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保姆1年半涉殺10人 前9人家屬均未報案 | 陽光歷史

 

A-A+

女保姆1年半涉殺10人 前9人家屬均未報案

2019年10月27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到僱主家裡不到4天,就在肉湯中投毒、用針管注射毒湯、用繩子勒脖,保姆用盡方法殺死70歲的僱主,自稱只是為了早點拿到工錢。昨日,45歲的韶關籍女子何天帶涉嫌故意殺人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何天帶在庭上承認殺人事實。公訴人表示,何天帶在當保姆期間,還涉嫌製造另外9宗故意殺人案件,其中7宗有死亡事實,但由於死者屍體大都已被火化,導致缺乏關鍵證據,目前未能認定並提起指控。

  保姆到家沒四天就殺害老人

  被害老人何老太家住南沙區大崗鎮,2014年12月13日,其媳婦為了找人照顧70歲高齡的她,通過一家家政公司找到了45歲的何天帶。

  2014年12月16日9點24分,公安機關接到報警稱何老太死亡,其兩本存折與一對耳環丟失。法醫到場檢查發現,何老太頸部有一條7厘米長的勒痕,內褲上有血跡,血跡對應的左臀部有兩處可疑針孔。之後,公安機關從何天帶身上查獲繩子一根,存折2本,可疑液體2瓶,注射器針筒、針頭17份及帶有可疑血跡的紙巾。

  據指控,2014年12月16日凌晨4時許,何天帶趁何老太熟睡,用事先準備好的安眠藥、敵敵畏等勾兌在肉湯裡面,誘騙何老太喝下上述肉湯之後,何天帶用兩支自帶的不同型號的針筒吸滿了上述肉湯,分別注射到何老太的臀部和腹部;當天清晨6時許,何天帶又用尼龍繩勒何老太的頸部,致其死亡。經法醫鑒定,何老太符合被他人勒頸致窒息性,合併口服及臀部注射敵敵畏致中毒死亡。

  公訴人認為故意殺人罪證據確鑿

  何天帶殺人後向老人家屬索要工資,老人家屬在清理老人遺物時發現老人的兩本存折和耳環不見了,懷疑是何天帶所為於是報警。警方隨後將何天帶抓捕,搜出老人遺物和一批作案工具。

  該案經南沙區分局偵查終結。昨日,何天帶涉嫌故意殺人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判,何天帶在庭上承認殺人事實。公訴人認為,被告人何天帶故意殺人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鑒定。被告人在公安機關、檢察院及庭審審訊時供述穩定,公安機關也從其隨身物品中查獲針筒、敵敵畏等作案工具,並在被害人血液中檢測出相關成分,形成了完整證據體系,被告人行為應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刑事責任。

  何天帶:我殺人的理由就是為了提早拿到工錢

  「為什麼要把存折都撕掉?」昨日庭審中,審判長問。

  「我不想說。」何天帶說

  「你說一下嘛,不然我也不好為你辯護」,辯護人引導。

  「我不想要別人得到這個錢。」沉默10秒後,何天帶回答。

  「為什麼?」

  何天帶又沉默數秒,不說話。庭審中,何天帶情緒激動,多次痛哭表示不想再說話,對自己作案動機和過程均不願意細說。辯護人表示,何天帶的行為與其家庭原因相關,然而何天帶卻不想提及。何天帶「我殺人的理由就是為了提早拿到工錢,沒有其它理由了。」

  保姆為何攜帶敵敵畏?

  一個保姆,為何會隨身攜帶敵敵畏、針管等物品?

  「我不是有備而來的。」何天帶說,「敵敵畏是有時候我沒事做了,就回去出租屋滅一下蟑螂什麼的,消毒用的。我一直放在行李箱,2008年、2009年就有了。」何天帶說,安眠藥是她自己吃的,而繩子則是用來綁衣服的,一直都放在行李包裡。對於為何攜帶針頭、針管,她並沒有解釋。

  根據化驗檢驗報告,何天帶隨身攜帶的17份針頭、針管,每一份都檢測出了敵敵畏和安眠藥的成分,查出的一個礦泉水瓶中裝有乳白色液體,裡面含有安眠藥成分。這些成分,在被害人何老太的血液、尿液及胃內容物都能檢測出來。

  這是怎樣的一個保姆?

  據介紹,何天帶生於1970年,小學文化程度,樂昌坪石人。事發前住在佛山南海,2013年曾因盜竊坐過一次牢。2014年12月13日,何老太的媳婦通過家政公司找到何天帶,何天帶的工資為每月2600元。

  「當時她說何老太能走的,不用怎麼照顧,看一下就行。」何天帶說,然而到了家裡,她發現老人並不如所說的好照顧。何天帶向何老太的媳婦提出,如果不足一個月老人去世了,也要給足一個月的工資,「一個小時,也要算足一個月」。

  這樣的說法讓何老太的媳婦很不高興。據何天帶供述,兩人因此發生了口角,最終老人的媳婦妥協了,「他們好像很急著請人,說錢是小問題」。

  殺害老人後就向家屬要工資

  據何天帶供述,2014年12月16日凌晨4時許,她將安眠藥、敵敵畏與肉湯勾兌,喂何何老太喝下,「她喝了2湯匙羹,喝了之後睡著了」。在老人睡著後,何天帶又用針管吸滿兌有敵敵畏的湯汁,注射到老人的身體裡。「就像吸毒那樣子打,在腹部打了一針,沒完的打到屁股上去了。」打完針後,為了加速老人的死亡,清晨6時許,何天帶又用尼龍繩勒老人的頸部,「勒了幾秒鐘」。隨後,何天帶將針頭、農藥、安眠藥等藏到自己的行李袋裡,這些作案工具「沒來得及丟」。

  天亮的時候,何天帶告訴何老太的兒子,老人不行了,要求給她結算工資。老人的兒子到場清點遺物時卻發現,老人的兩本存折和耳環都不見了,這才懷疑何天帶有殺人嫌疑,趕緊報警。

  後來公安搜查時發現,何天帶的文胸中藏有耳環、存折、戒指等物。警方同時從何天帶隨身行李中搜出17根針頭和針筒、敵敵畏、安眠藥等,在其南海的出租屋裡還發現有大量針頭、針筒、農藥、安眠藥等。

  昨日庭審時,公訴人還補充,根據公安偵查,何天帶在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期間,利用做保姆的便利,以類似手法涉嫌犯有另外9宗故意殺人案,其中2宗未遂,另外7宗造成死亡發生的事實。由於各種原因,被害人的家屬均沒有發現可疑情況,以為系自然死亡,沒有報案。目前被害人屍體已被處理,因此無法進行法醫鑒定和死因鑒定。

  「因為缺乏關鍵證據,在檢察機關指控時沒有認定,但並不代表被告人沒有犯案嫌疑。」公訴人表示,何天帶在接受公安機關審訊時,一直很穩定供述這9宗犯罪,因此建議量刑時一併考慮。

  對此,何天帶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僅表示9宗犯罪事實的數字並不準確。何天帶的辯護律師表示,這9宗犯罪並沒有確鑿證據,希望量刑時可以從輕考慮。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