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如何解決假文憑問題:能用錢解決就不是問題 | 陽光歷史

 

A-A+

蔣介石如何解決假文憑問題:能用錢解決就不是問題

2016年07月09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32 次

  導讀:蔣介石從日本回國後,到處說自己是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的。為了將自己的學歷拔高,蔣介石回國後,以捐會費為名,要其副官陳銘閣到北京米市胡同南兵馬司找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同學會總會負責人劉宗紀,要他將蔣介石說成是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的,並捐款5萬元。劉宗紀無奈,答應了蔣介石的要求。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生楊文凱、盧香亭知道劉宗紀將蔣介石列為第六期學生名單中後,很氣憤,特地去質問劉為什麼把不是六期生的蔣介石列入第六期同學名冊中時,劉宗紀對他們說:「捐巨款還不好嗎?何必深究呢?」

  李敖在數十年的寫作生涯中,將很大的精力用在拆穿、揭露蔣介石及其它台灣政客上,並寫了很多這方面的文章和著作,而且在社會上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當然,也引起當權者的憤恨,惹出了不少的麻煩和官司。一身是膽的李敖,不管當權者是怎麼想的,也不管那些政客受不受得了,更不去考慮後果,只要發現他們說了假話、做了壞事,不論其官有多大,地位有多高,他都要抨擊,都要拆穿。因此,拆穿政客的雜文、傳記,成為李敖一生所寫文章、著作的主體。

  揭開蔣介石的真面目

  李敖寫的拆穿、揭露政客的著作、文章,最具影響力、最精彩又最深刻的是蔣介石部分。

  上世紀70至90年代,他除寫了大量揭露蔣介石的文章外,還寫了多部拆穿蔣介石的專著,如《蔣介石研究》(1--6集)、《拆穿蔣介石》、《清算蔣介石》、《蔣介石評傳》(上下冊,與汪榮祖合著)等。

  李敖認為,蔣介石是個表裡不一,陰狠手段的政客、陰謀家。他與西太后一樣,統治中國47年(包括在台時間),禍國殃民,既長且久,但就深度和廣度而言,蔣介石遠在西太后之上。蔣介石活了89歲,壽比乾隆皇帝,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獨裁者,他躬逢現代新舊交替之盛,集舊式幫會和新式科技統治於一身,為患中國,也就更烈。對這樣的一個大罪人,理應有像樣的研究和揭發。

  促使李敖研究、拆穿蔣介石的另一個原因,是蔣介石死時,弔唁的大小官吏不斷,出喪之日,百姓夾道下跪,而且綿延十餘公里,古代帝王去世,也不逾是。李敖覺得,蔣介石死時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群眾已被他侮辱、作弄到了麻木不仁的程度。這樣一個暴君,一個賣國賊,死後竟有這麼多人為他哭喪,為他下跪,這既是人間的一大奇景,也是-大悲哀。

  他感到,台灣民眾把蔣介石當作神,原因不外乎二:一是蔣的淫威;二是手下嘍囉們的吹捧、神化。作為一個歷史學家,有責任、有義務拆穿蔣介石,還他偽君子、賣國者、獨裁者、暴君的真實面目。

  李敖在《蔣介石研究》中,用抽絲剝繭的手法,從各個角度,如政治、軍事、社會、家庭、個人生活等方面,將蔣介石頭上的「光環」一一打掉,神秘面紗一層層地揭開,而且每揭一個問題,都是用證據、事實說話,讀後令人不得不服。

  下面,列舉幾例。

  原蔣介石親信,曾任台灣當局駐日本、美國大使的董顯光,根據搜集和蔣家人口述的資料,寫了一本《蔣總統傳》,此傳許多地方歪曲事實,顛倒黑白,並為蔣介石大唱讚歌。

  董顯光為吹拍蔣介石,把蔣說成是先知先覺,早在中學時代,就有反清意識,立志推翻滿清王朝。為表示自己與清決裂,毅然剪掉了拖在背後的長辮子。

  李敖看到這本傳記,感到這是為蔣塗脂抹粉,是吹牛。那時的蔣介石,不可能有這樣高的覺悟和境界,也沒有這個膽量。因為民國前,在清政府統治的地區剪辮子是很嚴重的政治問題,就是反對清政府,當局一發現,不是逮捕,就是殺頭。

  李敖發覺這裡面有假,便四處查找歷史資料。終於,他找到了一張蔣介石在民國前6年,也就是蔣介石18歲前與同學們的一張合影照片。照片上,蔣介石站在第三排正中,他不但未剪辯子,而且辮子還蓄得很長。蔣1908年在日本時,腦後還拖著一根長長的辮子。憑這張照片,就可戮穿蔣介石剪辯子的謊言、神話。

  此後,李敖還找到國民黨政客張群與美籍華裔作家陳香梅的談話,也證明蔣介石在中學時代未剪辮子。

  李敖在《蔣介石研究》第一集中,就以《蔣介石的辮子問題》為題,揭穿了蔣介石在民國6年前剪辮子反清的鬼話。

  蔣介石的假學歷問題,也是李敖拆穿的。

  根據史料記載,1907年,蔣介石由清政府陸軍部選送到日本陸軍預備學校--振武學校學習3年軍事,後入日本高田野炮兵聯隊,先當二等兵,後當上等兵,稱為士官候補生。這就是說,蔣在日本是受的軍士教育程度的訓練。

  可蔣介石從日本回國後,到處說自己是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的。為了將自己的學歷拔高,蔣介石回國後,以捐會費為名,要其副官陳銘閣到北京米市胡同南兵馬司找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同學會總會負責人劉宗紀,要他將蔣介石說成是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的,並捐款5萬元。

  劉宗紀無奈,答應了蔣介石的要求。

  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生楊文凱、盧香亭知道劉宗紀將蔣介石列為第六期學生名單中後,很氣憤,特地去質問劉為什麼把不是六期生的蔣介石列入第六期同學名冊中時,劉宗紀對他們說:「捐巨款還不好嗎?何必深究呢?」

  劉宗紀這一說,楊文凱、盧香亭便不做聲了。

  蔣介石用金錢,為自己弄了一個假學歷。

  此後,國民黨編寫的官職履歷表、人物誌、年鑒、宣傳資料等,都說蔣介石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李敖在研究蔣介石時,發現了裡面的破綻。他決定深挖細找,把蔣介石的學歷弄個水落石出。他覺得最直接、最硬的證據,就是找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學生名冊。如果蔣介石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的,名冊上一定有其名,不是就沒有。

  後來,李敖終於找到了日本昭和15年興亞院出版的中國留學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學生名冊。

  李敖從第四期查到第十期,均未發現蔣介石的名字。其他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的學生,在此冊上都能找到名字。事實說明,蔣介石的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的學歷,是假冒的。

  1985年10月3日,他寫了《蔣介石是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嗎?》的文章,將蔣介石的假學歷徹底拆穿。

  李敖拆穿了蔣介石的假學歷,不僅使蔣家人難堪,國民黨內那些為蔣介石寫過傳記、人物簡介、宣傳資料的狐朋狗黨們,也被弄得灰頭土臉。

  蔣介石在台灣請人捉刀寫書的內幕,也是李敖拆穿的。

  蔣介石的學識,非常一般。除少數私心作怪的親信外,凡與他有過接觸的人,多持此看法。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