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歸根——高以翔和上海灘往事 | 陽光歷史

 

A-A+

葉落,歸根——高以翔和上海灘往事

2019年11月29日 歷史紀事,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1873年是個雞年,這一年是清穆宗同治十二年,世界上爆發了第一次金融危機,梁啟超剛剛出生。

01

從小捕快到總督查

這一年的夏天,蘇州刑警隊長黃炳泉因辦錯案子被處分,田產也被其姑母侵佔,為了生計,帶著老婆孩子從蘇州搬到上海,住在南市張家弄,開了一個小茶樓,張家弄可不得了,是上海捕快差役聚集的地方,他兒子從小耳聞目睹這些捕快的言行,頭腦中印下不少江湖訣竅。

8年以後的1881年,黃炳泉因病去世,留下妻子鄒氏和四個孩子,於是鄒氏把兒子送到孟將堂內做些零碎生活,在這裡,鄰居陶婆婆看母子五人生活困苦,就想幫助他們一下。

1900年,法租界擴充管轄地區,捕房公開招考華人巡捕,黃家兒報名投考,恰巧陶婆婆的兒子剛從上海中法學堂畢業,進入法租界捕房充當翻譯,陶婆婆就叫她兒子在捕房內打了招呼,黃家的兒子被錄取為三等華捕。那時捕房招考錄取了20名華捕,後來改組成偵緝隊(即便衣警探),陶翻譯推薦黃家兒子做領班,當時人稱「二十股黨」。

轉眼到了民國年間,有個叫姚宗李的法國天主教來華傳教士,為了開闢傳教基地,親自由上海乘火車,還帶著幾箱銀洋,準備到天津去開辦教堂。當火車行駛到山東臨城時,遭到軍閥張宗昌部隊攔車搶劫,把他綁架到臨城鄉下看管起來,準備勒索一筆巨款,贖回「肉票」。

這可不得了,要知道,姚主教的身份相當顯貴,不但和法國駐滬領事、法捕房總巡等關係密切,而且創辦了現在上海瑞金醫院的前身,而現在上海那條「天平路」當年的本名,就叫「姚主教路」。

事件發生後,轟動國內外,法國駐滬領事限令法捕房火速破案,將姚主教營救出來。捕房動員所有的偵緝人員,四處打聽、搜索,都沒得到任何消息。

此時,已經是華人捕快的黃家兒子,在辦理一起小小的偷錢包案的時候,認識並幫助了當事人,這個叫韓榮浦的山東人,是吳佩孚部下的副官,在韓榮浦的幫助下,黃捕快親自帶領幾十個便衣,化裝成張宗昌部隊的官兵,由上海乘火車到達臨城,在晚上趕到鄉下把姚主教營救出來,安然返回上海。

這件事情震動了法租界,法捕房對黃捕快破格重用。,原來法捕房中重要職務都由法國人擔任,這時破天荒地提升黃為督察長。

而這位黃督察長,有一個更為響亮的名字:黃金榮

02

會法語的曹翻譯官

黃金榮雖然叱吒法租界,但有個天然的劣勢,那就是文化太低,不會外語,更何況難得一比的法語,因此在鄰居陶翻譯的引薦下,認識了當時的法租界工部局總翻譯曹振聲。

黃金榮和曹振聲的第一次合作,就是抓獲了刺殺宋教仁的應桂馨,黃金榮邀同法捕房的藍總巡捕,總翻譯曹振聲,四名華捕,三名西捕,一同到文元坊應桂馨的家裡正式搜查。武士英行刺時使用的六響手槍,以及搶內存余的三顆子彈一併搜出來,由此震動全國。

順便說說,刺宋案的關鍵人物洪述祖。此人頗有來頭,他的曾祖是乾隆嘉慶朝的大學者洪亮吉,刺宋案發生後,應桂馨、武士英在上海被捕,抄出了洪述祖與應桂馨往來的密扎多份,於是暗殺宋教仁的真相大白於天下,全國輿論四起,紛紛要求懲治刺宋案相關人員,洪述祖匆忙逃離北京,來到青島。

1916年,袁世凱6月,袁世凱患尿毒症身亡。洪述祖一下子失去了靠山還有經濟來源。為了生活,洪述祖化名張皎安回到上海,由於債務關係被一名德國商人扭送到巡捕房。

當他償還債務從巡捕房走出來正要上汽車時,正好被宋教仁15歲的兒子宋振呂和劉白(宋教仁秘書)撞見,立即將他扭送上海法院,提起訴訟,輾轉又押去北京。

北洋政府鑒於全國輿論的壓力,不得不以「主使殺人罪」判他死刑。那時剛從美國引進了一台電絞椅,洪述祖成為了第一位享受電交椅的死刑犯。在絞洪述祖之前,曾用狗作試驗,結果狗死,外表皮狀並無異樣。洪述祖受刑時,由於驚嚇,加上他身軀肥胖,結果弄得身首分離。後來,小妾徐氏將洪述祖身體與頭部縫合在一起才下葬。

洪述祖有三子一女,次子洪濟(又名洪仲豪)民國時期在上海創建金龍公司,拍攝了不少武打片,抗戰前夕,洪濟應邀赴香港拍片,並創建了華南片場,一手捧紅了不少武打明星。

洪濟於1962年在香港去世,去世前一年,他有一個十歲的孫子,出演首部電影《愛的教育》正式開始其演藝生涯,這個孫子名叫洪金寶

從此以後,法租界有了所謂一文一武的說法,文的是曹振聲,武的就是黃金榮。

黃家和曹家,因為地位相等、休戚與共,所以往來極多,算是通家之好。黃金榮的太太林桂生得了一場大病,需要讓年輕陽氣足的小伙子在旁守護,借他們頭上的三把火,鎮邪驅魔,而黃公館內一位削梨特別在行的年輕人小杜,成為老闆娘身邊最得力的守護人和侍疾者。小杜和常人不同,整個過程他盡心盡責,全神貫注,把林桂生當自己的親人一樣伺候,服飾周到,真情流露,使得林桂生好生感動。並決心要好生拉他一把。

恰巧這個時候,曹振聲的太太也不知患了什麼怪病,叫了許多大夫都治不好。曹振聲是留法學生,但他的太太卻深信邪祟之說,堅信自己的病是沖了陰神,指名叫黃公館的小杜來照料,於是小杜就去了曹公館,在曹太太房間裡又照料了一個星期。就這樣,小杜成了曹、黃兩家的心腹,獲得極大的信任,可以在兩家自由穿堂入室。

這個小杜,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杜月笙

作為總翻譯,曹振聲可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他一直在背後支持著租界的販毒生意,當英租界、公共租界加強禁煙的時候,曹振聲不但說服了法租界當局,允許煙土公賣,而且指使黃金榮,和上海英租界的華人探長沈杏山的「大八股黨」合作,把沈控制的煙土館都搬進了法租界,使其最終淪為中國乃至世界煙毒最烈的地區,黃金榮專門做鴉片生意的「三鑫公司」也在這時崛起了。上海灘也成了青幫的大本營。

作為法租界當局的忠實走狗,曹振聲做事從不留後手,一戰中間,法德開戰,曹振聲領著租界的越南兵,查封了同濟德文醫工學堂,成為了同濟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校史上的第一次大難。

但是曹振聲也沒有讓這塊校園空著,在他的聯絡下,到了1920年,中法政府在校園舊址合作創辦了上海中法國立通惠工商學校,1931年9月定名中法國立工學院,後來,這所學校就成了上海理工大學。

創辦學校的過程中,曹振聲和蔡元培打上了交道,當時蔡元培組建了華法教育會,用勤工儉學的方式,推薦中國的年輕人掌握法國先進的技術,1920年9月11日,在蔡元培的要求下,曹振聲安排「重慶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的83名學生,冒如著注大雨從「名利大旅社」來到黃浦灘的法蘭西碼頭,又乘小艇到楊樹浦,登上了法國郵船「鴦特萊蓬」(Andre Lebom)號。


這83個人中,有個叫鄧先賢的16歲四川廣安小伙子,日後,他將成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03

曹家這只振動杭州的蝴蝶

作為杭州人,曹振聲在杭州聖塘路上還有個別墅,叫做來音小築,1928年,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浙江省政府主席張靜江住在了這裡,而曹振聲不但對這所別墅幾乎不收租金,還為張省長找到了北山葛嶺一塊4.5畝的土地,在這裡建了這兩座西洋風格的兩層小樓,坐北朝南,面向西湖。兩樓東西分佈,中間連以曲廊,取名「靜逸別墅」。

這位張省長,是王國平之前對杭州影響最大的人物,不但開通了多條鐵路,還為杭州舉辦了「西湖博覽會」。

第一屆西湖博覽會展館內部

「西湖博覽會」的召開,讓杭州一下子成了貿易發達的地區,在浙江嵊縣谷來鎮馬溪村,一向和族內親戚不和的馬悌蔡,帶著7歲的兒子到杭州做生意,解放後,因為馬悌蔡曾在民國擔任保長,被打倒在地,他的兒子馬來法17歲就只能進圖片社當幫工,在混日子的空閒時間裡,馬來法會在工作之餘從事曲藝創作及表演活動,慢慢的竟然成了曲藝名家。

三年自然災害前後,陳雲同志受到了批判,身體也不太好,工作上有一些調整。陳雲同志出生的時候是江蘇人,但是等到解放後,他的出生地青浦已經劃給上海了。所以陳雲同志回上海就算是告老還鄉,一邊養病一邊發展個人愛好去了。

杭州離上海不遠,陳雲每次到杭州都喜歡到大華書場和三元書場去聽評彈和評話,也喜歡散場後和演員們一起交流評彈有幾種唱法的問題,這裡面聊得最好的,就是馬來法。

文革期間陳雲同志不敢去杭州聽評彈,害怕自己萬一出了問題,可能會連累這些曲藝工作者,而馬來法就把評彈的磁帶送給他,讓他在家裡過癮。

80年代改革的春風吹來,陳雲同志的身體也逐漸硬朗了起來。他每年春天都要去杭州住幾個月,而從1981年8月,人到中年,馬來法也正式調入浙江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由於這段交往,1984年浙江省文藝聯合會召開的《學習陳雲同志評彈講話精神》會議,是由馬來法主持的。

馬來法主持會議的時候,他的兒子馬雲正迎來人生中第三次高考,這次總算考上了杭州師範學院。

而此時,那個亦黑亦白的曹振聲早已去世,他的孫子曹道成因為家學淵源,法語好,成了法國米其林公司台灣分公司的高管。

道成的兒子曹志翔,則不想繼承父親的產業,改名高以翔,做了演員,並最終死於自己故鄉浙江。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