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楓的91封情書:彭雪楓將軍與林穎的世紀之戀 | 陽光歷史

 

A-A+

彭雪楓的91封情書:彭雪楓將軍與林穎的世紀之戀

2018年06月0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37 次

  彭雪楓和林穎,這對抗日烽火中走過來的愛人同志,他們用91封情書,譜寫了一曲浪漫的戰地愛情。在泗洪縣半城,因彭雪楓和林穎在這裡結婚,彭雪楓去世後又安葬在這裡,林穎把這裡當作自己的第二故鄉,「對那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對那裡的鄉親們有著深厚的感情。」

  雪楓墓園位於半城鎮西側,走進墓園,寧靜而肅穆。提起彭雪楓和林穎,已在墓園工作多年的樊德軍娓娓道來。1941年5月,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彭雪楓奉命率領部隊到淮北地區休整待命。淮北區委負責人劉子久和劉瑞龍,見彭雪楓都34歲了還是單身,便萌生了給他介紹對象的念頭。在兩人的介紹下,9月4日,彭雪楓鼓起勇氣,給以前曾經見過一面的淮寶(今洪澤縣)縣委婦女部長林穎寫了第一封信,「由於子久、瑞龍兩同志的美意,使我們得有通信的機會。既然是『婚姻大事』,必須要格外慎重。正因為如此,我已經慎重了十年。我心中的同志,她的黨性,品格和才能,應當是純潔,忠誠,堅定而又豪爽。——我是一個十分平凡的共產黨員,有許多缺點,很需要一位超過同志關係的同志,更多地瞭解我,才能更多地幫助我。也才能更多地相互幫助。」

  就這樣,兩人鴻雁傳書很快確立了戀愛關係。彭雪楓當時贈了一本《斯大林傳》給林穎,並在扉頁題詞贈言:「我們忠誠坦白之於愛,一如我們忠誠坦白之於黨。」

  彭雪楓和林穎的結婚照

  結婚三天各自分頭工作

  1941年9月24日,彭雪楓、林穎二人在半城結婚。據樊德軍介紹,當時兩人結婚時,後勤部門準備給彭雪楓更換一床新被子,被彭雪楓知道後,馬上退了回去,依然用他在太原做統戰工作時一位民主人士送他的一床舊被子,這床被子彭雪楓一直用到犧牲。而據新四軍老戰士王正明之子王衛華回憶,結婚當天下午,兩人的「洞房」 裡擠滿了人,彭雪楓用自己的津貼和稿費買了糖果,熱情地招待著同志們,林穎要求結婚後仍回淮寶縣委工作。彭雪楓同意,表示決不把她調到武裝部隊裡來。

  結婚後第二天,當時四師青年科科長吳起春拿出從鬼子那裡繳獲來的、彭師長配發給他的德國造120蔡司相機,為彭師長和林穎拍下了一張結婚照。彭雪楓對這張照片十分喜愛,洗了不少張,有老戰友來,就贈送一張,吳起春本人也保存了一張。這張照片在2009年首次公開。

  婚後第三天,林穎就返回淮寶縣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了。從半城到淮寶,僅隔一個洪澤湖,僅十多個小時的水路,可是在蜜月中,這對新婚夫妻誰也沒有過湖探望對方。在一封信中,彭雪楓效仿魯迅稱許廣平為「廣平兄」,稱林穎為「玉弟」,他調侃說:「聽文學家們說,模仿是不好的。但吾非文學家,正可不必不模仿也。」

  91封情書見證真情

  在彭雪楓1944年7月29日寫給林穎的最後一封信中,他寫道:「今年之熱為數年來所未有,我們正在會中,殊為煎熬,但近日來較好。暑中你身體如何?唸唸!」在這封寫於淮南的信中,還交流了讀書計畫,彭雪楓說自己在「會中抽暇」讀了《清史演義》、《西漢演義》等書,並詢問林穎「前送你之《兒女英雄傳》,未知讀完否?」

  彭雪楓這些信多寫於夜深人靜之時,在信中,他對林穎的稱呼也隨著思念的加深不斷地變化著,「林穎同志」、「穎」、「楠」、「極為惦念的群」、「時刻思念的瓊」等,他自己曾用「紅葉」、「楓」、「隆中友人」、「寒霜丹葉」等筆名。1944年9月彭雪楓犧牲後,林穎將他生前寫給自己的91封信件全部悉心保存著。

  彭雪楓殉國後,林穎一直夢想著能夠回到半城為彭雪楓掃墓。1982年春,她的這個多年心願終於實現了,她帶著兒子彭小楓回到了「第二故鄉」。她在彭雪楓殉國50週年時回憶當時的情形:「我們去淮北,首先是為雪楓掃墓,這個消息一下子在半城的群眾中傳開了。鄉親們早就站在雪楓陵園門口等候迎接我們。很多老人含著微笑向我們招手致意。幾位老大爺、老大娘擠到我們身邊,拉著我們的手,問這問那,表示對我們的思念和關懷。」

  《彭雪楓將軍家書》結集出版後,林穎在2004年清明節為這本書題了字:「雪楓之靈,民族之魂,至臻至美,浩氣長存。」

  樊德軍清晰記得,林穎最後一次到彭雪楓墓前祭掃,是在2004年彭雪楓殉國六十週年之際,那時老人已年過八旬,她站在彭雪楓將軍墓地前,默默地流下了眼淚,默立了幾分鐘,獻上了花圈。「聽說老人近來做了手術,行動不便,出行要靠輪椅了,以後恐怕是沒法再來了」,樊德軍說。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