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漢的西南夷治理:諸葛亮通過懷柔讓其心悅誠服 | 陽光歷史

 

A-A+

蜀漢的西南夷治理:諸葛亮通過懷柔讓其心悅誠服

2018年05月14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38 次

  作為以雲南貴州為基地的少數民族集團,西南夷曾經長期是中國少數民族問題的「盲腸」,但是在三國蜀漢政權統治時期,諸葛亮憑借其巧妙的民族政策,從此奠定了西南夷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的穩定進程。

  薩以為,即便站在今天的角度上,看看諸葛亮處理西南夷民族問題的種種措施和思路,也是饒有趣味的。

  關於蜀國處理西南夷問題,"攻城","攻心"一直是一個討論的熱點,似乎七擒孟獲的意義在於採取了懷柔的民族和解政策.筆者以為以此為基礎還可以做進一步的探討,某的感覺諸葛亮的貢獻遠遠大於制定一個懷柔的政策。

  其實,東漢政府對於南中的政策始終搖擺在"剿","撫"兩者之間,-- 這兩個詞好像在歷史上很時髦,就是清朝對於西歐各國,也沒有開放和閉關的概念,看看當時的奏折,內容全是"剿"或者"撫",好像很可以將洋人玩弄於股掌之 間.剿的弊端很早就為人所重視,所謂"西南夷又數反,每發兵興擊,費巨萬而無功。" 致力於民族和解的努力並非始於諸葛亮.過於強調「撫」的威力, 反而掩飾了諸葛亮南征的閃光處.

  早期致力於"撫-懷柔"的努力,確切的說,是通過讓步力爭"緩和"民族矛盾,可以稱之為"和稀泥",比喻為治黃河,就是疏導,固然比築壩硬擋好些,改變不了"害河","禍龍"的本質,仍然要時時防其成災.

  諸葛亮處理西南民族事務,並非忍讓以求和解,有的時候還相當強硬,擊殺高定元等作戰毫不留情,其獨到的價值,在於致力於從根本上"解決" -- 至少是在當時的時段上"解決" ?C 西南民族問題,扭轉漢夷對立的局面,使南中地區成為蜀漢"混凝土"式的後方.這如同在黃河中上遊種草種樹,保全水土,使黃河得清,化害為利(水文專家要大 叫:不行啊,沒有黃河的沙子,東營市用不了幾年就沉到渤海裡面去啦.那不是蜀國的地方,諸葛亮管的著麼?) 這才是蜀漢處理西南夷令人稱道的地方.當然,這比疏導所要下的功夫要大得多了.

  某以為,諸葛亮處理西南夷問題的出色之處有兩點,第一是自治,第二是發展.

  自治,就是所謂的不留兵吏.這一點很容易使人誤解,認為歷史上曾經記載多次蜀漢在西南的軍事政治行動,並設置強大的錸降都督府,怎能稱為不留兵吏呢? 這也不符合作為一個國家對所轄地區的管理需要.

  實際上諸葛亮採用的方法就是"夷漢分治".夷人在自己的聚居區行使管轄權,而蜀漢官吏責任也不輕,要維持一個完整的交通網,管理漢族聚居地,維護當地總體 的政治經濟秩序.在南中漢族人口並不在少數,漢武帝曾經移民西南開發,「漢乃募徙死罪及奸豪實之」「漢武帝時開西南夷,置郡縣,徙呂氏以充之,因曰不韋 縣」-- 有點兒象英國開發澳洲. 簡單的把他們交給"夷人"去治理,只會造成當地對於中央政權向心力的後退.

  故此蜀國的官吏,除了守土有責以外,另一個重要職責就是對當地漢族人的管理和保護.張翼為此還險些釀成民族衝突.儘管如此,漢族官吏的存在,保證了中央政 府對於少數民族地方的影響.有一種觀點認為少數民族自治就是把當地的漢族人都趕出去,或者讓當地的漢人對少數民族低一等.其結果並不容易造成民族間的和睦 相處,相反會造成不同民族的隔閡,地方與中央的離心離德,到頭來分離勢力抬頭,鬧不好還要軍事解決,對雙方都是製造痛苦.所謂寬嚴皆誤.薩這可不是說咱們 現在新疆的問題啊。

  但對於西南夷民族內部事務,當地的蜀國政府官員則採取"夷人自有廢殺之法"的方針,採取不介入的態度.這樣,在客觀上保護了少數民族的文化延續和民族尊 嚴.要知道對於文化的破壞是可以讓一個民族痛心疾首,代代牢記的.一個英特網的站點上有這樣的話"只要占婆的文化存在,占婆就將永存".占婆是什麼?就是 受到印度巨大影響的越南南方古國,十六世紀滅亡於安南.占婆人大批逃往到高棉,幾百年過去了,還在為他們的文化唱著輓歌.而火燒圓明園更是中國人心頭永 遠的傷口.

  西南夷成分複雜,與三苗後裔的武陵蠻又有不同,大體可以分為氐羌(藏緬語族)、百越(壯侗語族)、百濮(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3個族系。其風俗習慣,語言文化與漢民族有很大區別,容易發生矛盾.諸葛亮很聰明,他採取的夷漢分治,就盡量避免造成這類的傷口.

  諸葛亮實施的分治政策,給少數民族提供了寬容的生存空間,又不以喪失中央主導權為代價,可謂剛柔相濟.對於反叛,蜀漢政府的鎮壓也毫不鬆懈,但是也依靠少 數民族的力量,例如張嶷對於「乍都夷」、「旄牛夷」的軍事行動,就大量使用了夷漢混成部隊.認為諸葛治夷,只用柔術,則誤解了這位鐵腕丞相也.

  這樣的分治,在歷史上其他成功的例子也有之.最典型的就是南涼的君主禿髮怒檀,建國成功後,他哥哥利鹿孤當政,臣子建議其築城而居,又有人認為匈奴自古遊 牧,不能改變傳統,他就對大家說,漢族人自古住城裡,還讓他們住城裡吧,咱們自古住帳篷,還住帳篷吧.這種保持民族文化特性的做法使弱小的南涼民族和睦, 而匈奴仍然保持其野蠻的血性,呈現了十六國時期難得的和平.怒檀被尊稱為"聖人",要不是他碰上了涼州第一大軍事家沮渠蒙遜,他的國家遠不止可以存在十九 年.這是一個少數民族對漢族進行民族分治的例子.

  當然,從現代的觀點看,當時的民族分治存在種種阻礙民族交流的弊端.但是客觀來看,民族的融合需要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而中國西南地區的融合,要一直到清 朝的改土歸流,才算完全成熟.所謂尊重,諸葛亮視西南夷為國家部民,重視之以為後方,比後來的朱熹強多了,這位宋朝大儒把天下分為漢人,蠻夷,禽獸,植 物,礦物.認為蠻夷(包括其他三大文明古國)都是介乎於人和牛羊之間的特殊品種.也反映了1000年間中國中央統治集團進取心和寬容態度的逐漸沒落.

  諸葛亮治理西南的另一個特點,就是大力幫助西南夷的發展.

  這一點是很了不起的.如果說民族分治只是為解決西南夷問題打下基礎,發展就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靈丹妙藥.鄧大人怎麼說? 發展是硬道理! 講<華陽國志.蜀志>的時候,我們的先生提到一段諸葛亮和孟獲的對話,原文不記得了,大意如下.

  孟獲擔任蜀國御史中丞到達成都,見諸葛亮時,提出減免南中的稅收負擔,詞情懇切,說明蜀漢的徵收的確較重.從我等對諸葛亮"攻心"政策的理解,如此"收買 人心"的機會怎能放過? 但是諸葛亮並不肯同意,他首先列舉西南夷的收入,說明這個地區之富庶.所謂"為官者皆富及累世",而後給孟獲作了一個比喻,假如你收入10金,我收取2 金,你今要求我改為收1金,你可得9金,我助夷人歲收20金,則我收5金,爾尚有15金,這樣可好?孟獲心悅誠服.

  蜀漢對於西南夷生產力的發展和進步,的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在蜀漢南征之前,只有漢益州太守文齊曾經引進水稻的耕作,當地部族仍多采穴居,刀耕火種,「散 在溪谷,絕域荒外,山川阻深,生人以來未嘗交通中國」,武茶夷「食肉衣皮,不見鹽谷",漁獵為生的不在少數.諸葛亮為首的蜀國官吏為西南夷大規模引進水 稻,改良畜種,大大提高了當地的經濟水平.同時,幫助當地人設計竹樓,建立學校,使他們擺脫了穴居的種種不便.改善了西南夷人生活條件.少數民族感戴其 德,至今尤稱竹樓乃仿照孔明帽子建造.通過當地人進行的開採礦山等原始工業也得到很好的發展.

  這一切,既需要少數民族的辛勤努力,也需要漢民族作為先進文化的載體慷慨解囊.為民族間建立了相互彌補,相互協作的關係.在蜀漢的統治下,西南夷人民生活 水平的提高,使當地對於中央政府產生了巨大的向心力.中央政府主要以幫助發展的長者,而不是侵略者的形象出現,顯然更容易被接受.

  在西南長期流傳著關索傳說,關公的第三個兒子關索,似乎是西南各族的共同英雄.歷史上基本可肯定無關索其人.這個傳說的來源就來自當地人對於中央政府的好 感.因為夷漢分治,徵收賦稅和交通的需要,漢族官吏駐守的地點往往是要隘關津,西南盛行溜索和鐵索橋,關,及索就成為漢族聚集地點的一個特徵.這似乎是西 南關索崇拜的由來.其實純樸的少數民族固然能夠無畏反抗,對於能夠友好相待,特別是給與過幫助的朋友,又何嘗不是沒齒不忘呢.

  正是因為諸葛亮為首的蜀漢政權採取了一系列有利於西南夷發展和自治的政策,終蜀漢之世,西南夷對中央始終沒有大規模的反叛行動,相反,給與了中央政府強有 力的支持.不但是物資方面,由南蠻組成的"無當飛軍",更是蜀漢有名的精銳軍團.在歷次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這個過程中,也奠定了西南夷成為中國牢不 可分部分的基礎.反之,屬於百越系統的象林夷等,由於與中央漸漸離心,則形成了後來獨立的越南等國家.我們能夠到西雙版納看大象,要感謝武候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