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分手後謊稱遭男友性侵 | 陽光歷史

 

A-A+

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分手後謊稱遭男友性侵

2020年01月04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自願發生關係懷孕,卻謊稱自己被強姦,這出鬧劇發生在浙江溫州北白象派出所,據民警詢問後,這名女子才道出,自己因手頭拮据,才想出這種方法好得到賠償。

  一懷孕女子來派出所報警稱自己被強姦,經民警調查後才得知,原來是向「男友」索要錢財不成,於是謊報自己遭強姦。

  8日早上10時許,一28歲的安徽籍女子張某至浙江溫州北白象派出所報警,稱自己被強姦了。張某告訴民警,強姦自己的是一貴州籍男子,姓何,年齡大約40歲左右,現住在柳市鎮前西村。由於張某能詳細的知道這「強姦嫌疑人」的信息,民警猜想這應該是熟人。於是詢問張某是如何與何某認識的,張某支支吾吾,一直不大願意說,只說自己現在懷孕了,需要何某的賠償。張某的態度讓經辦民警起了疑心,這被「強姦」的不要求抓「犯人」,卻是一味地要求賠償。經過民警的耐心勸說,張某終於說出了實情。

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張某與何某最初相識在2013年的7月初,兩人通過QQ認識。之後一直有聯繫。7月10日,何某來電邀約張某來自己的暫住地方玩,張某推脫一次之後應邀。兩人一起去了何某的弟弟家一起吃飯並且發生了關係。張某告訴民警,這次之後兩人關係密切起來,又陸續有了幾次關係。11日,張某便回了自己的暫住地。

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兩人半月不曾聯繫,7月底的時候,張某發現自己懷孕了,聯繫了何某並將自己懷孕的消息告訴何某。何某要求張某辭去工作來自己家,並向張某承諾自己會養她。當日張某前往何某的暫住地。直到8月28日,張某花光了自己身上的錢,又無法在之前上班的工廠拿到工資。張某要求何某給自己一筆錢,但是何某一直沒有表態。氣急的張某於是謊稱被強姦。

  經調查,張某並未被強姦,無法立案。但是民警表示會聯繫何某,盡量調解兩人的問題。

  自願發生關係懷孕,卻謊稱自己被強姦,這出鬧劇發生在浙江溫州北白象派出所,據民警詢問後,這名女子才道出,自己因手頭拮据,才想出這種方法好得到賠償。

  一懷孕女子來派出所報警稱自己被強姦,經民警調查後才得知,原來是向「男友」索要錢財不成,於是謊報自己遭強姦。

  8日早上10時許,一28歲的安徽籍女子張某至浙江溫州北白象派出所報警,稱自己被強姦了。張某告訴民警,強姦自己的是一貴州籍男子,姓何,年齡大約40歲左右,現住在柳市鎮前西村。由於張某能詳細的知道這「強姦嫌疑人」的信息,民警猜想這應該是熟人。於是詢問張某是如何與何某認識的,張某支支吾吾,一直不大願意說,只說自己現在懷孕了,需要何某的賠償。張某的態度讓經辦民警起了疑心,這被「強姦」的不要求抓「犯人」,卻是一味地要求賠償。經過民警的耐心勸說,張某終於說出了實情。

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張某與何某最初相識在2013年的7月初,兩人通過QQ認識。之後一直有聯繫。7月10日,何某來電邀約張某來自己的暫住地方玩,張某推脫一次之後應邀。兩人一起去了何某的弟弟家一起吃飯並且發生了關係。張某告訴民警,這次之後兩人關係密切起來,又陸續有了幾次關係。11日,張某便回了自己的暫住地。

懷孕索賠不成報警

  兩人半月不曾聯繫,7月底的時候,張某發現自己懷孕了,聯繫了何某並將自己懷孕的消息告訴何某。何某要求張某辭去工作來自己家,並向張某承諾自己會養她。當日張某前往何某的暫住地。直到8月28日,張某花光了自己身上的錢,又無法在之前上班的工廠拿到工資。張某要求何某給自己一筆錢,但是何某一直沒有表態。氣急的張某於是謊稱被強姦。

  經調查,張某並未被強姦,無法立案。但是民警表示會聯繫何某,盡量調解兩人的問題。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