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6年還清父債雙親去世 債主不忍收錢 | 陽光歷史

 

A-A+

少年6年還清父債雙親去世 債主不忍收錢

2019年10月17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12月26日,2015年最後一個星期六。

  17歲的高二學生葉石雲早早起床,到菜市場稱了兩斤五花肉和兩斤豆腐。他已經盤算好了,中午就暖一個鍋,「和爺爺吃一頓6年來最奢侈的午餐」。

  「爺爺,今天我們就多吃點吧!爸爸欠的債,我都還清了,以後你再也不用捨不得吃肉了。」面對爺爺驚訝的眼神,葉石雲靠近老人耳邊,大聲說。

  在浙江麗水雲和縣崇頭鎮梅竹村,村民們卻為葉石雲一家的遭遇唏噓不已。

  9月9日,星期三,原本是一個平常的日子。

  那天下午,11歲的葉石雲坐在鎮上的梅源實驗學校五年級課堂裡。突然,「嘎吱」一聲,教室前門被推開一條縫。梅竹村村民柳潤生探進半個腦袋,把正在上課的老師喊了出去。在門口嘀咕幾句後,老師走了進來,直接到葉石雲跟前,讓他收拾好課本回家。

QQ截圖20160106150327.jpg

  「你媽病得很重,讓你回去。」柳潤生沒正眼看他,只說了一句,就快步到校門外發動摩托車。一路上,後座上的葉石雲不敢多問,心裡想:「媽媽是不是吐血很厲害,止不住了?」葉石雲出生後第三年,母親石明秀患了紅斑狼瘡。

  到家時,葉石雲本想直奔母親床前。沒想到屋裡已經站了很多人,在房間外的廳堂,他看到了那口烏黑的棺材,「那是幾年前家裡替爺爺準備的,沒想到29歲的母親先躺進去了」。

  葉石雲抱著父親痛哭,他想看母親最後一眼,可是這個願望已經不能實現了。按當地習俗,屬虎的他和屬猴的母親生肖不合。也因此,葉明松故意等妻子蓋棺之後才叫人接兒子回家。

QQ截圖20160106150240.jpg

  葉石雲難受到了極點,父親安慰他說:「媽媽走了,沒辦法,以後我們一起好好過。」石明秀下葬後,葉明松割完稻穀,就去了縣城打工。此前他一直在外打工掙錢,自妻子生病後,他不得不在家照顧。

  此後每週五放學,葉石雲不再返回村裡,而是去縣城姑姑葉水梅家,父親則每隔一兩個星期去看他一次,但每次都很匆忙。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石明秀去世第49天。又是一個下午。正在上課的葉石雲又看到了教室的前門被推開一條縫。他一眼認出來,是同村的堂伯父柳啟東。他再次被叫出了教室,柳啟東直截了當地說:「你爸爸死了!」

QQ截圖20160106150151.jpg

  葉石雲腦子陷入一片空白。

  葉石雲呆呆地跟著堂伯父柳啟東到了縣城醫院。在那裡,他見到了村幹部和許多親戚,也見到了直挺挺躺著的父親。這一次,沒有人再顧忌他這只「虎」和父親這只「猴」是否會相「沖」。

  父親是兩天前在打工時突然吐血,被送進醫院的。在葉石雲的印象中,他一直健壯、能幹,「媽媽每次病情惡化,他總能『變』出錢,帶她去城裡的醫院,房屋被暴雨沖塌了,他也能張羅著修理。」

  父親去世後,葉石雲聽到了一些傳言。有人經常看到葉明松雙手抱住腹部,蹲在某個角落許久站不起來;還有人聽他說過「我可能要比我爸先走」這樣的話,聽者以為他妻子久病不愈,心中煩悶,在說喪氣話。

  葉明鬆去世了,親戚們擔心老爺子葉貞旺再承受不了喪子之痛,決定先瞞著老人。可還上小學的葉石雲,哪有能力下葬父親?親戚和村民不忍,大家你一百我五十,湊錢把葉明松火化了。

  父親下葬後,姑姑因為擔心葉石雲,當晚便留宿在他家。不知情的葉貞旺,以為女兒和往常一樣,是從縣城來看望自己的。

  誰也沒有料到,第二天一大早,竟有債主來到了葉家。那人徑直走到葉貞旺跟前,說:「你兒子死了,他欠我100元,你要還給我!」老人耳背,沒聽清,問:「你說什麼?」

  葉石雲和姑姑聽到後大驚,立馬上前拉走這人。

  在房屋外,11歲的葉石雲斬釘截鐵地對這位上門討債的人說:「你放心,爸爸欠的錢我一定還!」這是他人生中鄭重許下的第一個諾言。

QQ截圖20160106150439.jpg

  站在一旁的葉水梅很是驚訝。在她印象中,侄兒葉石雲由於家境貧困,長期缺乏營養,不僅個小而內向,甚至有些怯懦。

  年初時,葉明松從鄰村抓了豬仔回家飼養。儘管那時妻子早已不會料理豬食,他仍固執地認為,有豬過年,是他作為一家之主的責任。

  以往每年過年殺豬,葉明松早早就挑好日子,聯繫好殺豬師傅。可是那年,眼看臘月都快過半了,他還沒有回家。葉貞旺等不急了,只好自己張羅開來。

  「你爸怎麼還不回家過年啊!」殺豬那天,葉貞旺問葉石雲。

QQ截圖20160106150254.jpg

  「他去外地打工了,過年不回家!」葉水梅趕緊用事先想好的謊言,替侄兒回答。農村過年殺豬,在過去也算是一件大事,近親都會過來幫忙。

  本以為還能多瞞著老人一段時日。不料幾天後,葉貞旺顫巍巍地出現在了縣城女兒葉水梅的家門前:「他們說他已經死掉了,你們把他收好了沒有?把他放哪了?」

  自從父親去世第二天就有人上門討債後,葉石雲便拿了個學習用的本子記賬。他要替父還債,兌現自己的諾言。他知道,父親的債絕不止一筆,便做好了等債主上門討債的準備。

QQ截圖20160106150214.jpg

  然而,讓他很意外,此後再無第二人找來。「債主不好意思來,那我們就去找他們。」和姑姑商量後,葉石雲決定主動上門尋找債主。

  於是,在雙親離開後的第一個冬天,原本內向的葉石雲利用雙休日和寒假,在姑姑的幫助下,開始一筆一筆地「尋債」——尋找父親生前欠下的債:

  「欠柳啟元840元,2009年修繕倒塌的房屋時,運空心磚和水泥的運費;欠胡先林1000元,2008年母親住院,出院時沒錢結賬借的;欠季方其350元,2007年種香菇時,父親買材料借的……」

  葉石云「找到」的這些債,有些是父親當初和姑姑說過的;有些是他去世後,知情人告訴姑姑的;還有一些,是姑侄倆一起找出來的。

  「年豬都殺了,豬仔的錢給了沒?」葉石雲打聽到年初的豬仔,是父親從隔壁張化村抓的,便和姑姑一道去核實。

  張化村距離梅竹村10多公里,距離雲和縣城近20公里。葉石雲和姑姑坐了個把小時班車,又步行十幾分鐘的小路,才抵達。

  當姑侄倆風塵僕僕地出現在家門口時,賣豬仔的老闆練美儉很是意外。「你爸爸在我這裡抓豬仔,今年是第三年了。和前兩次一樣,我都是先賒給他,年底他再把錢給我。」
練美儉在村裡養母豬已經10多年,兩頭母豬一年下兩次豬仔,大約有40頭豬仔出欄。

  「這麼多年下來,我幾乎不賒賬。你爸爸是個例外!」練美儉此前並不認識葉石雲的爸爸。但因為在梅竹村有親戚,他多少瞭解他的家境及口碑。

  2007年,葉明松因為沒錢抓豬仔,其他地方不給賒賬,最後找到了練美儉。「你先抓去,年底豬殺了,肉賣了,再把錢還給我。」練美儉很爽快。此後兩年,他一直在張化村抓豬仔。

  葉明鬆去世後,練美儉並不指望當年葉明松欠的豬仔能夠收回本錢。因此,他沒有去梅竹村討債。「等他兒子長大了再把錢還給我,不知道那時候我還在不在!」2009年,練美儉65歲。

QQ截圖20160106150205.jpg

  「小豬500元。」葉石雲鄭重地在本子上又記下了一筆……

  而當爺爺知道他準備替父還債後,也回憶起好幾筆兒子此前在村裡欠的債:「欠你練家伯伯200元,柳家叔叔100元……」

  經過一段時間的打聽、尋找、核實,葉石雲記錄下了父親欠下的20多筆債,共計3萬多元。這些錢,在今天看來並不算多,但對於當年連自己生活都沒著落的孤兒來說,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些債,沒有一張借條。但葉石雲毫不懷疑,反倒覺得這是他們對逝去父親的信任。

  在雲和當地農村,有「債不過年」的說法。父親的債一時還不了,但理必須到。此後每年年關,葉石雲都要和爺爺一起,到欠債的人家去表示歉意:「欠你的錢暫時還不了,不過請放心,賬我們記著,一定會還給你!」

  一位是耄耋老人,一位是乳臭未乾的學生。祖孫倆的承諾,多少有些蒼白。

  那些債主,情,領了。但是,話,沒人當真,也沒指望葉石雲成年前能還錢。

QQ截圖20160106150532.jpg

  和許多在貧困家庭長大的農村孩子一樣,葉石雲是一個性格內斂而感情細膩的孩子,所有心事都藏掖著,不和人說。父母去世後的大半年,他常常神情恍惚。上課時,聽著聽著就看見了父親和母親,晚上睡覺後,父親和母親的一切就更加鮮活了。

  他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早點來到世上。從四五歲依稀記事起,到母親和父親去世,他僅擁有短短幾年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光。那時雖然清苦,但能感覺到幸福。

  如今,他們都不在了,他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可以撒嬌的孩子。從今往後,他不僅要管好自己,還要照顧年邁的爺爺。「爸爸媽媽剛走的時候,我非常悲傷。可是看到爺爺傷心的樣子,我就會想,爸爸媽媽在天上看著我,我要堅強,要照顧好爺爺,要好好學習。」葉石雲說。

  2010年暑假,葉石雲來到縣城姑姑家。

  他要掙錢,替父還債。

  可到哪裡掙錢?怎樣才能掙到錢?12歲的他茫然無措。

  浙江雲和素有「中國木製玩具城」之稱,以木製玩具聞名全國。當地各種大小玩具廠隨處可見,於是,他想到去玩具廠打工。

  「老闆,你這裡需要人嗎?」站在一家玩具廠門前,葉石雲小聲問。「童工,不要!」對方瞥了一眼。1.4米的葉石雲,還有一年才小學畢業。

  接連碰壁後,他有些失望,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身邊車來車往。正當有些氣餒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撿廢品,便迅速跑回姑姑家,從雜物間裡找來一隻編織袋。

  姑姑知道他撿廢品,已經是好幾天後了。那天她進雜物間時,看到了堆成小山一樣的廢紙和塑膠瓶。得知侄兒想撿廢品掙錢替父還債後,葉水梅很是高興:「當時石雲說爸爸欠的錢他來還時,我以為只是小孩子隨便說說。後來,他讓我一起去尋找那些欠債的人,我開始覺得,他要替他爸爸還錢是當真的。不過,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去做了。」

  隨後,姑姑和他把廢品裝好,又讓姑父柳啟新騎上摩托車,送到廢品收購站去賣。那天,他掙到了人生第一筆錢,15元。

QQ截圖20160106150227.jpg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葉石雲早出晚歸,穿梭在雲和縣城的大街小巷撿廢品。直到有一天,他在路邊看到一位婦女,坐在家門口加工玩具。

  「阿姨,這些玩具是從哪裡來的?能不能幫忙問下,給我做做?」他壯膽問。「你也想加工玩具?」婦女很是驚訝。當她得知葉石雲是孤兒後,很是同情,便告訴他如何從玩具廠拿貨,並教他加工。

  因為未成年的葉石雲無法直接從玩具廠拿貨回家加工,於是,他向姑姑求助。第二天,姑姑便從玩具廠拉回一車玩具。從此,他開始做起了玩具來料加工。那個暑假,葉石雲邊撿廢品邊加工玩具,總共掙了1000多元。

  此後3年暑假,他都到姑姑家加工玩具,掙到的錢也逐年增加:2011年2300元、2012年3000元、2013年4000元。而每一個寒假和雙休日,他都利用短暫的時間去撿廢品,積少成多。

  做了4年玩具來料加工後,葉石雲已經掌握了很多玩具的製作工序。他希望能直接進入玩具廠打工,掙更多的錢,替父親還債。2014年暑假,16週歲的葉石雲,終於光明正大進入工廠。

QQ截圖20160106150124.jpg

  玩具廠白天上班的時間是7:30至11:30和13:00至17:00;晚上加班的時間是18:00至21:30。他每天早上到廠裡,中飯和晚飯都自帶米和乾菜在廠裡蒸飯,直到晚上加班結束才回家。

  在玩具廠工友們的眼中,葉石雲是一個「比同齡人成熟一大截」的孩子,懂事、有禮貌、能吃苦。每天中午,他只用半小時吃飯,這樣可以比工友多加班1小時。

  「今年暑假上班時,他說腰很酸。我說,你叫媽媽買點補身體的東西給你吃。他說,他沒媽媽了。我又說那你爸爸不管你啊?他說,他爸爸也沒了。」雲和縣華昌工藝廠的工友項三娟,半年後回憶起當初自己和葉石雲的那段對話,眼淚還差點掉下來。

  「姑姑,我現在還不會掙錢,你先借我100元!」葉石雲替父親還第一筆債的錢,是向姑姑借的。父親去世後的第二天早上,他對討債上門的人當面承諾之後,向姑姑借了100元,直接送到了對方的家裡。

  2010年年底,葉石雲第二次向姑姑借錢還債。那年暑假,他雖然通過撿廢品和加工玩具掙到1000多元,但是除去一些花銷,剩餘的錢不夠還一筆特殊的債——父親生前向村裡一位90多歲的老人柳學照借的1100元。

  和姑姑商量後,他決定先還掉這一筆債。因為他擔心,錢還沒還上,老人就不在了。

  「當時有人跟我半開玩笑說,老人年紀這麼大了,他要是死了,這筆錢不是剛好可以不用還了嘛!」葉石雲說,雖然知道人家只是隨口一說,他卻一本正經地回了一句,「怎麼可以這麼想呢!」

  「我爸爸什麼時候借錢給明松,我們都不知道。還錢的那天我剛好也在,是石雲和他爺爺一起來的。我爸爸還推辭了很久,說石雲和爺爺一老一小太可憐了,這錢不著急還。」柳學照的兒子柳潤余回憶了當年葉石雲還錢的情形。

  「我爸爸拿到錢,過了兩年就去世了。明松是好人,我們都知道他家裡窮,外面欠了不少錢。但每次只要他開口,我們手頭有多少就借多少。」柳潤余也是葉明松的債主。2007年,葉明松在家裡種香菇,購買麥麩時沒錢,向他借了500元。

QQ截圖20160106150134.jpg

  葉明鬆去世後,和所有的債主一樣,柳潤余父子倆都非常同情這祖孫倆:「明松死了,我當時想,這錢就不要還了。那幾年,幾百塊錢對我們農村人也不是小錢。不過,我們沒拿到,對家裡也不會有太大影響;石雲和他爺爺多還這幾百塊錢,對他們的生活影響卻很大。」

  從2011年開始,為讓更多債主看到自己的行動,葉石雲對父親的債進行了分類:「500元以上分兩次還,1000元以上分三次以上還。」這樣,每年他可以多還幾家。

  對數額較大的債,他制定了分期還款的計畫。同時,他也絕不落下父親生前的小額債。只要是他知道的,無論數額多小都要還。「數額再小,那也是一分情,也是他們對我爸爸的幫助。」葉石雲說。

  他所還的債中,有一筆只有30元。「大概是有一次明松送他兒子去學校,口袋裡沒錢,問我借的。」事隔多年後,村民季柳平已經記不清楚這筆債的事情了。還債那天,季柳平剛巧不在家,錢是他老婆代收的。「如果我在家,這點錢我肯定不會收!」季柳平說。

QQ截圖20160106151259.jpg

  讓葉石雲感動的是,父親去世至今,沒有第二個人向他討債。相反,每一次他把錢送到債主家時,都會遭到拒絕:「你還小,這點錢不急,以後再還沒關係。」

  因此,每一筆債,他至少要送兩次、甚至三次以上,對方才勉強收下。即便如此,數額稍大的,債主還會減掉一兩百元,數額小的則變著法子又把錢退回一部分。

  村民柳雷星在村裡開了一家小賣部,葉明松急需用錢或家裡缺生活用品時,會找他借錢或賒賬。「2008年一年下來,他種香菇買材料加上平時買東西賒的賬,總共欠了我750元。」柳雷星回憶,葉明鬆去世後,葉石雲分兩年共還了他500元。

  「剩餘的250元,是我自己堅決要免掉的,我當時想,我家境比他一老一小要好多了。」柳雷星說,他現在到城裡打工,兩天半可以掙回250元。2008年時,在當地農村幫個工,一天的工資大概只有30元到35元。

  村民練溫貴的200元,是葉明松生前欠的年豬肉款。葉石雲還錢時,練溫貴再三拒絕後仍拗不過,才收下。可是第二年正月開學後,練溫貴又專程送了100元到學校:「你爸爸欠我的錢你已經還了,這是我給你讀書用的。」

  梅竹村的村民同情葉石雲,更心疼這孩子,因為「他從小話不多,但是嘴巴很甜,很懂事,在村頭村尾碰到誰,都會主動打招呼」。

  從雙親去世至今6年,葉石雲終於還清了父親手裡借來的3萬元債。如今,父親的債還清了。但也許,葉石雲永遠也還不清。

  因為他知道,還有一些債,好心人不忍說出。

  葉石雲替父還債的錢,除了撿廢品、加工玩具和打工掙的,還有一部分是從政府的低保和各類補助裡省下的。這些年來,他和爺爺的日子都過得非常節儉,一塊錢都捨不得多花。他身上穿的除了校服,都是人家送的舊衣。

QQ截圖20160106151218.jpg

  去年初中畢業後,為盡快以一技之長立足社會,葉石雲進入雲和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習。為節省菜錢,他幾乎每頓只買兩個素菜。後來他想到一個更省錢的辦法:找一個同樣貧困的同學拼菜,兩人把錢打到同一張卡,一頓買三個菜合起來吃。原本每週平均50元的菜錢,也因此降到了兩周75元左右。

  他拚命掙錢和省錢,有人好心說:「你還小,這債可以先不用還。」甚至有人告訴他,父債子還無法律依據,未繼承父親的遺產,沒必要替父還債。

  可他仍覺得,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父債子還天經地義,且自己早承諾在先。何況,當年這些人都在父親最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

  6年來,無數個夜晚,葉石雲曾蒙頭痛哭,為逝去的父母、為艱難的生活,甚至為同學熱鬧而開心的生日聚會。可是每天清晨掀開被子,他又努力將自己堅強的一面,展示在人們面前。

  當年這個內向寡言的孤兒,如今已成了校園裡的佼佼者,成熟穩重、且不乏自信。2015年9月,剛升入高二的他,通過競選從百人中脫穎而出,當選雲和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生會主席。

  「他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考慮事情周全,做事特別認真!」高峰是學校學生會的指導老師。他認為,當學生會主席,不一定要「演講最好」的,但「責任心很重要」。

  在上任不久後的校運會上,葉石雲特有的「領導風格」顯露無遺。作為主席的他,「任何事情總是帶頭去做,而不是只管指揮他人」。「他不用語言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是用行動來感染別人。」高峰說,剛開始還有些擔心「個頭小,不太愛說話」的他鎮不住,可是後來他發現「自己多慮了」。

QQ截圖20160106150102.jpg

  「他的文化和專業綜合成績名列全班第二,老師們都希望他高中畢業後繼續讀大學,但他想盡快畢業,早日踏入社會打工掙錢,更好地照顧年邁的爺爺。」葉石雲的班主任劉金隆有些惋惜。

  半個月前,原本身子骨還算硬朗的爺爺,去菜地的路上不小心跌倒,扭傷了脖子。元旦前,姑姑把老人接到了城裡。「元旦3天我都陪著爺爺,原本想帶他在縣城轉一轉,可他已經走不動了。我們請了醫生到家裡,替他掛了3天鹽水。」病來如山倒,爺爺的身體越發讓葉石雲擔憂了。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