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歐美政要嫖妓真相:揭秘世界上最高級賣淫集團 | 陽光歷史

 

A-A+

[圖文]歐美政要嫖妓真相:揭秘世界上最高級賣淫集團

2015年12月30日 歷史真相, 荒淫歷史人物盤點 暫無評論 閱讀 782 次




斯皮策「召妓門」醜聞的女主角

美國紐約州州長埃利奧特·斯皮策因「召妓門」醜聞曝光而黯然辭職,事件所涉及的美國「皇帝貴賓俱樂部」也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高級賣淫集團。這一醜聞也在其他地區開始發酵。日前,部分應召女郎首次披露了她們和英國政客們風流狂歡的內幕。


政要帶面具與妓女狂歡


或許,即使沒有紐約州州長埃利奧特·斯皮策深陷「召妓門」,美國「皇帝貴賓俱樂部」同樣也能在忽然間聞名全世界,因為,這一世界最著名的高級賣淫集團非富即貴的客戶遍及全世界,而且涉及歐美多國政要,誰出事都會引發世界範圍的轟動。比如,在網上就有人曝出「10號客人」就是現在大熱的歐巴馬,雖然沒有直接指名道姓,但《芝加哥論壇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已經說得很明白,該文稱,有跡象顯示這個「10號客人」曾經是一位「高級公共服務官員,甚至有可能成為美國的第一位黑人總統」。


當然,美國「皇帝貴賓俱樂部」的業務並非限於美國,其在英國的分部,「戰果」也絕對斐然。斯皮策黯然辭職後,「皇帝貴賓俱樂部」英國分部的應召女郎們向記者披露了她們和英國政客們風流狂歡的內幕。應召女郎、來自立陶宛的扎娜·布拉茲德克稱,「皇帝貴賓俱樂部」的英國客戶包括一名前內閣官員、多名議會議員、一名高級法官、英國文體界的名流以及來英國瀟灑的阿拉伯富商。


21歲的佩吉·艾什莉所曝內幕最大膽,她稱,她在英國倫敦議會大廈旁邊的賓館裡和英國政客們風流時,發現至少兩名英國議員戴著面具,那些面具讓她感到非常害怕。佩吉說:「他們如此小心是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被洩露,但這相反更激起了我的好奇,我很快就通過其他渠道瞭解到他們都是舉足輕重的英國議員。」


雖然佩吉·艾什莉沒有抖出這些議員的名字,但他們肯定因為斯皮策的東窗事發嚇得夠戧。據英國議會內幕人士稱,斯皮策下台後,一些英國政壇的大人物也擔心自己會因性醜聞而身敗名裂。美國聯邦調查局對「皇帝貴賓俱樂部」的調查,使那些偷偷召妓的英國政客們寢食難安。許多和「皇帝貴賓俱樂部」有瓜葛的英國政客,都擔心自己會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調查中受牽連,從而遭遇和斯皮策相同的噩運。


扎娜這位2006年底加入「皇帝貴賓俱樂部」英國分部的應召女郎也說:「全歐洲的『皇帝貴賓俱樂部』客戶可能都寢食難安,他們都擔心自己被聯邦調查局查出,我敢打賭,一些傢伙現在肯定嚇得發抖。」


英國首富買春砍價


「皇帝貴賓俱樂部」這樣的高級賣淫集團之所以能夠做好歐美政要的生意,是因為其中的應召女郎絕對是極品。那麼這些女孩又是如何挑選的呢?


2006年,「華盛頓頭號老鴇」黛博拉·帕爾夫雷因為要公佈客戶的名單而震驚世界。1993年起,她就在華盛頓開辦了一個大規模的「伴護公司」,專門派遣應召女郎為華盛頓地區的高官顯貴提供秘密性服務,女孩要想成為其中的應召女郎可謂相當不容易。黛博拉在「從業」的13年中,共招募過132名應召女郎,她們全都在22歲以上,接受過大學教育,而且一律都是金髮碧眼,身材婀娜,長相性感。更苛刻的是,黛博拉還規定,每名新人在正式「上崗」前,必須先與一名她親自挑選的客戶發生性關係,而且不能收取任何費用。黛博拉這樣做是為了防止警方派出的「臥底」假扮成應召女郎打探公司底細。


如此高級的妓女當然意味著客戶要付天價。一般情況下,「皇帝貴賓俱樂部」英國分部的佩吉·艾什莉為政要服務,收費是每小時1000英鎊,而且客人還經常給小費,佩吉最「幸運」的一次是4小時賺2萬英鎊,佩吉稱,「這些人有的是錢。他們根本不在乎。」佩吉並非俱樂部中最賺錢的,一些應召女郎經常一天就能賺2萬英鎊,她們每週「工作」兩天,一年就能賺200萬英鎊!


在高級俱樂部偷腥需要大筆花錢,但也並非所有政要都出手闊綽。扎娜2006年年底加入「皇帝貴賓俱樂部」後,接待的第一個顧客就是現年56歲的英國國防部高官威斯敏斯特公爵傑拉德·格羅夫納,扎娜說,這位被稱為「6號客人」的英國本土首富,坐擁66億英鎊,但他仍為每小時750英鎊的服務費和她「討價還價」。


抓嫖客用「瑞典模式」


縱觀歐美,政要買春的事件很常見,因此,各國政府為治理此事很傷腦筋,但還是有國家有妙招。比如瑞典規定,賣淫不犯法,買春犯法。根據瑞典的《性購買法》,支付性服務者費用將被處以罰款或最高6個月的刑期,並被公之於眾。拉皮條者和妓院管理人員也會遭到嚴處,不過,妓女不需要負法律責任,因為她們被視作受害者和性交易中的商品。「我們不跟妓女過不去,我們跟那些購買性服務的男性過不去。」瑞典國家警察局的卡基薩·沃伯格說。


這項規定在瑞典實施至今已有9年,而且效果很明顯。據估計,瑞典妓女的數量從1998年到2003年減少了40%。


如此好的效果當然贏得了其他歐美國家的目光,隨著美國紐約州州長斯皮策性醜聞曝光,沃伯格透露,一些國外執法官員和政治家正在瑞典考察學習這一「抓嫖客不抓妓女」的法律。而且,考慮到其他國家的興趣,瑞典政府也計畫對該法律的效用進行全面評估,預計明年出台結果。


政要出席掙「露臉費」


當然,歐美政要們光顧高級場所也並非都與色情有關。在英國蘇格蘭有一家以希臘神話中風神「埃俄羅斯」命名的會所,是英國議會上院工黨副主席瑪麗·古迪男爵的「靈感傑作」,瑪麗·古迪男爵曾於2004年在此地舉行過花錢與政要就餐的活動。在歐美的其他國家也有這樣的會所,這樣的活動也時常舉行,因為多為秘密行動,外界知之甚少。


當年,瑪麗·古迪男爵舉行的這項活動的賓客堪稱真正的政界名流:英國當時的首相夫人切麗·布萊爾、財政大臣戈登·布朗、首相高級顧問阿拉斯泰爾·坎貝爾、保守黨領袖邁克爾·霍華德、內閣辦公室國務大臣道格拉斯·亞歷山大及英國陸軍參謀長邁克爾·傑克遜等人都是座上客。


身居如此要職的政要當然惹眼,蘇格蘭愛丁堡和格拉斯哥商界精英們也想抓住這一與英國政要交流的絕佳機會。這樣的機會很難把握,除了1.6萬英鎊會費外,商界精英還必須先收到「埃俄羅斯」會所的邀請,才能提出申請,申請獲得通過才有資格去交錢。而且,「埃俄羅斯」會所還規定,每個行業最終只能有兩人參加,整個活動的名額嚴格限制在120人。


當然,花了錢,「埃俄羅斯」會所也會讓商界精英感覺物有所值。會所組織會員與嘉賓單獨會談,會員可以選擇坐在哪位嘉賓旁邊,會所也可以幫助會員與一些公共部門、管理人員及政治家們進行正式會面。


不過,這些活動遭到了公眾的質疑,有人認為,這種為商人提供與政要交流機會的做法,可能會帶來所謂的精英政治和任用親信的問題。


當然,人們會好奇為什麼瑪麗·古迪男爵能請來如此多的政要,這並非其英國議會上院工黨副主席的身份能做到的。雖然有部分政要是看他的面子來的,但大部分政要有可能是用錢請過來的。有英國媒體猜測,政要們出席這樣的活動能掙到可觀的「露臉費」。


鏈接/LINK 政要愛挑身邊人下手


有政要喜歡在外買春,也有政要愛吃「窩邊草」,畢竟,由於整天忙於國家大事,除妻子外,接觸最多的女性就是助手和秘書了,難免會「忍不住」。


英國前副首相約翰·普雷斯科特結婚多年從未傳出緋聞,是英國政壇中為數不多的「老好人」。2006年4月26日,「老實巴交」的他公開承認,自己與女秘書特蕾西·特姆普利保持了兩年的婚外戀。這一消息立即在英國政壇引發軒然大波。2002年,普雷斯科特在工黨舉行的內閣聖誕派對上與特姆普利開始調情,當天,兩人幾乎相擁共舞一個晚上。此後特姆普利經常去普雷斯科特的公寓與他幽會,時間長達兩年。不過,普雷斯科特也表示,他對這段婚外情感到後悔。


已婚的歐盟執委會第二號人物、副主席兼產業事務執行委員費爾霍伊根也是吃窩邊草的典型。2006年12月7日,德國發行量最大的《圖片報》報道,費爾霍伊根和自己的辦公室女主任埃赫利爾一起在立陶宛的海灘上散步,而費爾霍伊根的妻子並未隨同,這引起媒體轟動。隨後不久,德國《焦點》雜誌刊登了一組「絕對爆炸性的照片」,其中一張,費爾霍伊根和埃赫利爾在立陶宛的一個裸體海灘上嬉戲打鬧,讓人震驚的是,費爾霍伊根只戴了一頂棒球帽,而埃赫利爾女士則是一絲不掛!


在愛吃窩邊草的政要中,以色列前總統卡察夫可謂涉獵最廣,2006年他深陷性醜聞,被指控對兩名女僱員進行性侵犯,而且卡察夫的不軌行為大部分發生在他的辦公室,他首先以工作的名義讓女僱員進入到他的辦公室,然後就開始對她們進行口頭或者肢體上的騷擾。後來,又有多名女僱員都稱遭到其性騷擾。


當然,政要吃窩邊草最出名的還是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他與白宮前女實習生萊溫斯基之間的性醜聞可謂世人皆知。

相關鏈接:慾望的美國與清教的美國

  美國政壇如今性醜聞一籮筐。先是紐約州州長斯皮策因捲入嫖妓醜聞宣佈辭職,接著,紐約新州長帕特森上任不到24小時就傳出緋聞,承認幾年前曾與幾位女性發生婚外戀情。最新主角是4年前因同性戀婚外情而辭職的前新澤西州州長麥格裡維,他29歲的前任司機佩德森向媒體披露,麥格裡維夫婦倆婚前婚後都曾與他多次發生三人性愛關係。

    和陳冠希「艷照門」在東方社會被泛娛樂化的遭遇不同,美國清教文化不給婚外情和嫖妓任何曖昧的借口。和開明的歐洲大陸不同,美國政壇從來喜歡將政客的道德水準和執政能力融為一談,這幾乎成了清教主義文化鑄造的美國政治的濃厚特色。

    清教主義之於美國正如儒家思想之於中國。清教傳統像一條紅線規範了從殖民時代到今天的美國政治文化與社會文化,清教主義可以說是美國文化的根。從美國作家霍桑的《紅字》中描繪的氛圍來看,在提倡清心寡慾的新英格蘭清教時代,人們的情感被緊緊地裹藏起來,即便是正常的情慾都受到嚴厲的限制,更別說婚外情和嫖妓了。美國最早的移民是來自英國的清教徒,他們為了逃避英政府的壓迫而背井離鄉,最後定居在北美大陸。他們認為自己是新時代的聖徒,肩負著神聖使命,要離開舊世界去開闢在美洲的人間樂土,建立一個新的以色列。清教徒(Puritan)一詞原是他們的反對者為諷刺他們生造出來的,說他們自詡比別人聖潔、純淨,而清教徒驕傲地接受了這個綽號,他們生活儉樸、嚴格自律,以此取悅並榮耀他們所信仰的上帝。

    去過美國的人都會獲得一種印象,眼前真實的美國與想像中的美國不太一樣。在美國很多城市,夜生活並不豐富多彩,沒有燈紅酒綠的不夜城,沒有鶯歌燕舞的紅磨坊,在宗教影響較強烈的中西部地區,夜晚尤其寂寞單調。星期天各個家庭的日程安排裡,很少是逛購物中心或者玩私人遊艇,更多的是社區教堂的活動。

    這是一個撲朔迷離的雙面美國。這一面,美國人狂熱地追求財富,追求舒適豪華的物質生活,讓人們認為美國是一個非常世俗化國家,但這似乎只是表象的一面;另一面,根本上卻是一個非常宗教化的國家,基督教新教在國家的政治生活、社會生活、國民心理上起著關鍵的主導作用。美國學者把美國社會表現出的強烈的世俗性與同樣強烈的宗教性,稱作是「宗教信仰無所不在與世俗精神歷久不衰的共生現象」,是一種「令宗教學者感到困惑的普遍的拜物性與顯著的宗教性的悖論式結合」。美國世俗化研究學者丹尼·貝爾說,美國人得了「精神分裂症」,有兩個不同的語系,一個是拜物的、功利的、利己主義的語系,一個是宗教的、利他的社區的語系。而對特權人物,他們必定用後一個標準「嚴防死守」地嚴加看管,因為他們的道德自律影響著行政的效率、執法的公正、社會的安全,說白了,影響著他們世俗化的個人利益。

    清教主義氣息沒有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現代倫理文化的衝擊而從美國人的意識中退位,政教分離和政教合一像神秘的多變魔法,隱藏於美國政治文化和社會倫理的潛規則深處。在美國,政治人物競選時都渲染自己對家庭的愛,甚至對寵物的愛,強調自身私生活的嚴謹,表現出一副好父親、好丈夫、好兒子的正直形象。無論是在議會還是政府,政治人物包養情婦,必然會身敗名裂以至不得不終止政治生涯。許多非政界的公眾人物為保持好的形象也保守私生活的嚴謹。誰讓你是公眾人物?你享受著公眾賦予你的盛名,你就必須背負沉重的道德義務,儘管這種道德義務經常是苛刻的、尷尬的甚至是不夠人性化的。斯皮策就是背叛義務的又一個不光彩典範,他曾以嚴厲維護美國司法公正著稱,然而他作為性情中人的旺盛荷爾蒙分泌必須服從於神聖道德義務,身體不能逾越道德義務。

    身體與道德是人性的兩難,表現在英雄人物身上也不例外。你可以認為,美國民權運動英雄馬丁·路德·金的偉大歷史作用和他偶爾嫖妓沒什麼關係。然而如果馬丁·路德·金個人生活無可指責,他的形象會更完美。

    在現代文明的困境中,身體日益成為政治話語、道德話語和自然話語關注的中心。這無疑是歷史的進步。從自然的快樂原則與文明的道德原則兩方面說,人類的婚姻、情感、性的觀念的探索還有太漫長的道路要走。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