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腦死亡捐器官 下班途中遭搶劫腦死亡 | 陽光歷史

 

A-A+

白領腦死亡捐器官 下班途中遭搶劫腦死亡

2020年01月15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9月6日,年僅24歲的白領小丁從位於長寧區福泉路的公司下班,坐捷運回到周浦住地時遭遇歹徒搶劫,被棄於人員稀少的通道內,被發現時已經是案發後30小時。由於腦部曾長時間缺氧,雖經全力搶救,令人惋惜的是,小丁被確認為腦死亡,已經沒有甦醒的可能了。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了4天後,小丁父親替女兒作出了決定:捐獻女兒的器官!他主動和醫生聯繫上,並以錄音作為憑證,希望女兒的器官延續下去,幫助他人。前天上午,經過簡短的告別儀式後,仁濟醫院的醫生懷著深深的敬意,對小丁進行了器官捐獻。

  錄音中,小丁父親坦言:「我作為小丁的父親,原來我們說到器官捐獻,也有一點敏感,有一點反對,現在看到我女兒搶救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我,願意把她的器官捐出去,作為一個延續吧。現在她這種狀況,我作為父母,也不忍心看到她還在病床上那麼痛苦,我也不想讓她媽媽那麼痛苦。」

11753948.jpg

  這是仁濟醫院今年第41例器官捐獻。據仁濟醫院器官捐獻協調師陳小松醫生介紹,上海今年有98例器官捐獻,大部分都被確認為腦死亡。導致腦亡的原因大致有三種:一種是外傷,比如墜樓等事故;一種是腦出血,這兩種占比約60%,剩下不多見的就是窒息導致的腦亡,小丁就屬於這一種情況。

11753943.jpg

  「但是這個數字相對於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卻是遠遠不夠的。目前仁濟醫院每十例潛在捐獻者中大概只能成就一例捐獻。而仁濟醫院等待腎移植的患者約有1000人,並在不斷增加,獲捐者平均等待時間為3年。」陳小松說:「要實現捐獻,有很多客觀條件的制約,除了思想觀念,還有病情、器官的質量等。現實操作中,如果一個人自己登記捐獻器官,但直系親屬中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就不能捐獻。」

  截至6月28日,上海器官捐獻突破200例。上海市紅十字會透露,上海器官捐獻率為百萬分之五,是全國平均百萬人口捐獻率的2.5倍。

  9月6日,年僅24歲的白領小丁從位於長寧區福泉路的公司下班,坐捷運回到周浦住地時遭遇歹徒搶劫,被棄於人員稀少的通道內,被發現時已經是案發後30小時。由於腦部曾長時間缺氧,雖經全力搶救,令人惋惜的是,小丁被確認為腦死亡,已經沒有甦醒的可能了。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了4天後,小丁父親替女兒作出了決定:捐獻女兒的器官!他主動和醫生聯繫上,並以錄音作為憑證,希望女兒的器官延續下去,幫助他人。前天上午,經過簡短的告別儀式後,仁濟醫院的醫生懷著深深的敬意,對小丁進行了器官捐獻。

  錄音中,小丁父親坦言:「我作為小丁的父親,原來我們說到器官捐獻,也有一點敏感,有一點反對,現在看到我女兒搶救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我,願意把她的器官捐出去,作為一個延續吧。現在她這種狀況,我作為父母,也不忍心看到她還在病床上那麼痛苦,我也不想讓她媽媽那麼痛苦。」

11753948.jpg

  這是仁濟醫院今年第41例器官捐獻。據仁濟醫院器官捐獻協調師陳小松醫生介紹,上海今年有98例器官捐獻,大部分都被確認為腦死亡。導致腦死亡的原因大致有三種:一種是外傷,比如墜樓等事故;一種是腦出血,這兩種占比約60%,剩下不多見的就是窒息導致的腦死亡,小丁就屬於這一種情況。

11753943.jpg

  「但是這個數字相對於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卻是遠遠不夠的。目前仁濟醫院每十例潛在捐獻者中大概只能成就一例捐獻。而仁濟醫院等待腎移植的患者約有1000人,並在不斷增加,獲捐者平均等待時間為3年。」陳小松說:「要實現捐獻,有很多客觀條件的制約,除了思想觀念,還有病情、器官的質量等。現實操作中,如果一個人自己登記捐獻器官,但直系親屬中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就不能捐獻。」

  截至6月28日,上海器官捐獻突破200例。上海市紅十字會透露,上海器官捐獻率為百萬分之五,是全國平均百萬人口捐獻率的2.5倍。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