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中的抗戰名將佟麟閣是怎麼犧牲的? | 陽光歷史

 

A-A+

「七七事變」中的抗戰名將佟麟閣是怎麼犧牲的?

2017年11月2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80 次

  佟麟閣是中華民國軍事將領,先後隸屬北京政府、國民軍、國民政府(國民革命軍),是馮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於抗日戰爭中身亡。

  佟麟閣,七七事變時,指揮29軍浴血抗戰,由於大漢奸潘毓桂向日軍出賣情報而喋血南苑,壯烈殉國。後獲國民政府追贈陸軍二級上將,是全面抗戰爆發後捐軀疆場的第一位高級將領。

  1937年7月6日,日軍駐豐台的清水節郎中隊,全副武裝,要求通過宛平縣城到長辛店地區演習。宛平第三十七師駐軍不許,相持達十餘小時。二十九軍當即作了應變準備,嚴陣以待。至晚,敵始退去。7日夜間,日軍一個中隊突然向蘆溝橋守軍發起攻擊。佟麟閣代軍長立即命令三十七師一一○旅旅長何基灃自衛還擊。該旅吉星文團金振中營遂奮起抵抗。盧溝橋的槍聲,響徹了大地,全民族的八年神聖抗戰,從此開始。

  二十九軍全體將士對日寇的猖狂進犯,皆怒不可遏,爭請殺敵先登;僅個別徘徊於和戰之間,猶豫不定。佟麟閣力排干擾,主張萬眾一心,痛殲日寇,守衛疆地。他在南苑召開的軍事會議上慷慨陳詞:「中日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日寇進犯,我軍首當其衝。戰死者光榮,偷生者恥辱;榮辱繫於一人者輕,而繫於國家民族者重。國家多難,軍人應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與會者一致擁護,請纓殺敵,佟麟閣以軍部名義向全軍官兵發佈命令:凡有日軍進犯,堅決抵抗,誓與盧溝橋共存亡,不得後退一步。

  7月7日,盧溝橋戰鬥,8日上午10時稍停。11至12時,日軍兩次向蘆溝橋發炮一百八十餘響,蘆溝橋車站附近被敵佔領。同時敵人又由永定河東岸向西岸進攻。企圖強奪蘆溝橋。橋西金振中營守軍一個排,頑強戰鬥,全排壯烈殉難,宛平城西門城樓某連長見之,怒火滿腔,不待命令,即派兵一排,手持大刀,飛速馳援,一遇日軍,舉刀就劈,殺得鬼子鬼哭狼嚎。

  11日,日本政府任香月清司為華北駐屯軍司令。中日兩軍在蘆溝橋一帶戰事不斷。當日,日軍二百多名,進攻大王廟,被宋部大刀隊迎頭痛擊,血肉相搏,此隊日軍被砍斷頭顱者三分之一,人心大快。日軍新開到之援軍,昨日圖攻南苑(在北平南六公里,為中國空軍根據地)。

  二十九軍大刀隊急向日軍衝鋒,相與肉搏,白刃下處,日軍頭顱即落,遂獲大勝,日軍向豐台退卻。此時,借口避住山東原籍的宋哲元返回天津後,又受到日方壓迫和漢奸包圍,妄重和議,欲求苟全。佟麟閣目睹危機即發,事不宜遲,急電宋哲元,陳述利害,清其返平坐鎮,免為滓沽眾人出賣。不料秦德純等人與日談判簽訂了停戰協定。宋哲元輕信秦等說日本決心把此次事件作為「地方化」、「就地解決」的「不擴方針」,於12日發表了力主「和平」解決的看法和主張,承認了秦德純所簽訂的停戰三項協定。19日,宋哲元由津返平後,仍幻想和平,竟下令打開封閉的城門,撤除防禦沙包等。佟麟閣力持不可,說:「軍長苟有不便,請回保定,以安人心。平津責之麟閣。如敵來犯,我決以死赴之,不敢負托。」宋從佟請,決心抗敵,於是急凋趙登禹師星夜來北平增強防務。

  佟將軍指揮二十九軍士兵在盧溝橋上抗擊日軍 27日,宋哲元通電表示:日人欺我太甚,不可再忍,拒絕日方一切無理要求,為國家民族生存而戰。同閂宋哲元令南苑二十九軍軍部遷入北平。佟麟閣在生死存亡關頭,不願離開,決心與南苑官兵和軍事訓練團的學員、大學生軍訓班的學生等一同死守南苑。而由副參謀長張克俠帶領軍部人員進城。

  同日,敵人由廊坊進犯團河,由通縣、豐台凋集陸空軍於28日進攻南苑。當時南苑守軍有二十九軍衛隊旅、騎兵第九師留守的一部、軍事訓練團、平津大學生軍訓班等共五千餘人。佟麟閣誓死堅守,守軍雖炮械較敵為劣,但士氣卻異常高昂,爭奪由拂曉至過午,雙方傷亡均慘重。戰鬥中忽報大紅門又發現敵人。佟麟閣恐敵截斷北路,乃分兵親往堵擊。因寡不敵眾,部隊被敵四面包圍,只能利用地形,繼續與敵苦戰。佟麟閣在指揮右翼部隊向敵突擊時,被敵機槍射中腿部,部下勸他稍退裹傷,他說:「情況緊急,抗敵事大,個人安危事小……」執意不肯,益奮勇當先。官兵感泣,拚命衝殺,此戰慘烈,死亡忱籍。日軍見久攻不下,便派飛機前來助戰,在敵機的狂轟濫炸中,帶傷指揮作戰的佟麟閣頭部又受重創,終於壯烈殉國,時年四十五歲。29軍132師師長趙登禹亦中日軍飛機空襲炸彈身亡。

  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3月29日,北平政府及各界人士為紀念佟麟閣的歷史功績,在八寶山忠烈詞舉行了隆重的入祀大典。7月28日,在將軍殉國9週年之際,行營主任李宗仁等軍政界要人以及各界人士在中山公園舉行了追悼大會,在各界送來的輓聯中,馮玉祥送的是:「報國敢雲天職盡,立身當於古人爭。」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