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鍾書「高考」時數學僅15分為何仍被清華錄取? | 陽光歷史

 

A-A+

錢鍾書「高考」時數學僅15分為何仍被清華錄取?

2015年12月23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188 次

民國時期,出現了許多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大師,其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肯定和當時存在許多慧眼識才的伯樂和靈活的招生制度有關,從幾位名人的高考經歷,便可窺一斑而見全豹。

康白情:

因胡適以辭職要挾而被錄取

康白情(1896-1959),中國白話詩的開拓者之一,四川安岳縣人。五四時期,他和傅斯年、羅家倫、張國燾等人是北大的風雲人物,但他差一點兒連北大的門都進不去。

1917年,康白情考北大,國文和英文都考了第一,數學卻考了零分。開始北大是不肯錄取他的,後來是胡適以辭職要挾,北大才無奈地錄取了他。

羅家倫:被北大破格錄取

羅家倫(1897-1969),浙江紹興人。他自幼深受國學浸染,在童年時期,父母就對他進行啟蒙教育。在他兩歲時,母親開始教他識字、背誦短詩;長大一些後,父親常向他傳授古今詩,每天還親自選錄二三則有趣且富教育意義的典故,對他進行文學教育。由於從小就接受父母在文學方面的熏陶,加之在私塾打下良好的基礎,羅家倫具有深厚的文學素養。

然而,這也導致他極擅長文學而不擅長理科。1917年,20歲的羅家倫參加了北大招生考試,不過,他考出的成績讓人哭笑不得。當時,羅家倫的作文成績是滿分,批改試卷的胡適非常賞識他,向學校招生委員會推薦。不過,委員們在看完羅家倫的全部成績單後卻很頭疼,因為羅家倫的數學成績竟然是零分!其他各科成績也都平平。最後,主持招生會議的蔡元培校長力排眾議,以偏怪之才的定位破格錄取了羅家倫。由此,羅家倫得以進入北大,主修外國文學。

正是憑著在文學方面的突出才華,羅家倫成為「新文化運動」的旗手,他撰寫的《五四宣言》,曾經激勵廣大有為青年奮起救國。

錢鍾書:數學15分也考入清華

錢鍾書(1910-1998),江蘇無錫人。1929年夏,他以外語和國文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清華大學,國文特優,英文滿分,才華之優轟動整個清華。雖然數學只考了15分,但他的總分在清華大學正式錄取的174名男生中,位列第57名。

據《國立清華大學歷年招考大學本科學生錄取標準》刊載,1929年清華大學錄取大一新生的總平均成績為40分以上。可見,當時清華招生考試試題難度較大,考分處於40分以下的大有人在,錢鍾書的數學考15分,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吳晗:驚動多所大學名師

吳晗(1909-1969),浙江義烏人。1931年7月,他在報考北大的同時,也報考清華歷史系插班生,因為文史成績特優、排名第四(共錄取5名),被清華大學錄取,直接就讀二年級。

1927年,吳晗在浙江省立第七中學畢業後,曾任鄉村教員,後考入杭州之江大學預科,不料一年後的1928年6月,因為缺少經費,老校長費佩德辭職,新校長朱經農未到職,之江大學停辦;1929年,吳晗又考入上海吳淞私立大學——中國公學大學部預科,由於其史學功底紮實、才華凸顯,深得校長胡適的賞識。他在修讀胡適的中國文化史課程時,作業被公開發表,在學術界嶄露頭角。

1930年,胡適就任北大教授等職,吳晗追隨乃師,決計投考北大史學系。其間,經胡適引薦,吳晗到北平燕京大學圖書館做館員;1931年初,他辭去燕大臨時工作,集中備考大學。他首先報考北大,遺憾的是因數學成績過低而落選。

吳晗被清華大學錄取後,胡適函請清華校長予以關照,在文學院院長馮友蘭和歷史系主任蔣廷黻的幫助下,吳晗獲得了工讀生的最高待遇;燕大教授顧頡剛、洪煨蓮還曾勸說吳晗回到燕大,並為他在哈佛燕京學社謀到了一個職位。

吳晗的入學竟驚動了3所著名大學的文科帶頭人,足見其史學才華之出眾。

臧克家:數學0分,作文98分

臧克家(1905-2004),山東諸城人。1930年,他以數學0分,作文最高分考取了國立青島大學(今山東大學前身)。此時,臧克家已在青島大學補習班學習了半年,是因病輟學後重考。當時聞一多為青島大學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主任,新生入學考試的語文試卷他出了兩道作文題,一題是《你為什麼投考青島大學》,另一題是《雜感》,考生可任選其一。

臧克家兩道題目都做了,其中《雜感》只寫了三句話:「人生永遠追尋著幻光,但誰把幻光看作幻光,誰便沉入了無底的苦海。」正是這三句話打動了主考官聞一多,獲得了最高分——98分。聞一多先生極愛才,在其堅持下,破格錄取了臧克家,成就了一代傑出詩人。

臧克家的求學經歷比較坎坷,在考入青島大學之前,他早已於1927年考入了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即黃埔軍校。黃埔軍校廣攬精英,招考嚴格,既有筆試又有口試,考試內容,除作文、政治外,還有數學。臧克家能考取,數學成績不應太差。

大革命失敗後,他回到故鄉,不久,因受國民黨反動派迫害,逃亡東北。也許是近兩年的抱病、流亡、結婚、生子,令臧克家把數學知識都忘了。

周祖謨:答對陳寅恪的「怪題」

周祖謨(1914-1995),中國文字、音韻、訓詁、文獻學家,北京人。1932年,他18歲,從北京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中部畢業。那時候各國立大學都是分別招考的。他報考了北大中國語言文學系和清華大學英語系,都被錄取了。

北大的國文試題之一為翻譯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大概是文學院胡適院長出的題目。這首詩,他在小學曾學過,而且會背誦,所以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清華的試題很新穎,有一題是「對對子」,題目是上聯「孫行者」,要求對下聯。他當時想對的:一是王引之,二是胡適之。結果就以胡適之為對。因為適者,往也,「適」跟「行」更貼近一些。而且「適之」跟「行者」,在聲音平仄上也正相對。

他後來聽說這個題目是陳寅恪先生所出,陳寅恪看了他的答卷也頗為讚許,雖然其標準答案是「祖沖之」。

但因入讀清華每年需要用300大洋,而周家家境清貧,無力供給,最後他去了北大中國語言文學系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