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帥張學良:為什麼那麼多女人對他癡情一生? | 陽光歷史

 

A-A+

少帥張學良:為什麼那麼多女人對他癡情一生?

2016年01月16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651 次

  沒有張學良,就沒有西安事變,就沒有國共合作抗日,中國抗戰的進程也許就是另一番風貌,然而,今人提及張學良,更多的會關注他的個人生活方面,尤其是他的感情史,他的十一個情婦,他與於鳳至的結髮之義,與趙四小姐的相濡以沫,與宋美齡的深情厚誼,他的情人,從國內到國外,如墨索里尼的女兒,都是極不簡單的女性。

  那麼,少帥張學良到底有怎樣的魅力,會令那麼多女性為他念念不忘呢?

  將張學良的女人緣全部歸功於高富帥,是說不過去的,像宋美齡、蔣士雲,都是政界比較厲害的女性,一般淺薄的小白臉肯定不是她們的菜,而結髮妻子於鳳至是正牌的大家閨秀,也是見多識廣,至於趙四小姐趙一荻,那也是政要的千金,其父趙慶華位至交通次長,也不是庸常脂粉。

  總體來說,少帥讓女人們趨之如騖的緣由還是他的人格魅力。

  首先,張學良是個胸懷坦蕩的人,和一般政客的兩面三刀,爾虞我詐有本質的區別。張作霖被殺,日本人軟硬兼施拉攏他,他一個東北易幟,宣佈服從國民政府,讓日本人死了心。當時老蔣正在中原大戰,張學良這一舉動,那是雪中送炭啊,可是,歸順國民政府以後,張學良看不慣蔣介石濫殺學生,認為放著日本人不打,怎麼能打手無寸鐵的學生?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不顧勸阻,堅持親自送蔣介石回南京,用他自己的話說,我一不為名,二不為利,就是希望國民黨不要再和共產黨打了。

  結果,蔣介石出爾反爾,扣押了他,並且軟禁終身。從民族大義上說,國人是永遠感謝張學良的。據說當年在南京審判張學良的時候,蔣士雲和丈夫千方百計拿到了一張旁聽票,親眼目睹了少帥的大義凜然。直至九十多歲的高齡,蔣士雲仍然是少帥的紅顏知己。

  對於蔣的背諾,宋美齡一直耿耿於懷,到了台灣後,蔣甚至一度要殺他,宋美齡威脅蔣說,如果,你敢殺了他,我就離開台灣,把你的內幕公之於眾。

  張學良曾經說,只要宋美齡活一天,我就能活一天。正是由於第一夫人的庇護,少帥的幽居生活才有那麼一點保障。

  於鳳至是張學良的結髮妻子,張學良並不喜歡她,他曾經對於鳳至說,你不應該嫁給我,你是個賢妻良母。於鳳至在生第三個孩子時,病重,家人讓他娶於鳳至的侄女,便於將來照顧幾個孩子,張學良堅決不同意,現在她生死未卜,我就娶妻,不是催她早死嗎?

  後來,於鳳至的病好了,帶孩子到英國留學,西安事變後,她立刻回國,向宋美齡求情,一路輾轉數省,陪著張學良坐牢。到了晚年,她在美國買下了明星泰勒的舊居,對人說,將來少帥獲得了自由,這房子就作為他和趙綺霞共度晚年的地方。臨死之前,她還在自己墓旁邊為張學良留下一個位置。雖然兩人已經離婚多年。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不顧勸阻,堅持親自送蔣介石回南京,用他自己的話說,我一不為名,二不為利,就是希望國民黨不要再和共產黨打了。

  結果,蔣介石出爾反爾,扣押了他,並且軟禁終身。從民族大義上說,國人是永遠感謝張學良的。據說當年在南京審判張學良的時候,蔣士雲和丈夫千方百計拿到了一張旁聽票,親眼目睹了少帥的大義凜然。直至九十多歲的高齡,蔣士雲仍然是少帥的紅顏知己。

  對於蔣的背諾,宋美齡一直耿耿於懷,到了台灣後,蔣甚至一度要殺他,宋美齡威脅蔣說,如果,你敢殺了他,我就離開台灣,把你的內幕公之於眾。

  張學良曾經說,只要宋美齡活一天,我就能活一天。正是由於第一夫人的庇護,少帥的幽居生活才有那麼一點保障。

  於鳳至是張學良的結髮妻子,張學良並不喜歡她,他曾經對於鳳至說,你不應該嫁給我,你是個賢妻良母。於鳳至在生第三個孩子時,病重,家人讓他娶於鳳至的侄女,便於將來照顧幾個孩子,張學良堅決不同意,現在她生死未卜,我就娶妻,不是催她早死嗎?

  後來,於鳳至的病好了,帶孩子到英國留學,西安事變後,她立刻回國,向宋美齡求情,一路輾轉數省,陪著張學良坐牢。到了晚年,她在美國買下了明星泰勒的舊居,對人說,將來少帥獲得了自由,這房子就作為他和趙綺霞共度晚年的地方。臨死之前,她還在自己墓旁邊為張學良留下一個位置。雖然兩人已經離婚多年。

  九十歲張學良自述風流史:我有十一個情婦(圖)

  我從來不追女人的,很少,沒有。可以說一兩個女人我追過,其他的我沒追過。都是女人追我。

  ——張學良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這三個女朋友的丈夫,那一個比一個不用說了,他們大概明明白白知道我跟他們的太太(的事),可是裝傻。不是沒地位,都是相當有地位的,很奇怪的。我就說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

  有一樣啊,我有勢力,和權勢這也有很大關係,我並不是仗著我權勢來,人家是因為我的權勢而來,這也很有關係。還有我就不說了,我再說這個你就明白,女人要沾上我,她就不離開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開課了,講怎麼管女人的事情啊。

  那三個女朋友是哪三個,我不說,我不說了。我告訴你這個,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國人,那個嫖的不算,花錢買的、賣淫的不算,我有十一個女朋友,情婦!我的情婦算一算有十一個。

  我跟你說一段小故事,我說過吧,不是無名小輩啊。

  我到上海的時候,我到人家裡,她家請客。她給我寫過一個紙條,我說過嗎?紙條上寫的:請你可憐可憐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給那個紙條改了兩個字,請你可憐可憐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這是誰,這不能說,不能講,這個人已經死了。

  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給我父親做部下。

  她並不是個好人,是個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我常到他家去玩去,那時我才十六歲嘛,有一天家裡沒人,她調戲我,所以我壞蛋就是從她身上學來的,我也因此看不起女人。

  我這個表嫂呀,大家都給她起個外號,說她是連長。懂得麼?她男朋友有一個連那麼多。

  我再給你講一個,我這三個裡頭的一個,她的先生是個很有錢的一個商人,相當有錢。我跟他太太來往,他太太是中式女校的學生,上海一個女校的學生,我跟他太太來往。我專門講「春兒」的故事了呵,他的太太陪著我玩,常常兩個人開著汽車。

  有這麼一天,我到他家裡去,在 客廳兩個人衣服都脫了,兩個人剛脫了,她跑了。她跟我講啊,她說所謂的她丈夫,實際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發生關係了,她離不開他了。那麼她就是她姐夫的外家,所以我就跟她倆玩,差不多就(發)生關係了嘛,她跑了。

  (後來)她回來問我,我不好意思,我怎麼說?我這人很規矩啊,這個地方向來我不強迫女人的,以後我就不來往了,我就不找她了。

  過了兩年多了,她有一天上我這來,找我來了。她來了,我跟她開玩笑,我說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來的。她丈夫姓齊,我說你來你丈夫知道麼?咱倆的事你跟你丈夫說過麼?你丈夫呢?她說他讓我來的。我說他讓你來的,當然就可以公開了,沒事了。

  我就說這三個特別的,這個是她丈夫有點事求我,這個事情給他解決了,解決以後,她丈夫跟她倆來謝我了,我跟她丈夫開玩笑,我說你別謝了,你也有代價的。她丈夫也笑了。

  另外一個更奇怪了,另外一個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的,他看出來了,後來我和他太太發生關係了。她自己告訴我,她說他跟我講啊,你跟小張兩個人玩要小心啊,這個傢伙靠不住的。她說我撲哧笑了。還有什麼靠不住的,都已經發生關係了!

  她丈夫差不多也知道,很奇怪的,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很奇怪,我打電話,她丈夫說你接電話吧,有你一個好朋友來電話。

  我在電話裡都聽見了。

  我給你講一個真的故事,你不講心理學,你就不知道這男人的事情,很奇怪。

  有這麼一個真實故事,還有首詩呢。他這個人吶,他這(兩)個太太,一個姐姐,一個妹妹,我這是親眼看見的。他姓蘇,大伙就管他叫蘇大個子,他的兩個太太,姐妹兩個,隨便跟人家搞,他不管。我親眼看見過,那時候我還年輕呢,十幾歲的時候,他請我吃飯,我親眼看見他太太,人家吃飯的時候,他太太就像一般的姑娘坐到人家大腿上,他的第二個太太,就是那個妹妹,飯還沒吃完,她們倆就走了。那時就覺得不是好事,她們倆就走了,待一會她們倆回來了,一點也不在乎。他也一點不在乎。

  我再給你講一個,我這三個裡頭的一個,她的先生是個很有錢的一個商人,相當有錢。我跟他太太來往,他太太是中式女校的學生,上海一個女校的學生,我跟他太太來往。我專門講「春兒」的故事了呵,他的太太陪著我玩,常常兩個人開著汽車。

  有這麼一天,我到他家裡去,在 客廳兩個人衣服都脫了,兩個人剛脫了,她跑了。她跟我講啊,她說所謂的她丈夫,實際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發生關係了,她離不開他了。那麼她就是她姐夫的外家,所以我就跟她倆玩,差不多就(發)生關係了嘛,她跑了。

  (後來)她回來問我,我不好意思,我怎麼說?我這人很規矩啊,這個地方向來我不強迫女人的,以後我就不來往了,我就不找她了。

  過了兩年多了,她有一天上我這來,找我來了。她來了,我跟她開玩笑,我說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來的。她丈夫姓齊,我說你來你丈夫知道麼?咱倆的事你跟你丈夫說過麼?你丈夫呢?她說他讓我來的。我說他讓你來的,當然就可以公開了,沒事了。

  我就說這三個特別的,這個是她丈夫有點事求我,這個事情給他解決了,解決以後,她丈夫跟她倆來謝我了,我跟她丈夫開玩笑,我說你別謝了,你也有代價的。她丈夫也笑了。

  另外一個更奇怪了,另外一個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的,他看出來了,後來我和他太太發生關係了。她自己告訴我,她說他跟我講啊,你跟小張兩個人玩要小心啊,這個傢伙靠不住的。她說我撲哧笑了。還有什麼靠不住的,都已經發生關係了!

  她丈夫差不多也知道,很奇怪的,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很奇怪,我打電話,她丈夫說你接電話吧,有你一個好朋友來電話。

  我在電話裡都聽見了。

  我給你講一個真的故事,你不講心理學,你就不知道這男人的事情,很奇怪。

  有這麼一個真實故事,還有首詩呢。他這個人吶,他這(兩)個太太,一個姐姐,一個妹妹,我這是親眼看見的。他姓蘇,大伙就管他叫蘇大個子,他的兩個太太,姐妹兩個,隨便跟人家搞,他不管。我親眼看見過,那時候我還年輕呢,十幾歲的時候,他請我吃飯,我親眼看見他太太,人家吃飯的時候,他太太就像一般的姑娘坐到人家大腿上,他的第二個太太,就是那個妹妹,飯還沒吃完,她們倆就走了。那時就覺得不是好事,她們倆就走了,待一會她們倆回來了,一點也不在乎。他也一點不在乎。

  這還不是最奇怪的,後面的事情更難讓人理解了,這個姓蘇的人已經死了,病死了,兩個太太都自盡了。那這是怎麼個事兒?讓人不能理解,不明白。丈夫死了,(這)兩個人都死了。你說這是什麼道理?所以這人吶,有些個事情你不知道底細,你沒法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個事情。你說這究竟是怎麼個道理?他怎麼就兩個人都自殺?一個人自殺還不行,姐妹兩個人都自殺了。

  男女關係要說保守,也要看是怎麼個情況。我跟你講,這個事情,我現在常常說這麼一句話,人就是一張紙蒙住臉,別把那張紙揭開,你要揭開了,那後幕就不定是怎麼回事,你別揭開。仁義道德,就歷史上那個理學家呀,你知道那個理學家的故事?宋朝的,我忘了是誰,他就是跟他侄女兩個人。那還是理學家呢,和他自己的親侄女,是誰我忘記了,說不出來了。

  人就是一張紙,你別揭穿,你要揭穿就那麼回事。

  有句誰說的話,也很有意思,你知道清朝的大儒紀曉嵐他說的話嗎?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其餘無可無不可。這是紀曉嵐說的話。

  在西山,康熙皇帝就問他,你怎麼了,怎麼回事?

  哎呀,老臣吶,好久沒回家了。

  他好多日子沒回家了,康熙怎麼樣?就賜給他兩個宮女。倆宮女陪他,你說這紀曉嵐的事兒。

  我現在就是張狂。

  我這人最好扯的,什麼話都扯。要是沒有太太、沒有女人,我更會扯淡,喝點兒酒(太太)就警告我說你不要再扯淡了。人家說老要張狂少要穩,我現在就是張狂。

  天氣熱了,我前一段感冒就是因為脫衣服感冒的,老了,歲數大了!

  我現在我不好意思說,我接觸了十一個人,這十一個人都是正經人吶。我接觸的一個小姐,我不能說這個小姐是誰,那簡直淫蕩極了,我沒看見過這樣的人吶,跟這個一般的姑娘不一樣,我從來沒看見過這個。我不能說她名字,這個人簡直啊,我跟你說她淫蕩到什麼程度,她每一回見我面,不管在誰家,她一定要來這個。

  她這人奇怪了,她從來不跟我說實話,後來我並不太喜歡她。

  那我說你跟什麼人學來的?她就不說,不說啊!我這人最不喜歡人家不跟我說實話了。我喜歡女人我問她事,她就告訴我,我就喜歡。她不告訴我實話,我說算了,我不讓你說了。

  這個人那簡直是,我所接觸的女人,就是賣淫婦都有,(但)都沒有她這麼淫蕩。我說這話,就是(說)這人和別人不一樣的。

  我有一次去跟她告別,我要走了,就去看她,見她一下,我說我要回東北去了。我剛要走,她說你就這麼走了?非要來這個不可,你說這人奇怪不奇怪?

  她需要,她一定需要,當然我也曉得她一定旁的男人還有,但是,她絕對不告訴我別的男人誰,我想不明白她怎麼會這樣。

  後來這個人更好玩,我給她拿錢,把她送到美國去了,她跟老先生就是蔣先生的那個親戚,在一個船上。後來她回國了,到美國唸書回來了,她是上海中學的學生,她回來了,我到旅館去看她,她頭一件事就要求這個事。我跟她說你到美國還不有的是男朋友嗎?你怎麼解決呢?她說那你管我怎麼解決呢?

  我說,這個性慾高不高男女也不一樣,我看她大概非常需要。

  我跟你講,這人吶,我想我這個人也是天生的不同。這人的年齡、生活不同,對男女關係的要求也不同。

  我這人最好扯的,什麼話都扯。要是沒有太太、沒有女人,我更會扯淡,喝點兒酒(太太)就警告我說你不要再扯淡了。人家說老要張狂少要穩,我現在就是張狂。

  天氣熱了,我前一段感冒就是因為脫衣服感冒的,老了,歲數大了!

  我現在我不好意思說,我接觸了十一個人,這十一個人都是正經人吶。我接觸的一個小姐,我不能說這個小姐是誰,那簡直淫蕩極了,我沒看見過這樣的人吶,跟這個一般的姑娘不一樣,我從來沒看見過這個。我不能說她名字,這個人簡直啊,我跟你說她淫蕩到什麼程度,她每一回見我面,不管在誰家,她一定要來這個。

  她這人奇怪了,她從來不跟我說實話,後來我並不太喜歡她。

  那我說你跟什麼人學來的?她就不說,不說啊!我這人最不喜歡人家不跟我說實話了。我喜歡女人我問她事,她就告訴我,我就喜歡。她不告訴我實話,我說算了,我不讓你說了。

  這個人那簡直是,我所接觸的女人,就是賣淫婦都有,(但)都沒有她這麼淫蕩。我說這話,就是(說)這人和別人不一樣的。

  我有一次去跟她告別,我要走了,就去看她,見她一下,我說我要回東北去了。我剛要走,她說你就這麼走了?非要來這個不可,你說這人奇怪不奇怪?

  她需要,她一定需要,當然我也曉得她一定旁的男人還有,但是,她絕對不告訴我別的男人誰,我想不明白她怎麼會這樣。

  後來這個人更好玩,我給她拿錢,把她送到美國去了,她跟老先生就是蔣先生的那個親戚,在一個船上。後來她回國了,到美國唸書回來了,她是上海中學的學生,她回來了,我到旅館去看她,她頭一件事就要求這個事。我跟她說你到美國還不有的是男朋友嗎?你怎麼解決呢?她說那你管我怎麼解決呢?

  我說,這個性慾高不高男女也不一樣,我看她大概非常需要。

  我跟你講,這人吶,我想我這個人也是天生的不同。這人的年齡、生活不同,對男女關係的要求也不同。

  娶趙四因宋美齡:

  張學良晚年曾寫過一首詩:「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盡英雄。我雖並非英雄漢。唯有好色似英雄。」年輕時代的張學良。確實是個多情種,他曾自詡:「平生無憾事,唯一愛女人」。

  張學良的女朋友很多,其實。他並沒有怎麼追過女人。大多是女人追他,在這方面。張作霖不管他,張學良早年常有風流韻事,人稱「花花公子」。

  我為什麼會特別「好女人」?

  我為什麼會特別喜歡女人,這也是(有)種種原因的。

  第一個原因,就是我父親也等於放縱我。我父親,他最喜歡晚上吃完晚飯以後,如果沒事,他就一個人坐在那兒喝酒,我那時候是專門找這個時候,過去陪他喝兩盅。他喝酒的時候,喜歡吃點肉,我就跟他喝兩盅。

  等他喝得多一點了,也不是全醉,只是喝得有點意思了,這事兒就好辦了。我提出要錢也好,跟他商量什麼事兒也好,就都好辦了。他有時候在我這個母親這兒(喝),有時候在我那個母親那兒(喝)。

  有一天,(父親)在我第五個母親那兒喝酒,喝著喝著他說,媽的,你這小子啊,你當我不知道你呢,你淨出去跟女人在外頭混混女人。我告訴你,玩女人可以。你可別讓女人把你玩了。

  我的五母親在旁邊說,得了吧,你兒子夠壞的了,你還教呢!

  潘鄧,你懂不懂?潘安漂亮,鄧通有錢,這是在罵人吶,都說女人喜歡「潘驢鄧小閒」,這你懂嗎?那個「閒」哇,就是能侍候女人,你得有閒功夫。我說我自己呀,這哪一樣都有了,可我就是沒有「閒」。

  但是我有一樣:權勢。還有,我年輕,我有權勢,人,還不是都喜歡權勢,可是。我也可以告慰我自個兒,我這個人,從來不加女人以權勢的。我跟女人是這樣:你要不理我,我也就不朝前(追你)了。

  還有,我十六歲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女人,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給我父親做部下。可是,他這個姨太太,並不是個好人,是個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時候,我常到他家去玩,那時我才十六歲嘛。

  有一天,家裡沒人,她就調戲我,所以我成了壞蛋,就是從她身上學來的,我也因此有些看不起女人了。我這個表嫂呀,大家後來給她起個外號,說她是「連長」。你懂得麼?她的男朋友,有一個連那麼多。

  我在外面拈花惹草太太於鳳至為何不管?

  遼源州的商務會長,就是我後來的岳父,他跟我父親非常好,他看中了我父親(的前途)。人們常說慧眼識真金,他說,我父親這人可不是個平常人,他將來一定會有作為,就這樣,我岳父和我父親就給我和我的夫人(於鳳至)訂了親家。

  我太太比我大三歲,我們那時候,(結婚之前)都要先訂親,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她長的什麼樣子,所以,我後來跟我太太就不太和氣(和諧),我不喜歡我的太太,因為我們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說,你嫁錯了人,你是賢妻良母呀,可是張學良恰好不要賢妻良母。

  但是我有一樣:權勢。還有,我年輕,我有權勢,人,還不是都喜歡權勢,可是。我也可以告慰我自個兒,我這個人,從來不加女人以權勢的。我跟女人是這樣:你要不理我,我也就不朝前(追你)了。

  還有,我十六歲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女人,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給我父親做部下。可是,他這個姨太太,並不是個好人,是個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時候,我常到他家去玩,那時我才十六歲嘛。

  有一天,家裡沒人,她就調戲我,所以我成了壞蛋,就是從她身上學來的,我也因此有些看不起女人了。我這個表嫂呀,大家後來給她起個外號,說她是「連長」。你懂得麼?她的男朋友,有一個連那麼多。

  我在外面拈花惹草太太於鳳至為何不管?

  遼源州的商務會長,就是我後來的岳父,他跟我父親非常好,他看中了我父親(的前途)。人們常說慧眼識真金,他說,我父親這人可不是個平常人,他將來一定會有作為,就這樣,我岳父和我父親就給我和我的夫人(於鳳至)訂了親家。

  我太太比我大三歲,我們那時候,(結婚之前)都要先訂親,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她長的什麼樣子,所以,我後來跟我太太就不太和氣(和諧),我不喜歡我的太太,因為我們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說,你嫁錯了人,你是賢妻良母呀,可是張學良恰好不要賢妻良母。

  為什麼?因為我是個上戰場的人,打起仗來,真不知道誰能回來、誰回不來。我太太她對我很好,怎麼好?為什麼好?我給你說說個中道理。你們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第四個孩子的時候,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就是不治之症了。

  那時候,她的母親還在,我的父親也很喜歡我的這個太太,那會兒,她病得已經差不多快死了,中外醫生都來診治,束手無策了,都說她一定要死了,那就意味著,她要給我扔下四個小孩子。於是,我岳母和我的母親,她們就商量,說我的太太有一個侄女,就要我立刻娶她的這個侄女,以便日後能照料我們的四個小孩子。

  我反對。我跟她們說,我太太她現在病得這麼重,你們真的要我現在就娶她的侄女,那不是我這邊結婚,那邊催她死嗎?那叫她心裡多難過呀?我說,這樣吧,我答應你們,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的侄女,你可以當面告訴她,她自己要願意,願意她侄女將來給她帶孩子、管孩子。但是結婚,暫時先不要結。就這樣,大家都放心了。

  後來,我太太的這個病,好了,沒死。她就為這件事,很感動,所以,從那以後,她對我也就很放縱了,不再管我了,對於我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一概不管。或許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適。

  (再後來)我太太隨我到南京,又到上海,我的太太,後來拜了宋太太(宋家三姐妹的母親)為乾娘,那時候,都興認干親,我太太就是宋老太太的乾女兒。

  我跟你說,我現在的太太。她就是這樣子。當年我到浙江溪口(1937年1月)時,蔣夫人不讓她跟著我,覺得她(四小姐)像個姨太太一樣,蔣先生也覺得(她跟著我)不是很方便。可是到了北投(張學良在台北的寓所),到了這個地方以後,蔣夫人開始變了,變得非常喜歡她。

  我後來跟她結婚,差不多就是蔣夫人的力量。我們結婚的時候,蔣公沒去,蔣夫人去了,我可以這樣說:我和四小姐能夠結婚,有蔣夫人一半的力量。因為蔣夫人非常喜歡她,當年不喜歡她,後來非常喜歡。

  我做事情,向來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我自己,我給自己下個考語:「平生無缺憾,唯一好女人」。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