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十四阿哥胤禎 歷史上十四爺胤禎的結局如何 | 陽光歷史

 

A-A+

康熙十四阿哥胤禎 歷史上十四爺胤禎的結局如何

2017年10月13日 康熙, 清朝皇帝,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911 次

  愛新覺羅·胤禵原名愛新覺羅·胤禎(1688~1755),康熙帝的第十四子,其生母為德妃烏雅氏,即孝恭仁皇后。其初排行為第二十三,康熙二十七年戊辰正月初九酉時生。他本是雍正帝的同母兄弟,可是在康熙末年宮中爭奪皇位的鬥爭中,這親兄弟二人竟成了政治權利鬥爭中的敵人。雍正帝登基後將胤禎幽禁起來,直至雍正帝死後,胤禎才恢復了自由。

  人物生平

  青年時期

  十四阿哥允禵[ti]原名胤禎(注:雍正是叫胤禛,雍正登基後把胤禎改為允禵),從小聰明過人,才能出眾,胤禟曾語:「十四阿哥聰明絕頂,才德雙全,我兄弟皆不如也」,胤禎為康熙所厚愛,從少年時代起,就頻繁地扈從其父出巡,日常生活中,也往往被給予一些特殊優待。

  按照清朝規制,皇子們長大完婚後,都要搬出紫禁城,獨立門戶。康熙的兒子一般是在16歲左右成親。他的頭幾個年長皇子(胤礽除外)完婚時,或許因有關制度尚不完善,沒有及時這樣做,但現存有關史料表明,隨著成婚的皇子逐漸增多,特別是當他們分封爵位以後,大部分還是陸續搬出紫禁城,如果完婚後繼續留居皇宮,則居於特例,因受皇父寵愛所致,胤禎的情況就是這樣;康熙四十四年,他18歲,早已完婚,可是仍舊與福晉一起,住在宮內。

  部分皇子蒙皇父恩准,享有支取官物的符權,由大內供給其一家的食用物品。這種做法通常是以一年為限,期滿後由皇父決定是否沿續,而沿續時間愈長,愈能體現出皇父的厚愛,玄燁諸子中享此殊遇者不只一人,但時間最長的則是胤禎。自康熙五十四年至六十一年,整整七年,康熙始終特批十四阿哥一家支領宮物,如果康熙不是猝然離世,胤禎的這一待遇還會沿續下去。


  胤禎個性爽直,重情重義,他從小和才華橫溢,為人謙和的皇八子胤祀情投意合,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當康熙怒斥胤祀妄蓄大志、企圖謀害胤礽時,胤禎挺身而出,跪奏曰:「八阿哥無此心,臣等願保之!」一時間,康熙十分憤怒,「出所佩刀欲誅胤禎,皇五子胤祺跪抱勸止,諸皇子叩首懇求,上怒稍解,命諸皇子撻胤禎,胤禎被打二十大板,行步艱難。但是,這件事情後來反而還令康熙感覺到他對兄弟的有情有義,並對胤禎心直口快,表裡如一的品質,有了進一步認識,因此之後更加寵愛他。

  胤禎西征之後,康熙不僅賞賜給他10萬兩銀子,還將他的幾個兒子時常帶在身邊,並多加賞賜,胤禎雖然爵位只是貝子,但他長子弘春(庶出)結婚是按照親王世子的規格,待遇非常之高,此外,康熙更是對胤禎賞賜頻繁,兄弟中無人能比.

  撫遠大將軍

  康熙五十七年春,準噶爾部首領策妄阿喇布坦出兵進攻西藏,拉藏汗請求清朝發兵救援。五十七年十月胤禎被任命為撫遠大將軍統率大軍進駐青海,討伐策妄阿喇布坦,封大將軍王,並以天子親征的規格出征,「用正黃旗之纛,照依王纛式樣」。十二月,胤禎統帥西征之師起程時,康熙為他舉行了隆重的歡送儀式,「出征之王、貝子、公等以下俱戎服,齊集太和殿前。其不出征之王、貝勒、貝子、公並二品以上大臣等俱蟒服,齊集午門外。大將軍胤禎跪受敕印,謝恩行禮畢,隨敕印出午門,乘騎出天安門,由德勝門前往。諸王、貝勒、貝子、公等並二品以上大臣俱送至列兵處。大將軍胤禎望闋叩首行禮,肅隊而行。」

  胤禎出征之時,康熙曾降旨青海蒙古王公,說:「大將軍王是我皇子,確係良將,帶領大軍,深知有帶兵才能,故令掌生殺重任。爾等或軍務,或鉅細事項,均應謹遵大將軍王指示,如能誠意奮勉,既與我當面訓示無異。爾等惟應和睦,身心如一,奮勉力行。」由此可見,胤禎在康熙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五十八年(1719年)三月,胤禎抵達西寧,開始指揮作戰。他統帥駐防新疆、甘肅和青海等省的八旗、綠營部隊,號稱三十餘萬,實際兵力為十多萬人。胤禎的大將軍是個綜合管理崗位,參與軍事決策指揮,軍隊調度,部署人事,舉薦任命將領,保障後勤,打探敵情,穩定軍心,激勵部隊,調節內部和外部矛盾,籠絡達賴喇嘛,青海各部以及其他少數民族,說服青海各部共同出兵護送達賴喇嘛等等。可謂面臨的事務錯綜複雜,需要極強的綜合能力。

  在一切準備就緒之後,胤禎即指揮平逆將軍延信由青海、定西將軍葛爾弼由川滇進軍西藏。八月,葛爾弼率部進駐拉薩。九月,胤禎命令延信送新封達賴喇嘛進藏,在拉薩舉行了莊嚴的坐床儀式。至此,由策旺阿拉布坦所策動的西藏叛亂徹底平定,胤禎也因此威名遠震。康熙諭令立碑紀念,命宗室、輔國公阿蘭布起草御制碑文。雍正即位後,以碑文並不頌揚其父,「惟稱大將軍胤禎公德」,令將石碑砸毀,重新撰寫碑文。

  六十年(1721年)五月,胤禎移師甘州(今甘肅省張掖市),企圖乘勝直搗策旺阿拉布坦的巢穴伊犁。但由於路途遙遠,運輸困難,沒有取得進展。十月,胤禎以軍務重大,密奏暫停進剿,得到康熙的贊同。十一月,胤禎奉命回京述職。經反覆研究磋商,康熙決定爭取和平解決准葛爾問題,特致書策旺阿拉布坦,令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選派喇嘛位使,賚書前往招撫。翌年(1722年)四月,胤禎離京再赴軍前。

  康熙駕崩,立儲之謎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康熙病逝,留給後世一個千古之謎,究竟他是打算傳位於十四阿哥胤禎,還是四阿哥胤禛,還是去世突然,未能留下傳位憑據,被四阿哥勾結隆科多搶佔先機,目前史學界還沒有統一意見。由於現存的康熙遺詔是康熙身故後由雍正和隆科多擬出,再由翰林院修改而成,並非康熙真跡,所以並不能說明任何問題,而支持雍正篡位說的學者認為:

  第一,十四阿哥胤禎是康熙晚年最受重用,也是對國家貢獻最大的皇子,相比胤禎的三年西征和存留的300多封個人奏折,四阿哥只是審理了兩樁案子,僅留下和他人聯名的幾封奏折而已。康熙任用胤禎做為西征統帥,掌握軍權,並在密折上囑咐他要獲取人心,是為了讓他樹立威信服眾和對他的加意培養和考驗,是屬意他為儲君(或者說是候選人之一)的表現,而胤禎西征中的表現從奏折中來看,綜合上是十分令康熙滿意的,也就是說他是通過了考驗的。


  第二,雍正朝早年一直流傳的是隆科多一人承詔的說法,在雍正七年,雍正的所有政敵整治完畢之後,才首次官方提出當年是7個皇子和隆科多一起聆聽康熙遺言,這八人中三人已經被整死,二人終身圈禁,二人被連連整治(當年的中立派皇七子和皇十二子),噤若寒蟬,且大局已定,不可能再公然表示什麼。一人是雍正寵臣皇十三子。這樣的話,不能不讓人質疑"八人面諭說".

  第三,康熙宮廷裡有不少傳教士,這些傳教士在信件和著作裡提及過不少康熙去世,雍正登基的或正確或錯誤的細節,但也沒有一個人提過"八人面諭說",反倒是有人提起隆科多一人承詔。雍正元年七月傳教士嚴嘉樂的信件(收錄在<中國來信>一書)中寫道:胤禛登基後,皇十四子奉召進京後,提出要看先帝遺囑,企圖剝奪皇四子的統治權。他對九門提督言詞訓斥,因為他是先帝遺詔「唯一的、可疑的見證人」,同樣,朝鮮的史料中也沒有「八人面諭」說法,而是把隆科多弄錯承馬齊,說是馬齊承遺詔。

  第四,雍正朝的官方史料上關於康熙逝世的描述前後矛盾,不合情理,比如說官方記載宣稱康熙病危前,召眾皇子及隆科多速至宣佈遺詔,卻只將傳位遺詔告知允祉等七位皇子及隆科多,對要繼位的胤禛僅告以「病勢日臻之故」;康熙逝世後,胤禛方得知由自己繼位.在康熙死前十個小時內,胤禛曾三次入寢宮問安,康熙為何不將傳位詔書告訴他呢?須知,要使胤禛繼位名正言順,在皇位繼承問題爭奪異常激烈時,讓繼位人心中有數,預作準備,避免臨時出現異常乃至流血是十分必要的;若胤禛不知自己將繼位,就很可能出現對他十分不利的情況.

  第五,在《大義覺迷錄》中,雍正自己也說過一些與「八人受諭」相矛盾的話。雍正說:允祀、允搪都親承康熙遺詔,方才「肯貼無一語,俯首臣服於朕之前」。但雍正又說:「皇考升遐之日,朕在哀痛之時,塞思黑(允搪)突至朕前,箕踞對坐,傲慢無禮,其意大不可測。若非朕鎮定隱忍,必至激成事端」;「聖祖仁皇帝賓天時,阿其那(允祀)並不哀戚,乃於院外倚柱,獨立凝思,派辦事務,全然不理,亦不回答,其怨憤可知」。胤祀、胤搪的舉止不像在十個時辰前就已知道傳位的遺詔,倒像是剛剛聽到雍正要即位的消息而胸懷激憤的神情。按《大義覺迷錄》的說法,「八人受諭」的現場有皇十七子允禮等人在寢宮外伺候,而留存的隆科多密折上卻說:「聖祖皇帝賓天之日,臣先回京城,果親王(允禮)在內值班,聞大事出,與臣遇於西直門大銜,告以皇上紹登大位之言。果親王神色乖張,有類瘋狂,聞其奔回邸,並未在宮迎駕伺候。」所以,允禮根本不在寢宮外伺候,也不知道傳位雍正的遺詔。

  第六,胤禎回京奔喪時,雍正曾密令在路上攔截收繳他與康熙往來的所有奏折密信,嚴防他帶任何奏折信件到京城。雍正如此心急的收繳胤禎與康熙的奏折,嚴防他帶任何奏折信件到京城,可能是為了銷毀康熙有可能傳位於胤禎的證據,(雍正下令統一收繳百官奏折是在一段時間後)。(詳見後面)

  第七,雍正生母德妃的表現有悖常理,雍正即位後,她說「欽命吾子繼承大統,實非吾夢想所期」,而且要以身殉康熙帝,被雍正阻止.接著又拒絕受封為皇太后,拒絕移居到太后應住的宮殿慈寧宮.而幾個月後,她便暴病而亡。

  第八,雍正即位時是45歲,且體質偏弱,而古人的平均壽命僅50歲左右,相比之下,胤禎35歲,不僅年紀合適,他長期奔波在青藏高原上,也說明身體相當健康.

  也有人質疑,若是康熙屬於胤禎,為何不在康熙61年胤禎返京商量軍機時,冊封他為儲君,而是讓他繼續返回軍隊。對此,有人回答:

  第一,當時康熙精神和身體很好(可參考當時的奏折和傳教士馬國賢文章裡傳教士為康熙檢查身體的描述),至少康熙自己很自信他的身體狀況,否則不會康熙61年隆冬還出去行圍打獵。皇九子胤禟當時還一度擔心胤禎不能返回軍隊繼續立功,而對下人抱怨。

  第二,當時康熙決定同策妄阿喇布坦議和,但想在談判桌上拿到自己滿意的結果,必須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做後盾。清朝廷還得繼續在西北保持大量兵力,做出進攻的態勢,警告策妄,和談失敗,就將進行軍事選項。如果臨時換帥,會產生各種猜疑和謠言,動搖人心。

  第三,儲君是皇位的合法繼承者,但同時也是皇帝的地位和安全的最大威脅者,當年皇太子尚無軍權,便已引起康熙的諸多猜忌,而如今大將軍手握重兵,是讓皇帝和朝廷驚秫的人,因此不可能讓一個人即是大將軍又是明立的皇儲。康熙必須等胤禎西線戰事完後班師回朝,才會冊立他為皇太子。

  第四,康熙自己曾經三次遠征,並多次去蒙古行圍或南方巡幸,每次出行都要很長時間,京中只留下太子(早期)或幾位皇子(後期)值班,但他並不擔心自己遠離京中的時候會有政變,所以,康熙的經驗會讓他自信的認為只要傳位於胤禎,即使他需要一段時間趕回來,也不影響。

  第五,有人質疑說年羹堯是雍正的門人,康熙讓年羹堯供應胤禎的後勤,若是要傳位於胤禎,難道不怕被雍正鉗制嗎?其實雍正在康熙朝表現一直是友兄愛帝,孝順忠誠,吃齋念佛,富貴閒人,康熙從未懷疑過他有爭位的企圖(如果懷疑的話,雍正就會和大阿哥,八阿哥一樣被打壓了),並且胤禎一直在密折上匯報年羹堯刻意巴結送禮的情況,所以從康熙角度,當然認為年羹堯對十四沒有威脅了。

  雍正在康熙去世後第二天,晉封公延信為貝子,命延信馳驛赴甘州掌撫遠大將軍印信,並下了一道密諭給他:「你抵達後,將大將軍王所有奏折、所有朱批諭旨及伊之家信全部收繳封固後奏送。如果將軍要親自帶來,你從速開列緣由,在伊家信(等)帶至京城前密奏。你若手軟疏怠,(使伊得以)檢閱奏文後,並不全部交來,朕就生你的氣了!若在路上遇見大將軍,勿將此諭稍有洩露。有歷史學家懷疑雍正如此心急的收繳胤禎與康熙的奏折,以及嚴防胤禎親自帶奏折家信到京,是為了銷毀康熙有可能傳位於胤禎的證據,(雍正下令統一收繳百官奏折是在一段時間後)。

  十二月初七日,廷信與趕往京城的胤禎在陝西榆林附近相遇了。遵照雍正旨意,廷信未向胤禎提及此密諭。十二月二十日,延信行至涼州,當他「聞得大將軍王的小福晉們都於十二月初五日經過涼州朝京城去了」的消息後,即於翌日密奏,並詳細講述了胤禎家屬可能經過的兩條路線以便雍正派出親信,攔截搜尋他們可能帶走的家信及其它材料。

  經此一舉,胤禎當然十分悲憤,他抵京後,在景山壽皇殿拜謁乃父靈柩時,見到雍正,不肯下跪,侍衛拉錫見此僵局,連忙拉他向前。他大發雷霆,怒罵拉錫,並到雍正面前,斥責拉錫無禮,說:「我是皇上親弟,拉錫愛虜獲下賤,若我有不是處,求皇上將我處分,若我無不是處,求皇上即將拉錫正法,以正國體。」,後胤祀從賬房中走出,「向允禵雲、汝應下跪」,胤禎「寂然無聲而跪」,後來這件事情又成了胤禎的一大罪狀:「阿其那見眾人共議允禵之非。乃向允禵雲、汝應下跪。便寂然無聲而跪。不遵皇上諭旨。止重阿其那一言。結黨背君。公然無忌。」

  雍正帝胤禛(zhēn)即位後,為避名諱,除自己外,其他皇兄弟都避諱「胤」字而改為「允」字排行。或許是因為「禎」與「禛」字同音,胤禎被改為"允禵"。

  雍正元年(1723年)四月,康熙梓宮運往遵化景陵安葬後,雍正諭令允禵留住景陵附近的湯泉,不許返回京師,並命馬蘭峪總兵范時繹監視他的行動。不久,孝恭仁皇后去世。雍正在慰「皇妣皇太后之心」的幌子下,晉封允禵為郡王,但未賜封號和給予俸銀,注名黃冊仍稱固山貝子.

  囚禁半生

  隨著雍正統治地位的日漸穩固,雍正對允禵也愈來愈嚴酷。雍正三年(1725年)十二月,雍正展開了對當年參與儲位爭奪的兄弟的徹底打擊,允禵被革去王爵,降授固山貝子。雍正四年初,雍正革去允禵固山貝子,諭令把他押回北京,囚禁於景山壽皇殿內。

  十三年(1735年)正月,乾隆即皇位不久,便下令釋放允禵和允我,。乾隆二年(1737年),允禵被封為奉恩輔國公,十二年(1748年)封多羅貝勒,十三年(1749年)晉為多羅恂郡王,並先後任正黃旗漢軍都統、總管正黃旗覺羅學。不過,這時他年事已高,政治上不可能再有大的作為。乾隆二十年卒。他死後,乾隆賞治喪銀一萬兩,賜謚「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