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三國士族真的是個毫無貢獻的階級? | 陽光歷史

 

A-A+

歷史解密:三國士族真的是個毫無貢獻的階級?

2016年04月19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60 次

  門閥士族是從東漢末年到唐朝末年的中國中堅力量,皇權和基礎人民的紐帶和橋樑。

  公元前後的世界的技術條件是沒有辦法維持一個以自耕農為基礎的大一統帝國的。知識太昂貴,不可避免的集中到一小部分手中,皇帝要想挑選官吏,只能從這個群體裡面選,這個趨勢到了西漢末期已經不可阻擋了,劉秀起家就是靠的這個群體。這一批人就成了三世紀帝國崩潰後歷史舞台的主角。

  皇帝當然不滿意這個現狀,所以他們嘗試過用宦官(東漢)、王族(西晉)來制衡他,以維持帝國的統一,但是他們都失敗了。士族政治在東晉達到了頂點。

  但是到了南北朝中後期,伴隨著技術的發展,庶族地主開始崛起。皇權有了其他的選擇,士族開始逐漸變成花瓶,儘管他們依然為世人所重。

  隨著造紙術和印刷術的普及,到了唐宋時期,他們就離開了歷史舞台。

  作為一個群體,他們有功績,我們民族的燦爛文明有他們的貢獻。他們也有罪惡,三世紀到六世紀是中國最黑暗的時代。

  第一,他們在漢末的強大建立在皇權衰弱的基礎上,皇帝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第二,他們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經濟背景是東漢中期以來的莊園主經濟,朝廷很難直接從農民那裡收稅,只能通過這些人。

  第三,他們在漢末曹魏西晉繼續走向強大——有幾次挫折,但都不致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但西晉時期的門閥士人政治極度不成熟,和皇權相互敵視,整個階層處於過度膨脹狀態,完全高估了占田制帶來的收益,甚至連高估都稱不上,他們乾脆沒有對未來的預估,於是玩爆了。

  第四,西晉垮台後,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的北方士族才最終走向成熟,南方士族由於缺乏這種慘烈的,大開大合式的洗牌,沿著西晉的畸形軌道走向變態和完蛋。

  第五,北方大族和皇權在西魏後期形成了最終的均衡,北方軍隊至此具備了一統天下的條件。

  第六,隋朝大一統後,強勢的皇權發明了科舉制,進一步削弱了大族力量,大族和皇權的平衡意味著盛世,不平衡意味著崩潰。

  第七,唐朝中期以後,江東被開發,新的農業生產技術以及盛世帶來的人口最終促使莊園主經濟走向終結,經濟基礎不復存在以後,殘存的貴族高門慢慢走到了一個叫白馬驛的渡口,然後,被代表寒族力量的李振直接清洗。

  第八,宋以後,人口進一步膨脹,連成片的土地越來越少,中國正式進入第三個經濟階段——即寒族地主經濟階段,這一時期,人均的土地面積變得更少,中國人的土地開發已經蔓延到雲貴高原的梯田,農民戰爭也變得更加慘烈。

  對於這樣一個離開歷史舞台的群體應該持什麼樣的看法呢?我們中國人早就給出了答案。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君子之澤,五世當斬」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