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環與安祿山的故事:唐代楊貴妃為安祿山洗澡真相 | 陽光歷史

 

A-A+

楊玉環與安祿山的故事:唐代楊貴妃為安祿山洗澡真相

2018年11月23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98 次

  楊玉環安祿山的關係很複雜,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唐朝安祿山是一個阿諛奉承的小人,歷史上說他使出渾身解數討好皇帝和貴妃,安祿山為討皇帝歡心,認楊貴妃做乾娘。想想都覺得好笑,楊玉環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卻要認養一個五十歲的安祿山為養子,真是唐朝的一件奇聞。

  古代洗澡秘聞:很難想像,在沒有自來水的古代城市,人們該如何洗澡。一百多年前,某些先人們使用的依然是井水,那井都是露天打造的,常常可以從中發現死貓和死老鼠。

  古時候,人們不僅用水困難,也缺少清潔觀念。人每天要洗一洗,這件事開始得不算很久。即便是地位顯赫的皇帝也斷沒有這種意識,更不用說平民百姓了。

楊貴妃為安祿山洗澡真相.jpg

  白居易曾經寫道:“今朝一澡濯,衰瘦頗有餘”。這麼大的人物洗一回澡,居然還寫詩記錄下來。而楊貴妃出浴的故事,就更加轟轟烈烈了:“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好傢伙,在華清池洗澡還得經過皇帝允許,華清池不過是個澡堂子!即便如此,這樣的享受,平民是無福受用的,不過是家中自備一隻木桶或木盆,燒水以滌身。甚而至於,考慮到取水之難,根本不去洗澡。

  不過,老百姓們還是有自己的洗澡哲學。明代大學問家、《永樂大典》總編纂解縉就有“千年老樹當衣架,萬里長江作浴盆”的名聯傳世。可見,跳進河中洗個澡,在古人看來不是什麼新聞。《西遊記》第七十二回“盤絲洞七情迷本,灌垢泉八戒忘形”,便詳細記錄了七個蜘蛛精在灌垢泉洗澡的場景。

  最奢華的沐浴

  到底是貴賤有別,平民百姓能夠在河中洗個澡就快活無比了。可看看金易、沈義羚《宮女談往錄》中記載的慈禧洗澡的全過程,真讓人生出些艷羨來。

  在北京小湯山有慈禧太后的一個浴池,據測量,長4.55米,寬2.90米,深1.40米。池壁是由經過加工的十塊巨大的石頭壓縫交口鑲拼而成的。一個蓄水池與之相鄰。洗浴時,溫泉水從石縫中湧入蓄水池,將滿時把南壁上的一個閘門打開,水穿過暗槽流入浴池。這個浴池設計可謂別緻精巧,不愧溫泉池之冠。尤其是慈禧洗澡時,更顯出這種氣派。

  慈禧是坐在一條很寬的四條腿的矮椅子上洗澡的,椅子的每條腿上都攀著龍。為慈禧盛洗澡水的是兩個斗形的三尺來長的木胎鑲銀盤,一個洗上身,一個洗下身,絕不混用。光洗澡用的毛巾就要備一百條,每條毛巾都繡有黃絲線金龍,一疊是一種姿勢:有翹首的,有回頭望月的,有戲珠的,有噴水的。澡盆裡的水要永保乾淨,把毛巾浸透後,撈出來就再也不許回盆裡蘸水了,毛巾是用完一條扔一條,洗完上身雖用數十條毛巾,而水依然清澈。澡盆裡的水隨時舀出一些又隨時添入,始終保持一定的溫度。為慈禧洗澡的四個宮女,手法迅疾,有序無聲。先輕緩地、反覆地給慈禧擦胸、背、兩腋、雙臂,以使毛孔張開,身體輕鬆。擦完香皂後,再用濕毛巾擦淨身上的皂沫,以免皮膚發燥。然後用潔白純絲棉,沾香水均勻而輕細地拍在身上、乳房上、骨頭縫、脊樑溝處,這些地方容易積皂沫,容易讓皮膚發癢,需格外注意。最後重新舀水洗臉,浸手。與其說洗不如說熨,特別是在慈禧的額頭、兩頰熱敷,這樣據說能夠把抬頭紋的痕跡化開。

  話說回來,把自己的軀體時常裸陳於眾人面前,即便是你我這樣的小民,也頗覺這是一件不怎麼舒服的事情。慈禧太后頗通禮儀,不會不曉得箇中的不自在,但是為了顯示出自己的尊貴,就顧不了這許多了。

  最曖昧的“洗三”

  “洗三”是中國古代誕生禮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儀式。嬰兒出生後第三日,要舉行沐浴儀式,會集親友為嬰兒祝吉,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兒”。“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滌污穢,消災免難;二是祈祥求福,圖個吉利。

  給小兒“洗三”自然是正常不過了,給乾兒子“洗三”,大概只有楊貴妃做得出來。

  唐玄宗寵幸楊貴妃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然而,楊玉環卻不甘心只佔有一個皇帝,偏偏喜歡上了胡兒安祿山。安祿山為了贏得玄宗的賞識,在貴妃面前大獻慇勤,他雖然比楊貴妃大十幾歲,卻請求給貴妃當乾兒子。楊貴妃故意笑而不答。唐玄宗卻鼓勵貴妃收下這個“好孩兒”。自從楊貴妃當了安祿山的乾娘,與安祿山來往就有了名分,你來我往,勾搭成奸。《通鑒紀事本末·安史之亂》記載,天寶十年正月三日,是安祿山的生日,唐玄宗和楊貴妃賜給安祿山豐厚的生日禮物。過罷生日的第三天,楊貴妃特召安祿山進見,替他這個“大兒子”舉行洗三儀式。楊貴妃讓人把安祿山當做嬰兒放在大澡盆中,為他洗澡,洗完澡後,又用錦繡料子特製的大襁褓,包裹住安祿山,讓宮女們把他放在一個彩轎上抬著,在後宮花園中轉來轉去,口呼“祿兒、祿兒”嬉戲取樂。

  這堪稱最為離奇的一次“洗三”,其中所蘊含的曖昧自不必說。只是,唐玄宗何故如此灑脫,就不得而知了。

  愛看人洗澡的皇帝

  “瘦燕肥環”,瘦燕是指趙飛燕。趙飛燕和她的孿生妹妹趙合德生在江南水鄉姑蘇。趙飛燕窈窕秀美,憑欄臨風,有翩然欲飛之態,鄰里多以“飛燕”譽之。久而久之,人們漸漸忘記了她的本名,而把她叫做趙飛燕。她妹妹趙合德風姿迥異,生得體態豐腴,玉肌滑膚,美艷嫵媚與趙飛燕不相上下。

  她們都是漢成帝的寵妃。

  趙合德雖然比不上飛燕會來事兒,但是她豐滿的身軀,狀若含苞待放的蓓蕾,酷似粉裝玉琢,著體便酥,恰好是對漢成帝的另外一種強烈的心理補償。在與趙飛燕日日夜夜纏綿得昏天黑地時,情不自禁地就會想到趙合德,總覺他心中的遺憾只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得到充分的滿足。還是在趙合德與漢成帝度過第一個不眠之夜後,漢成帝就在歡暢無比,欲仙欲死中,把趙合德叫做“溫柔鄉”。說,“我當終老是鄉,不願效武帝之求白雲鄉了。”這話有如讖語,後來果然應證。

  最令漢成帝入迷的是趙合德蘭湯沐浴。自從漢成帝一次無意間從門窗隙縫中窺見了趙合德洗澡後,就成為他一種新鮮的刺激:從趙合德寬褪羅衣,玉骨冰肌,蘭湯瀲灩;到自我欣賞,顧影自憐,關窗鎖戶,輕蘸細拭。一幕幕活色生香的旖旎畫面,有景像、有動作、有表情、更有聲音,是漢成帝的經驗裡從來沒有過的。他對身邊的太監說:“自古以來皇帝沒有兩個皇后,如果有的話,我一定要把昭儀(此時趙合德已為昭儀)立做皇后。”後來為趙合德修宮殿,漢成帝特地關照用藍田玉鑲嵌了一個大浴缸,注入豆蔻之湯,更顯水光瀲灩。不消多說,自然是趙合德的浴缸了。

  趙合德知道了自己入浴的過程竟能如此使皇帝神魂顛倒,於是便將計就計不予揭穿。更運用欲擒故縱的手法,盡量鋪排無限的媟艷風光,甚至連浴罷的情態也刻意加以美化,以挑逗漢成帝的注意力。

  趙合德入浴時的美態,緊緊地扣住了漢成帝的心弦。趙飛燕聽到了風聲,便有一種失落感,害怕失寵衾寒枕冷,於是,也如法炮製地想要吸引她的皇帝丈夫。漢成帝來了以後,趙飛燕才開始沐浴,她赤身裸體,千嬌百媚地挑逗皇上,還不時地故意往皇上身上灑水,以為會給皇上帶去新鮮的刺激,誰知這一招讓成帝大倒胃口,沒等她洗完就匆匆離去了。

  趙飛燕哪裡知道這位愛看女人洗澡的皇帝的內心世界。漢成帝喜歡“從帷中竊望之”,而趙飛燕請他去觀浴,哪還有什麼新鮮刺激可言?趙飛燕聰明一世,卻不曉得這點心理學知識,著實讓人惋惜。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