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有時有點愣:晏嬰用「二桃殺三士」穩定齊國 | 陽光歷史

 

A-A+

古人有時有點愣:晏嬰用「二桃殺三士」穩定齊國

2016年02月04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193 次

  三國的時候,有一位能夠辨別人才的著名人物,叫劉劭,他說:「大權似奸而有功,大智似愚而內明,博愛似虛而實厚,正言似訐而情忠……賢否之察,實在所依。是故,觀其所依,而似類之質,可知也。」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戰略性的權變看起來似乎奸詐,但其實能夠成就功業;胸懷大智慧的人,表面給人的感覺似乎愚鈍,其實內心明亮透徹;仁愛廣博者好似空虛,其實內心真誠深厚;正直的暢談像在攻擊他人,其實他的情感最為忠誠……所以,觀察一個人是否賢才的時候,要注意其言行所表現出來的內在本質,也就是要觀察這個人行事的動機與因由,以此判斷其是否言行一致。

  說穿了,其實就一句話:透過現象看本質。

  齊景公的時候,齊國有著名的三勇士:田開疆、古冶子、公孫捷,深得景公寵信。田開疆曾率師征服徐國,有拓疆開邊強齊之功;古冶子有斬黿救主之功;由田開疆推薦的公孫捷有打虎救主之功。這三人也因功恃寵,驕奢淫逸。他們還義結金蘭,自詡「齊國三傑」,結黨營私,勾結亂臣陳吳宇、梁邱據,大有尾大不掉亂權奪政的危險。

  黑惡勢力的不斷擴大,勢必威脅國家安危。這種情況,身為齊相的晏嬰看在眼裡,急在心中。晏嬰非常明白,這群奸黨的主力就是武力,其王牌則三勇士矣。只要消滅這三人,則黑惡勢力勢必土崩瓦解。但晏嬰並不敢輕易亂動。

  問題的關鍵在於,齊景公還蒙在鼓裡,對那三人仍寵愛有加,一個不小心,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弄巧成拙,說不準還會惹火燒身。

  晏嬰的辦法,是隱忍,等待機會。

  成大事者,隱忍,多半是第一要素。如果連隱忍都做不到,也就沒有機會做其他的事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機會來也。

  這一天,鄰邦魯昭公帶司儀大臣叔孫來訪,謀求齊魯結好,謁見齊景公。景公高興啊,兩國交好,自有和平景象。於是設宴款待,並讓德高望重的晏嬰同志司禮,大臣們全體列席,以壯威儀。三勇士自然陪奉左右,威武十足。

  酒至半酣,晏先生趨前啟奏:「在齊魯結好的日子裡,御花園裡的金桃也熟矣,難得如此盛會,可否摘來宴客,以示慶賀?」

  這麼好的日子,這麼好的氣氛,當然要慶賀。

  准。

  呵呵,預想的效果,晏嬰內心澎湃,卻表面平常。只見他不慌不忙:「金桃乃難得仙果,必要我親自監摘,這才更顯虔誠和莊重。」

  好啊。

  齊景公開心,難得相國如此懂禮重禮,彰顯大國氣度。

  金桃盛在盤子裡,每一個都有碗口大小,香濃紅艷,清香可人……讓人垂涎欲滴。

  但是,非常遺憾,僅有六個。

  「就這六個?」齊景公問。

  「是啊,」晏嬰答,「其他的尚未成熟。」

  可惜。

  只有這六顆,那就請兩位董事長先嘗吧。畢竟最高領導,董事長自也當仁不讓,各拿一個開口即咬,一時間噴香四溢。更為要命的是,董事長居然還交口稱讚:啊,仙桃啊,入口即舒於心呢。

  害得在座的大臣們,集體……吞口水。

  齊景公在高興之餘,慷慨地對魯國大夫叔孫蠟說:「這仙桃為難得之物,叔孫先生賢名遠播,而且還有功於貴我邦交,應該獎賞一個。」

  叔孫趕緊行禮:「我哪裡及得貴國相國,他的功勞遠大在下,應該獎賞晏嬰同志才對啊。」

  叔孫蠟高潔也,謙虛。

  不過,認真想想,叔孫還真沒有亂說,晏嬰的確應該獎賞。於是,齊景公來一個順水人情:「好吧,叔孫說得有理,就獎勵你二位各吃一個吧。」

  哇,安逸……這金桃的確噴香。

  口水……齊國的大臣們望眼欲穿,這口水咋就沒有金桃的鮮香?

  現在,盤子裡還剩下兩個金桃,晏嬰再次請示齊景公,然後傳諭各大臣:自報功績,功高者獎賞仙桃。

  老天,這金桃的確誘人,在座的大臣們沒有一個不希望嘗一口,以不枉在此一坐。可自知功勞有限,誰都不敢第一個自報家門。勇士公孫捷可忍不住也,跳了出來……也該他老兄跳出來,一直以來,恃寵而驕,本就橫行霸道,此時不跳將出來,更待何時啊?要真跳出來晚了,此仙桃不就入了他人之口?不行,得趕緊自報功績:「昔日我隨主公在桐山打獵,不顧個人安危,力敵偷襲主公的吊睛白額虎,打死老虎,並解主公於危難之際,救主之功,大吧?」

  大,實在是太大了。

  晏嬰稱讚:「擎天保駕之功,應該獎勵。」

  未等其他大臣發言,公孫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即將一金桃吞進嘴裡,沒等任何人反應過來,那桃核已從他嘴裡吐了出來。

  哇塞,香甜脆嫩,安逸!

  古冶子不服了,站將出來:「虎有什麼了不得?我在驚濤駭浪的黃河中,浮沉九里,力斬弄險翻浪的驕龜之頭,救主上於險境一線,這樣的功勞不會小吧?」

  不小,比前一個功勞還要大一滴滴兒。

  連齊景公都說:「若非將軍,一船人死翹翹矣,難能可貴。」

  連董事長都表揚,古冶子旁若無人地將剩下的最後一桃,一口吞去。

  可憐滿大廳的大臣們,頸子都望酸矣,也就聞聞仙桃的香味。

  口水……吞吧。

  誰都沒有在意,另有一位勇士,那臉已經漲成豬肝色:「我曾奉命攻打徐國,俘獲500多將士,強逼徐國納款投降,並迫使他們上表納貢,威震鄰邦,為我國奠定盟主地位。這樣的功勞,難道還不如打虎斬龜?」

  對啊,這功勞大,為國增威。

  說話之人,就是排名三勇士第一的田開疆。

  齊景公有一滴滴兒張口結舌,功勞是大,但仙桃已經沒有矣。

  暈。

  晏嬰說話了:「田勇士的功勞,的確遠比公孫捷、古冶子大了N多,為國家開疆拓土,這樣的功勞,的確不是打虎斬龜可以比擬。」他似乎很是為難,「但仙桃已經分賜完畢,現在就剩桃核了……可否賞賜一杯美酒,待未熟之桃成熟後,再行補上?」

  田開疆眼睛都要鼓出來了,按劍大叫:「我為國?榮譽利益,千里跋涉,浴血奮戰,立下不朽功勳,卻反不如打虎斬龜之人。而且,還在兩國君臣面前受辱,引人恥笑。這讓我……有何顏面立於朝堂之上?」

  說罷他起手拔劍,自刎而去閻王老爺處報到矣。

  剛烈。

  畢竟勇士,動作敏捷,出手剛猛,卡嚓一聲,血濺當場。

  公孫捷大吃一驚,拔劍而出:「我們功小受獎,逼疆哥自刎而死,我活著豈不讓天下人笑話?」

  手起劍落。

  艷艷?血,噴薄而出。

  在座的還沒有反應過來,古冶子又跳了出來,瘋狂呼喊:「我們結拜兄弟,誓同生死,現兩人已去,我又豈可獨活?」

  話音剛落,人頭已然落地,那站立的身體卻久久不倒,猶如街頭噴水花柱,獨自噴血。

  這齊魯結好的盛會,竟然噴血慶賀。

  意外的結局。

  這就是著名的「二桃殺三士」的故事。

  齊國三勇士,無論斬龜打虎,抑或攻城略地,的確勇猛無畏。但是,卻?為不能忍耐驕悍之勇,被晏嬰不露痕跡地利用,二桃殺三士。

  此計也將亂政攪局之徒,扼殺於搖籃之中。

  所以,劉劭先生說:「大權似奸而有功」。

  戰略性的權變看起來似乎奸詐,但其實能夠成就功業。

  所以,我們偉大的孔聖人也表揚:「救民百姓而不誇,行補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子也!」

  很多時候,挽國家之危局,其實無需大動干戈,如晏嬰一般,僅用兩個桃兒,即輕鬆解決。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