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安祿山:生時造反死後成聖 最後被掘墓毀棺 | 陽光歷史

 

A-A+

唐朝安祿山:生時造反死後成聖 最後被掘墓毀棺

2018年03月09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17 次

  安祿山是營州柳城的雜種胡人。營州柳城就是今天的遼寧朝陽。啥叫雜種胡人,顧名思義,就是非純種胡人。舊唐書沒寫他姓啥,新唐書說姓康。康姓來自於昭武九姓的康國,在西域境內。從西域到東北,隔著好幾千里地。

  安祿山老媽是個突厥巫師,以占卜為業。巫師一般來說是不結婚的,她們跟修女尼姑一樣,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神。但是巫師又不在寺廟修行,相對自由,對個人生活的安排上有很大的自由度。安祿山老媽姓阿史德。阿史德是突厥姓氏。

  新唐書說,安祿山老媽與老爸一夜情之後,就想著生個兒子,於是向軋犖山祈禱。軋犖山讀作zha luo
shān,這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個神。新唐書說,突厥人稱呼鬥戰神為軋犖山,安祿山老媽是向鬥戰神祈禱,希望自己的兒子長大後成為一個勇敢的人。

  大家會問,這個鬥戰神不是孫悟空吧。孫悟空剛剛成佛,就被惦記上了?當然不是。

  書上寫道,安祿山出生時,「及生,光照穹廬,野獸盡鳴,望氣者言其祥」。啥意思這是,不懂了吧。我們看看明史朱元璋本紀是怎麼記載朱元璋出生的:「及產,紅光滿室。自是夜數有光起,鄰里望見,驚以為火,輒奔救,至則無有。」

  大家看到共同點沒,都有火,都有光。

  大家都知道朱元璋是明教徒,拜火,崇尚光明。因此史書上這麼寫。其實安祿山和朱元璋一樣,都是明教徒。

  安祿山老媽祈禱的軋犖山,根本不是突厥的戰神,而是西胡的神。軋犖山也不是突厥語,而是西胡語。這個詞早稱為徑路,漢語叫作輕呂,武王伐紂用的輕呂劍,就是西胡傳過來的辟邪劍。匈奴人也信這個神。

  那麼這個詞是怎麼來的?就是粟特語的Rokhshan,意思為光明。換句話說,軋犖山就是西胡的光明之神,是明教教主摩尼的前一階段佛。相當於如來之前的燃燈。這個話題太大,有時間再說,不展開。

  那麼安祿山老媽作為突厥的巫婆,為何要祈禱西胡的光明之神呢。原因還在他爸身上。安祿山老爸是西胡康人,二人感情很好,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結婚。安祿山老媽於是就想給他生個兒子,有個念想。因此祈禱的是西胡的光明之神,而不是本部落的神。

  或者說,安祿山老媽本是個純潔善良的姑娘,因為認識了安爸,接受了安爸的信仰,但是安爸走了,於是發誓終身不嫁,生下了安祿山,當了個巫婆。

  安祿山生下後,老媽給起了個名字,就叫軋犖山,姓康。

  小康跟老媽生活了幾年,老媽被一個名叫安延偃的人娶了。安也是西胡昭武九姓之一。可見當時的突厥部落中有好多西胡人。他們臣服於突厥,但是自成建制。

  開元初年,安祿山逃離了突厥部落,投奔了嵐州別駕安貞節。這時候安祿山才十幾歲。安貞節讓他冒姓為安。

  可見安祿山的安不是後爸給的,而是安貞節給的。此時他還弄了個名字,就是祿山。祿山就是從犖山來的。祿就是福的意思。

  安祿山在安貞節的栽培下進步很快,懂六種部落的語言,當了互市牙郎。互市牙郎省稱"互市郎"或"互郎",是古時候互市交易的中間介紹人。宋人劉邠在《貢父詩話》中寫道:「古稱駔儈,今謂牙也。本稱互郎,主互市,唐人書互為牙,因訛為牙。」

  就是說,本來應該叫做互市互郎,但是唐朝人為了避李唐祖先李虎的諱,就把互寫成牙,結果就成牙郎了。

  那麼互市是什麼市呢?互市是指歷史上中原王朝與周邊各族間及中國與外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互市」之稱始於東漢與烏桓、鮮卑、匈奴等族的貿易。魏晉以後又稱「交市」。隋代在西北邊境設交市監,掌互市事。唐貞觀六年(632)改稱互市監。沿邊設互市場,以馬市為主。後設市舶使,掌管南海貿易。文宗大和時,除敕准互市者外,普通人「不得與諸藩客錢物交易」。

  安祿山長大後,忮忍多智,善億測人情。忮的意思是強悍凶狠。就是說,安祿山這個人雖然為人凶狠,但是該忍的東西都能忍。擅長的就是揣摩世態人情。後來認幽州節度使張守珪為義父,張守珪看他長得又壯又白又胖,很不待見他,於是安祿山從來沒敢吃過一頓飽飯。大老爺們每天減肥。

  安祿山一路靠軍功和機靈動達天聽,被唐玄宗寵信,見皇太子不拜。唐玄宗左右提醒他,祿山曰:「臣不識朝廷儀,皇太子何官也?」帝曰:「吾百歲後付以位。」安祿山謝曰:「臣愚,知陛下不知太子,罪萬。」乃再拜。

  安祿山為啥這麼做,因為唐玄宗和太子李亨關係緊張,李隆基曾經一夜之間殺了自己三個兒子,因此李亨終日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而李隆基就怕李亨跟朝中重臣搞在一起。安祿山這麼赤裸裸的表忠心,正中李隆基下懷。

  此時楊貴妃有寵,但是楊貴妃由於有宮寒之症不能生育,因此安祿山請為妃養兒,帝許之。每次拜見,安祿山都是先拜楊貴妃後拜李隆基。帝怪之,答曰:「蕃人先母后父。」帝大悅。

  於是祿山有亂天下意。啥意思,就是說安祿山在見到楊貴妃之後,被楊貴妃的美貌誘惑,才有了惑亂天下的意思。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楊貴妃,安祿山是沒這個想法的。

  看這乾兒子當的。

  安祿山晚年越發肥胖,一顆大肚子拖到膝蓋上,只有聳起兩個肩膀彷彿日本相撲運動員方能勉強走倆步。每次騎著馬上班,半路必須換馬,如果不換,馬就會被壓得爬不起來。因此他騎的馬有兩個馬鞍,一個放屁股,一個放肚子。下人給他選的馬必須能夠馱著六百斤的重物奔跑如飛方可勝任。可見安祿山的體重就在六百斤左右。

  但是你別看他胖的連走路都費勁,在唐玄宗面前跳起《胡旋舞》來,疾肆如風。唐玄宗問他,你的肚子為啥這麼大。他說,因為我心中裝著一顆大大的紅心。

  安祿山回到自己的地盤,開始著手準備造反事宜。首先養了同羅、降奚、契丹曳落河八千人為假子,日夜訓練。曳(ye)落河不是一條河,而是突厥語「壯士」的意思。收假子(乾兒子)是古人的傳統,劉備就收過乾兒子,朱元璋打天下,也收了好多乾兒子。為啥收乾兒子,就是為了拉近關係,有了血緣上的紐帶就更能擰成一股繩。這種人在晚唐被稱為外宅男,其實就是親兵侍衛。

  說個題外話,走江湖的收個徒弟,都叫兒徒,讓人家叫他師父。其實人家跟他一點血緣關係沒有,之所以搞成父子關係,就是為了能夠拉近關係,親如一家人。當然這都是起步階段,只要搞大了,正規化之後,這些東西就都用不著了。劉備剛起家跟關張稱兄道弟,那是為了用兄弟關係拉近距離。當了漢中王之後就不這麼叫了。因此什麼東西都是階段性的產物,不是恆久不變的。

  這八千乾兒子就是安祿山起兵的骨幹力量,其中好多人在安史之亂後都自立門戶,與朝廷對抗。朝廷拿他們一點辦法沒有。

  電影刺客聶隱娘中的田承嗣,就是安祿山乾兒子之一,後來當了魏博節度使。

  有了人,當然還得有錢。安祿山偷偷派人去跟胡人做生意,一年賺上百萬。當然賺錢是老安的老本行,沒啥技術難度。

  有了人有了錢,還得讓這幫人聽話。於是安祿山又把老媽那一套拿了出來,每次召集人們開大會,都坐在為他特製的超大胡床上,燒上香,陳列犧牲貢品,讓女巫們鼓舞於床前,他自稱光明之神。

  歷史學家榮新江指出,安祿山信仰拜火教,自稱光明之神的化身,並親自主持粟特人聚落中群胡的祆教祭祀活動,使自己成為胡族百姓的宗教領袖。大量蕃兵胡將追隨安祿山起兵反叛,不能不考慮光明之神感召的精神力量。

  倚天屠龍記中的張無忌就自稱光明之神。

  萬事俱備,還缺一樣,就是戰馬。大唐作戰是騎兵的天下,李世民就是靠騎兵打下的江山,因此安祿山必須要有好馬。安祿山於是又向唐玄宗要了閒牧的職務,擇良馬內范陽,反狀明白。把大唐的好馬都挑選到自己的地盤之內了。

  此時的安祿山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那麼唐玄宗明白嗎,心裡明鏡似的。可是唐玄宗此時犯了一個重大錯誤,那就是拖延症。拖延症是指自我調節失敗,在能夠預料後果有害的情況下,仍然把計畫要做的事情往後推遲的一種行為。拖延症人人都犯,危害有大有小。隋煬帝晚年犯了拖延症,不肯回長安。崇禎帝晚年也犯拖延症,不肯去南京。結果都亡國亡身了。唐玄宗也差點亡國亡身,幸虧跑得快,因此亡了一半。

  後來幾乎所有人都跟他說,趕緊收拾這個胖子吧,再不收拾就晚了。唐玄宗於是下決心,想盡辦法讓安祿山來長安,還給安祿山兒子安慶宗娶了李唐家族的媳婦,讓安祿山入朝商量結婚事宜。但是安祿山打不入朝,他在朝廷的眼線也把唐玄宗要收拾他的情報告訴了他。

  其實此時他和朝廷的矛盾已經公開化了。但是唐玄宗還不死心,還想忽悠安祿山,卻不知道安祿山就是靠忽悠人長大的。估計還開過忽悠培訓班。唐玄宗的忽悠手法很有意思,給安祿山親自寫信,十月到了,你身上的瘡疤好點了嗎,華清池的溫泉水熱了,我等你來泡澡呢。

  安祿山由於身體肥胖,長年長瘡癤,只有泡溫泉才能祛病解毒。唐朝的溫泉都是用來治病的,不像現在是洗澡的。主要治皮膚病。李隆基就用這個來誘惑安祿山。至於有沒有說你媽楊貴妃親自給你搓背,這就不清楚了。

  但是安祿山不是傻叉,朝廷使者見了安祿山,安祿山根本不跪下接旨,而是蹲在胡床上問道:「天子安穩否?」然後把使者送到酒店休息。意思是說,李隆基現在還能睡個安穩覺嗎?

  十一月反,詭言奉密詔討楊國忠。當然這種清君側的借口一點新意沒有。但是一直很管用,後來的朱棣也是玩的這個。後來楊國忠在馬嵬驛被殺,跟安祿山這個造反借口關係很大。

  安祿山反後,李隆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兒子安慶宗殺了。這跟後來吳三桂反了康熙皇帝第一件事就是殺了吳應熊同出一轍。康熙你這麼赤裸裸的侵犯李隆基的版權真的好嗎?

  第二年,安祿山入長安給安慶宗報仇,乃取帝近屬自霍國長公主、諸王妃妾、子孫姻婿等百餘人害之,以祭慶宗。群臣從天子者,誅滅其宗。

  然後安祿山每天就在華清池泡著。但是造反麼,難免心中懼怕。更可悲的是眼睛也瞎了,因此情緒急躁,動不動就殺人。不殺的鞭打侮辱。李豬兒打的最厲害。

  李豬兒本來是個契丹小俘虜,人長得機靈會辦事,就常在安祿山身邊侍奉,長大後安祿山為了侍奉方便,還把他一刀給閹了。血流數升,差點死了,盡日而蘇。安祿山因此愈加親信。每天起來穿衣服,兩人抬起安祿山的肚子,李豬兒用頭將肚子頂起來,始取裙褲帶及繫腰帶。哪怕安祿山在華清池泡澡,李豬兒也跟著。

  當然了他是一個下面沒有了的人,也就是看一看。

  第三年正月,安祿山大會群臣,由於身上瘡疤疼的太厲害,於是中途罷朝。半夜,李豬兒進入安祿山帳下,以大刀砍中安祿山的大肚子。安祿山眼睛瞎了,摸不到自己的佩刀反擊,只好扶著柱子大叫:「是家賊!」很快腸子流了一地而死。年五十餘歲。

  安祿山死後,被當地人奉為聖人。直到唐穆宗長慶年間,幽薊一帶老百姓還稱呼安祿山、史思明為二聖,時任盧龍節度使張弘靖為了懲治罪魁禍首,杜絕歪風邪氣,下令扒開安祿山墳並毀其,眾滋不悅。

  一代梟雄就此終結。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