大笑。憑著這種關係,劉邦準備廢掉劉盈而立劉如意時,周昌當面和他相爭。劉邦讓他說出不廢的理由,本來結巴的周昌,加上對劉邦做法不滿,更是結巴得說不出來,「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廢太子,臣期期不奉詔。」原來,這個結巴一著急,說話就有很多「期期」口語。不過他這麼一說,到是把劉邦逗笑了,「上欣然而笑,即罷。」當時剛好在東廂後面的呂後,正好聽到了他們談話內容。之後呂後見了周昌,竟然跪下謝他說,要是沒有你這番話,太子肯定廢了。「微君,太子幾廢。」流傳至今的成語期期艾艾,其中「期期」指的就是周昌,「艾艾」則是三國時的結巴鄧艾。

  比起和劉邦共同生活多年的呂後,擅長於歌舞的戚姬,其所作所為,明顯要差一籌。當戚姬一開始知道劉邦要廢掉太子劉盈改立兒子劉如意時,這位年輕貌美的女子,既不像呂後四處找人,替自己出主意幫忙;又不知道發動大臣,讓他們和自己聯手為劉邦施壓。而成天只知道在劉邦面前哭哭鬧鬧,想以梨花帶雨般的淚水,打動劉邦,讓他冊立兒子劉如意為皇太子。「戚姬常從上之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戚姬這一手,也不能說沒有一點效果。面對風姿綽約的戚姬,尤其那嗚咽的哭聲,劉邦確實對她也很同情憐憫。幾番猶豫之後,劉邦真的打算讓劉如意替代劉盈,「幾代太子者數。」然而,在呂後和張良及東園公等人強大的壓力面前,劉邦最後還是無奈地放棄了自己想法。

  當戚姬那點努力終於變成泡影,劉邦一時又覺得對不住這位姿色迷人的美女。想起戚姬溫柔的酥胸,以及哭紅的雙眼,劉邦心裡十分難受。就在呂後舉行的祝壽宴會剛一結束,東園公4人離開後,猶豫不決的劉邦,終於正式向戚姬攤牌,不再更換太子。為此,劉邦指著東園公等4人背影對她說,我本來想讓劉如意成為太子,但因為他們4人阻止,所以我也沒辦法了。「我欲易之,彼四人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戚姬聽了,感到兒子劉如意再也沒有希望成為太子,頓時更是傷心得哭個不停。劉邦一看戚姬淚眼汪汪的模樣,一方面開導她不要傷心,一方面又要讓她跳舞自己唱歌,以分散心中不快。他對戚姬說,「為我楚舞,吾為若楚歌。」傷心不已的戚姬,聽了劉邦話,只好強忍悲傷,起身舞蹈。劉邦為了轉移戚姬情緒,也放聲唱道:「鴻鵠高飛,一舉千里。羽翮已就,橫絕四海。橫絕四海,當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劉邦唱罷,頗為失望的戚姬,更是悲痛欲絕,再度難過得「噓唏流涕」。歷史到了唐朝,大詩人白居易在其《答四皓廟》詩中寫道:「前瞻惠太子,左右生羽儀。卻顧戚夫人,楚舞無光輝。」意思說戚夫人動人的舞姿,此時在劉邦面前,是何等蒼白無奈!

  讓劉盈倍感欣慰的是,由於母親呂雉多方運作,自己終於幸運地保住了太子之位。公元前195年(漢十二年),劉邦逝世後,從小在田間地頭玩耍並幹些農活的劉盈,又如願繼承了帝位,是為漢惠帝。

  在張良和東園公等人再三勸說下,劉邦這才不提另立太子的事。從當時情況看,不僅張良、東園公等人不同意劉邦廢掉太子劉盈,還有一些大臣,也不同意劉邦這樣做。和劉邦關係密切、因敢於直言而又說話結巴的中尉周昌,也堅決反對劉邦換掉太子。周昌和劉邦的關係,說起來非同一般。當年有一次,周昌到了劉邦住處,正好碰見劉邦和戚姬相擁在一起親熱,周昌一看轉身就往外走。劉邦見狀,起身追了過去。當他在院子追上周昌,倆人一下扭在一起,劉邦騎在周昌脖子上問他說,你看我像那個帝王?周昌說,「陛下即桀紂之主也。」劉邦一聽,頓時大笑。憑著這種關係,劉邦準備廢掉劉盈而立劉如意時,周昌當面和他相爭。劉邦讓他說出不廢的理由,本來結巴的周昌,加上對劉邦做法不滿,更是結巴得說不出來,「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廢太子,臣期期不奉詔。」原來,這個結巴一著急,說話就有很多「期期」口語。不過他這麼一說,到是把劉邦逗笑了,「上欣然而笑,即罷。」當時剛好在東廂後面的呂後,正好聽到了他們談話內容。之後呂後見了周昌,竟然跪下謝他說,要是沒有你這番話,太子肯定廢了。「微君,太子幾廢。」流傳至今的成語期期艾艾,其中「期期」指的就是周昌,「艾艾」則是三國時的結巴鄧艾。

  比起和劉邦共同生活多年的呂後,擅長於歌舞的戚姬,其所作所為,明顯要差一籌。當戚姬一開始知道劉邦要廢掉太子劉盈改立兒子劉如意時,這位年輕貌美的女子,既不像呂後四處找人,替自己出主意幫忙;又不知道發動大臣,讓他們和自己聯手為劉邦施壓。而成天只知道在劉邦面前哭哭鬧鬧,想以梨花帶雨般的淚水,打動劉邦,讓他冊立兒子劉如意為皇太子。「戚姬常從上之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戚姬這一手,也不能說沒有一點效果。面對風姿綽約的戚姬,尤其那嗚咽的哭聲,劉邦確實對她也很同情憐憫。幾番猶豫之後,劉邦真的打算讓劉如意替代劉盈,「幾代太子者數。」然而,在呂後和張良及東園公等人強大的壓力面前,劉邦最後還是無奈地放棄了自己想法。

  當戚姬那點努力終於變成泡影,劉邦一時又覺得對不住這位姿色迷人的美女。想起戚姬溫柔的酥胸,以及哭紅的雙眼,劉邦心裡十分難受。就在呂後舉行的祝壽宴會剛一結束,東園公4人離開後,猶豫不決的劉邦,終於正式向戚姬攤牌,不再更換太子。為此,劉邦指著東園公等4人背影對她說,我本來想讓劉如意成為太子,但因為他們4人阻止,所以我也沒辦法了。「我欲易之,彼四人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戚姬聽了,感到兒子劉如意再也沒有希望成為太子,頓時更是傷心得哭個不停。劉邦一看戚姬淚眼汪汪的模樣,一方面開導她不要傷心,一方面又要讓她跳舞自己唱歌,以分散心中不快。他對戚姬說,「為我楚舞,吾為若楚歌。」傷心不已的戚姬,聽了劉邦話,只好強忍悲傷,起身舞蹈。劉邦為了轉移戚姬情緒,也放聲唱道:「鴻鵠高飛,一舉千里。羽翮已就,橫絕四海。橫絕四海,當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劉邦唱罷,頗為失望的戚姬,更是悲痛欲絕,再度難過得「噓唏流涕」。歷史到了唐朝,大詩人白居易在其《答四皓廟》詩中寫道:「前瞻惠太子,左右生羽儀。卻顧戚夫人,楚舞無光輝。」意思說戚夫人動人的舞姿,此時在劉邦面前,是何等蒼白無奈!

  讓劉盈倍感欣慰的是,由於母親呂雉多方運作,自己終於幸運地保住了太子之位。公元前195年(漢十二年),劉邦逝世後,從小在田間地頭玩耍並幹些農活的劉盈,又如願繼承了帝位,是為漢惠帝。

  劉盈坐上帝位後,母親呂雉順理成章地坐上了皇太后之位。不過,深知兒子性格懦弱而專權慾望強烈的呂後,知道他難以承擔帝王重任,乾脆由她稱制。果然,大權到手後,呂太后心腸頓時變得十分殘忍。為了一報當初因戚夫人受到冷落,以及兒子劉盈差點被戚姬兒子劉如意取代,自己也差點和皇太后失之交臂之仇,呂雉立時將屠刀對準了戚姬。

  呂雉的報復非常殘忍。她先讓人將戚姬關在永巷,然後指使人強行為她剃光頭髮,又用鐵鏈拴住脖子,穿上土紅色粗布囚衣,成天不停地舂米。以此對這位不幸的女人,從精神、心靈包括肉體上進行侮辱摧殘。「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鉗衣赭衣,令舂。」可憐而又無助的戚姬,被關在黑暗狹小的房子裡面,一天天地聽任呂後折磨。為了排遣心中悲憤,戚姬一邊舂米一邊歌唱,借此發洩心中痛苦鬱悶。她在歌中唱道:「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女(汝)?」意思說,我兒子封為王,而我自己卻被關起來,從早到晚做苦工,這種生不如死的苦楚,誰能說給我兒子呀。呂雉得知戚夫人對自己不滿,頓時勃然大怒,「太后聞之大怒。」並對人說,你看就她現在這個樣,還想指望兒子幫她,實在沒門。「乃欲倚女(汝)子邪?」你等著瞧吧,看你兒子能不能救你。

  如日中天的呂後,本來早就想對已經封為趙王的劉如意下手。戚姬淒慘的歌聲,更加激怒了她那顆復仇之心。呂雉很快又將矛頭對準差點壞了兒子劉盈太子事的劉如意,準備早點將他一殺了之。呂後於是下令,要劉如意立即返回京師長安,「乃召趙王誅之。」早已被安排在封國的劉如意,得到呂後要他回長安的消息,就和時為趙相的周昌商量如何應對。原來,劉如意後來去封地時,由於只有十多歲,劉邦擔心他死後,劉如意肯定逃不出呂後的魔爪,「上憂萬歲之後不全也。」於是特意讓呂後、劉盈、群臣「素所敬憚」的御史大夫周昌為相,保護劉如意。深知呂後野心的周昌,認為此行肯定凶多吉少,再三勸他不要去送死。「使者三反,趙相周昌不遣。」周昌為此對使者說:「高帝屬臣趙王,趙王年少,竊聞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趙王並誅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詔。」(《資治通鑒》卷12)呂後得知周昌從中阻梗時,十分生氣,「太后怒,先使人召昌。」周昌無奈之下到了長安後,呂後馬上派人「復召趙王」。劉如意沒辦法,只好來到長安。心底善良的劉盈,知道母后三番五次召回劉如意,目的就是要殺掉他。為了保護這位同父異母弟弟免遭不測,劉盈親自到長安城外迎接。劉如意在長安住下後,劉盈和他更是形影不離。「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趙王霸上,入宮,挾與起居飲食。」由於劉盈和劉如意成天在一起,呂後一直沒有找到下手機會。呂後雖然一時不能得手,但要除掉劉如意的決心,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放棄改變。這位報復心極強的女人,一直在等候和尋找機會。

  幾個月過去了,呂後左等右等,終於等來了下手之機。這天,劉盈早早地起來,外出練習騎射,而劉如意還沒有起床。一直讓人監視他的呂後,得知這一情況,很快讓人毒死了劉如意。「帝晨出射,趙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獨居,使人持鴆飲之。」劉盈騎射回來,弟弟劉如意早已成為一具殭屍。

  關於劉如意之死,《史記》和《漢書》中都說是呂後派人毒死的。唯晉人葛洪在《西京雜記》中,卻說是被呂後讓人在被窩勒死的。「呂後命力士於被中縊殺之。」劉如意死後,呂後一開始還不放心,讓人將他屍體拉過來親眼看了,這才確信劉如意死了。「呂後之不信,以綠囊盛之,載以小軿車入見,乃厚賜力士。」直接勒死劉如意的兇手,曾是東郭門外的一個官奴。劉盈後來打聽到這個幫兇,背著母后將他殺了,「腰斬之」。以上兩種說法細節雖然不同,但劉如意死於呂後之手,這一點則毫無疑問。

  劉如意被呂後害死後,心腸狠毒的呂後,立馬將屠刀對準了戚姬。呂後不是將戚夫人一刀殺死,而是以聞所未聞的殘忍手段,讓她在無法忍受的極端痛苦中,慢慢死去。她先讓人砍斷戚夫人手足,再挖掉雙眼,又用毒藥熏聾耳朵,最後強行為她灌下致人不能說話的啞藥。「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喑藥。」經過這番滅絕人性的殘酷折磨,呂後將失去手足,不能動彈,雙耳聽不見,兩眼看不著,渾身上下血肉模糊,傷痕斑斑的戚夫人,扔進廁所,「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

  幾個月過去了,呂後左等右等,終於等來了下手之機。這天,劉盈早早地起來,外出練習騎射,而劉如意還沒有起床。一直讓人監視他的呂後,得知這一情況,很快讓人毒死了劉如意。「帝晨出射,趙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獨居,使人持鴆飲之。」劉盈騎射回來,弟弟劉如意早已成為一具殭屍。

  關於劉如意之死,《史記》和《漢書》中都說是呂後派人毒死的。唯晉人葛洪在《西京雜記》中,卻說是被呂後讓人在被窩勒死的。「呂後命力士於被中縊殺之。」劉如意死後,呂後一開始還不放心,讓人將他屍體拉過來親眼看了,這才確信劉如意死了。「呂後之不信,以綠囊盛之,載以小軿車入見,乃厚賜力士。」直接勒死劉如意的兇手,曾是東郭門外的一個官奴。劉盈後來打聽到這個幫兇,背著母后將他殺了,「腰斬之」。以上兩種說法細節雖然不同,但劉如意死於呂後之手,這一點則毫無疑問。

  劉如意被呂後害死後,心腸狠毒的呂後,立馬將屠刀對準了戚姬。呂後不是將戚夫人一刀殺死,而是以聞所未聞的殘忍手段,讓她在無法忍受的極端痛苦中,慢慢死去。她先讓人砍斷戚夫人手足,再挖掉雙眼,又用毒藥熏聾耳朵,最後強行為她灌下致人不能說話的啞藥。「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喑藥。」經過這番滅絕人性的殘酷折磨,呂後將失去手足,不能動彈,雙耳聽不見,兩眼看不著,渾身上下血肉模糊,傷痕斑斑的戚夫人,扔進廁所,「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

  心理已經嚴重扭曲變態的呂後,將戚夫人迫害折磨得不成人樣後,竟然叫身為皇帝的兒子劉盈,去看被她折磨成所謂「人豬」的戚夫人,「乃召惠帝視『人彘』」。當劉盈見了面目全非的戚夫人,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這位血肉模糊,四肢殘缺的身軀,就是父親生前寵愛的人。劉盈通過詢問別人,得知這確實就是戚夫人時,竟然當場嚇得大哭。「帝視而問知其戚夫人,乃大哭。」戚夫人備受創傷的殘疾之軀,對劉盈心靈和精神刺激很大。受此驚嚇刺激,年紀輕輕的劉盈,當即大病不起。直到一年後,身體和精神還沒有恢復正常。每當劉盈想起這一慘不忍睹的場面,心裡總是十分不安。一天,劉盈忍無可忍,終於讓人轉告母后,說這種殘忍的事,簡直就不是人幹的。而我作為太后兒子,連父親寵愛的人和弟弟都保護不了,還能治理天下嗎?「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復治天下。」從此,精神和心理徹底崩潰的劉盈,面對母后淫威,只好成天靠飲酒作樂打發時光。對於朝政大事,再也不去過問,一任母后折騰。7年後,在母后陰影下實為傀儡的劉盈,終於在抑鬱中離開了人間。

  當初呂後費盡心機要保住兒子的皇太子,目的就是要他稱帝,同時由自己稱制專權。果然劉盈病死後,還想繼續專權的呂後,對兒子之死一點不感到傷心。呂後乾哭著就是沒有眼淚,「太后發喪,哭而泣不下。」這一點,連張良15歲的兒子、時任侍中的張辟強也看了出來。這位頭腦聰明的小伙子,故意問丞相陳平,太后就這麼一個兒子,如今死了,你看她一點也不傷心,這是什麼原因?「太后獨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陳平說他也不知道原因。張辟強又對他說,這是因為劉盈沒有一個年齡大點的兒子(劉盈死時才24歲),所以她怕你們這些正直大臣。因此,這時她心裡還不知在打什麼鬼算盤。依我看,只要讓她將娘家兄長子侄們都安排任要職,才能讓她放心,同時也不至於以後排擠你們。「帝無壯子,太后畏君等。今請拜呂台、呂產為將,將兵居南北軍,及諸呂皆官,居中用事。如此則太后心安,君等幸脫禍矣。」張辟強之所以這麼說,實際上是用緩兵之計,想保住眾大臣。陳平聽了他意見,然後又告訴給了呂後。不明真相的呂後,一聽果然哭得十分傷心。「丞相如辟強計請之,太后說,其哭乃哀。呂氏權由此起。」

  為了自己能夠繼續控制朝政大權,劉盈死後,呂後又立「孝惠後宮子(劉某)為帝,太后臨朝稱制。」為了防止劉邦其他兒子爭權,呂後連殺了劉邦兒子趙幽王劉友、趙王劉恢及燕王劉建。「孝惠崩,高後用事,春秋高,聽諸呂,擅廢帝更立,又比殺三趙王。」不僅如此,呂後還不顧劉邦臨生前立下的不許封異姓為王的規矩,遂立大哥呂澤之子呂台為呂王,呂台弟呂產為梁王,二哥呂釋之子呂祿為趙王,呂台之子呂通為燕王,又封諸呂其他6人皆為列侯,追尊父親呂公為呂宣王。

  安排好這一切,呂後立即又將屠刀對準了小孫子、少帝劉某。如果說當初呂後迫害折磨劉如意母子,是出於因他們才使得自己失寵和兒子劉盈差點被廢掉太子的瘋狂報復,那麼她的孫子、劉盈太子劉某,則因為長大知道自己身世後,發了幾句牢騷,所以呂後對他也不放過。結果,這個被奶奶扶上台的小帝王,最終又在奶奶製造的悲劇中,很快結束了短暫生命。

  關於劉盈太子劉某的不幸,還得從劉盈親外甥女、後來成為他的皇后張嫣說起。張嫣能夠進入後宮並成為舅舅皇后,這出荒誕醜劇的導演者不是別人,正是她那位野心勃勃、權欲極為強烈的外婆呂後。

  張嫣的母親,是呂後和劉邦的女兒魯元公主。魯元公主長大後,嫁給張敖為妻。張敖之父張耳,在陳勝領導的推翻秦王朝起義大軍中,也是一位頗有影響的重要人物。劉邦建立漢朝後,張耳被封為趙王,「漢立張耳為趙王。」張耳之子張敖,也因隨父參加反秦起義,「嗣立為趙王。」因為這些原因,劉邦便將愛女魯元公主,嫁給張敖為夫人。

  為了自己能夠繼續控制朝政大權,劉盈死後,呂後又立「孝惠後宮子(劉某)為帝,太后臨朝稱制。」為了防止劉邦其他兒子爭權,呂後連殺了劉邦兒子趙幽王劉友、趙王劉恢及燕王劉建。「孝惠崩,高後用事,春秋高,聽諸呂,擅廢帝更立,又比殺三趙王。」不僅如此,呂後還不顧劉邦臨生前立下的不許封異姓為王的規矩,遂立大哥呂澤之子呂台為呂王,呂台弟呂產為梁王,二哥呂釋之子呂祿為趙王,呂台之子呂通為燕王,又封諸呂其他6人皆為列侯,追尊父親呂公為呂宣王。

  安排好這一切,呂後立即又將屠刀對準了小孫子、少帝劉某。如果說當初呂後迫害折磨劉如意母子,是出於因他們才使得自己失寵和兒子劉盈差點被廢掉太子的瘋狂報復,那麼她的孫子、劉盈太子劉某,則因為長大知道自己身世後,發了幾句牢騷,所以呂後對他也不放過。結果,這個被奶奶扶上台的小帝王,最終又在奶奶製造的悲劇中,很快結束了短暫生命。

  關於劉盈太子劉某的不幸,還得從劉盈親外甥女、後來成為他的皇后張嫣說起。張嫣能夠進入後宮並成為舅舅皇后,這出荒誕醜劇的導演者不是別人,正是她那位野心勃勃、權欲極為強烈的外婆呂後。

  張嫣的母親,是呂後和劉邦的女兒魯元公主。魯元公主長大後,嫁給張敖為妻。張敖之父張耳,在陳勝領導的推翻秦王朝起義大軍中,也是一位頗有影響的重要人物。劉邦建立漢朝後,張耳被封為趙王,「漢立張耳為趙王。」張耳之子張敖,也因隨父參加反秦起義,「嗣立為趙王。」因為這些原因,劉邦便將愛女魯元公主,嫁給張敖為夫人。

  劉盈繼位後,呂後為了使自己親族跟著沾光,便不管輩份人倫和兒子同意與否,由她一手做主,硬將外孫女張嫣納為兒子皇后。「呂太后欲為重親,以公主女配帝為皇后。」當時張嫣才8歲,還是個啥都不懂的小孩。從倫理方面看,呂後讓外孫女為兒子當皇后,實在是令天下人恥笑的亂倫醜事。但是,為了能保持自家人統治權,呂後也就不管這些。公元前191年(漢惠帝四年),就在劉盈嗣位的第四年,21歲的劉盈便在母后一手安排下,冊立年僅12歲的小外甥女張嫣為皇后。

  小張嫣雖然成了皇后,但由於年齡小,身體尚未發育成熟,劉盈對她並不感興趣。也許是嫌張嫣年齡太小,也許是礙於外甥女這層關係,時已成年的劉盈,和張嫣並沒有夫妻生活。劉盈一方面通過和宮女們苟合,一方面通過和男寵同性戀,來滿足自己慾望。一心盼望張嫣生個皇子的呂後,雖然急不可待,但張嫣卻一直沒有生下皇子。呂後「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歷史的經驗一再表明,一位皇后,如果生不下皇子,其皇后生涯,就有可能很快結束。盼張嫣早日生個皇子無望的呂後,雖然一時不好廢了外孫女後位,但她卻採取偷梁換柱的手段,為自己和張嫣,包括兒子劉盈,挽回了一點面子。   原來,當時有一名和劉盈苟合過的宮女,正好懷孕待產。呂後得知後,就讓張嫣假裝懷孕。待那名宮女生子後,呂後讓人殘忍地將這名宮女殺了,並將她的兒子謊稱為張嫣之子。「乃使陽為有身,取後宮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這個被立為太子的小男孩,便是後來如同呂後手中羔羊的少帝劉某。公元前188年(漢惠帝七年),年方24歲的劉盈病逝後,「太子立為帝。」呂後名義上立只有幾歲小孩為帝,15歲的張嫣為皇太后,但漢王朝統治大權,從此實際上真正落在了她手中。

  隨著時光穿梭,一天天長大的劉某,得知自己並非張嫣之子,以及生母為奶奶呂後所害真相,非常傷心。從此暗下決心,發誓一定要為母親報仇。「帝壯,或聞其母死,非真皇后子,乃出言曰:『後安能殺吾母而名我?我未壯,壯即為變。』」(《史記》卷9)幼稚天真的劉某何曾想到,他哪裡是奶奶呂後對手。果然,呂後一聽這事,當即讓人將劉某關起來。並對外謊稱其有病,不讓大臣見他。「太后聞而患之,恐其為亂,乃幽之永巷中,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見。」沒幾天,呂後就將這只被她玩弄夠了的羔羊毫不留情地殺了。「帝廢位,太后(呂雉)幽殺之。」

  公元前180年(漢高後八年),62歲的呂後終於一病不起。呂後去世後,由於她多年經營恩庇,勢力強大的呂氏家族,在朝臣強烈憤慨聲中,受到毀滅性打擊。就在她剛一離開人世,早已看出其野心的太尉周勃和丞相陳平,以及劉邦孫子、朱虛侯劉章(齊悼惠王劉肥之子)等,毫不客氣將呂氏勢力一網打盡。「共誅產、祿,悉捕諸呂男女,無少長皆斬之。」之後周勃、陳平等共謀,迎立劉邦之子、代王劉恆為孝文帝。漢王朝從此翻開了新的一頁,進入了輝煌的「文景之治」時期。

  呂後雖然死了,但因為她貪權和殘忍導演的這一幕幕慘劇,使得兒子惠帝劉盈和孫子少帝劉某,直接成了她的犧牲品。

  縱觀劉盈太子經歷,應該說,矛盾的焦點雖然和劉邦出爾反爾有關,但實質卻是統治集團內部,各種力量為了爭奪統治權的較量。對於劉邦來說,他之所以能在群雄爭霸中取勝,關鍵是他能重用成就天下的人才。然而,真正取得天下後,為了保住既得利益,他卻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劉邦也想選擇一位真正具有才幹的兒子為接班人,而殘酷的現實,卻又使得他不能按自己意願去做。結果,因為他的猶豫困惑,使得統治集團內部爭奪太子之位的矛盾,日益尖銳突出,最終使得劉如意包括很多正直大臣,死在了他的手中。

  當然,呂雉這個先貧後貴的女人,也算得上是個政治家。在劉邦奪取天下時,她曾為夫君多次出謀劃策。臨朝稱制並掌握並王朝權柄期間,又及時採取了休養生息,減輕百姓負擔,廢除苛刻法令,尤以廢除「罪之重者戮及三族,過誤之語以為妖言」的 「三族罪」和「妖言令」,甚為天下稱道。對此,《史記》和《漢書》作者,都給予了一定的肯定,認為「高後女主制政,不出房闥,而天下晏然,刑罰罕用,民務稼穡,衣食滋殖。」然而呂雉畢竟又是一位封建統治集團的重要人物,因為她權力慾望強烈,以及私心太重,才在漢王室釀成了許多慘劇,成了一位雙手沾滿鮮血的劊子手。很多大臣,包括劉邦愛姬和好幾個兒子,都被她殘忍地殺掉了。這一點,無論如何是不能饒恕的。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