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女生朱令「鉈」中毒案至今仍疑點重重 | 陽光歷史

 

A-A+

清華女生朱令「鉈」中毒案至今仍疑點重重

2015年03月02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492 次

  復旦大學碩士研究生黃洋遭投毒被害身亡案已有初步結論。19年前,相似慘劇也發生在清華大學女生朱令身上。如今朱令全身癱瘓、100%傷殘、雙目近乎失明、大腦遲鈍,如果不是當年的鉈中毒事件,她也許將擁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多年來,朱令案件的重重疑點一直未被完全揭開。警方已認定此案系投毒,但究竟是誰投的毒?案件最終又為何不了了之?朱令的大學室友孫維,作為本案唯一嫌疑人,曾在2005年發佈聲明自稱清白,更令本案撲朔迷離。

  近日,朱令的父母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最大的心願就是早日公開案件信息。

  A.三大懸疑

  1995年底,朱令的室友孫維被警方列為本案唯一犯罪嫌疑人。1997年4月2日,孫維被北京警方帶走訊問,持續8小時後由家人領回。1998年8月26日,警方稱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孫維和朱令中毒案有關。2007年,公安部辦公廳在給政協委員的復函中稱北京市公安局文保處早在1998年已辦結此案,並妥善答覆了當事人家屬。但朱令父母卻稱公安機關從未告知此案已結,他們一直在等待調查結果。

  A.01.為何兩年後突審孫維

  1995年4月底,朱令被確定為二次中毒,公安部門介入調查。同年夏秋時分,警方曾到朱令父親所在的單位調查過朱令父親和孫維父親的關係,並通知朱令家屬:"只剩一層窗戶紙了"。清華大學派出所所長李慕成也曾告知朱令父母"有對象"。到了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有關領導卻對朱令家屬表示案件偵查難度很大,仍在努力中。此後再無下文。直到1997年4月2日,警方突然對孫維進行了一次突擊審訊。

  這一過程在孫維發表的聲明裡也有所體現。孫維稱:"事後由於朱令家人一直廣泛地向大家講述,我們也就聽到一些以前不瞭解的事情:19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長,指出學生即將畢業離校,其中很多人將出國留學,此案急需抓緊偵破,不能放走兇手……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朱令中毒兩年多公安機關一直沒什麼動靜卻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對我進行突擊訊問。"

  朱令的父親吳承之對孫維的這些言論出疑問:"我們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 上書 的具體時間,孫維是如何得知的?這讓我覺得她的 背景 非同一般。"外界傳聞,孫維家世顯赫,有親屬曾擔任北京市領導職位。吳承之認為,孫維未被進一步調查是得益於其家庭關係。

  A.02.為何案件戛然案結

  1998年8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約見朱令的家屬,確認朱令中毒的事實。之後,警方再沒有就此案傳出新消息。但2007年9月17日公安部辦公廳卻稱案件已於1998年8月結辦。

  孫維在聲明中稱:"1998年8月,警方宣佈解除對我的嫌疑,他們承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和朱令中毒有關。"但當年一直幫助朱令的中學同學貝志城卻認為,警方從無解除嫌疑這一說。他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官方理由只是證據不足。吳承之則向記者回憶,1997年4月初,北京市公安局退休民警王補曾專門找到他們,透露作案者應具備的幾個條件:在1995年2月20日至3月3日間,能接觸到朱令的飲食、起居,並能偷偷投毒;熟知朱令活動規律、生活習慣,掌握投毒的時機和場合;懂得鉈鹽的毒性、毒理;可接觸到鉈鹽;有作案動機;有異常表現。王補的這番話更加深了吳承之對孫維的懷疑。

  負責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民警李樹森2006年曾向記者表示:"這件事的調查工作中有一定結論,從個人來講,我不願意回答;從公安機關的紀律來說,我不宜發表意見。這件事情很敏感,過去那麼長時間了……"截至本文發稿時止,羊城晚報記者未能再聯繫到李樹森。

  A.03.為何信息公開無下文

  吳承之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雖然這些年不斷在追問,但公安部門的回復一直都是"正在調查中"。公安部辦公廳在對政協委員的有關提案的復函裡這樣寫道:"1997年10月23日,時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的強衛同志組織召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市檢察院、市公安局 三長會議 。會議認為,此案關係社會穩定,需妥善處理。1998年1月,市公安局將辦理情況逐級上報中央領導同志,根據中央領導同志批示,經強衛同志批准,1998年8月25日,市局文保處結辦此案,並妥善答覆了當事人家屬。"對此朱令父親表示詫異,時至今日,公安機關並未告知朱家此案已結。

  2008年5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正式實施。朱令家人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開朱令急性鉈中毒案偵破過程和結果的申請。5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不予公開的其他情形"為由,對此申請發出"政府信息不予公開告知書"。此後北京市政府正式進行復議,決定撤銷北京市公安局的不予公開的決定。

  2009年,朱令家人在律師的陪同下再次到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公開案件信息,同時瞭解案件偵破進展,接待人員表示需請示領導再給答覆。隨後又是幾年過去了,仍是沒有下文。

  日前,朱令家人已與律師取得聯繫,他們將再次提交信息公開的申請,若沒有回復,通過法律渠道再投訴後仍然無果,就可以起訴了。朱令父親稱,他們並不願放棄:"我無法瞭解不予公開的原因,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爭取案件偵破和結果的信息公開,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心願。"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